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二百八十三章 你高兴还是难过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所有人的视线一下就汇集在了她身上,就连皇后都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苏妙兰也不是一时冲动,她是真的有准备的!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……”

    她朝宫澈行了一礼,宫澈原本宠溺的笑容一收,有些奇怪的看着她,想必他此时都忘记了,苏妙兰是跟他有婚约的女子。

    苏妙兰含羞带笑,从怀里拿出一物来。

    “臣女也有一物想送给殿下,望殿下不弃。”

    宫澈的笑容有一瞬间僵持,很多贵女都觉得苏妙兰此举不合礼数,但是她到底是未来的太子妃,太子在这都没说什么,她们明面上也不好说什么。

    皇后只愣了一瞬就笑着说道,“你有心了,快让本宫看看,是什么好东西?”

    苏妙兰羞怯的看了宫澈一眼,然后将手里的东西递上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皇后有些惊讶的看了一眼,发现是一个非常精致的荷包,上面绣着连理枝,但奇怪的是,迎着光线时,那连理枝好似开花了一般,而放在暗处,却又不会,真是精妙极了!

    这一点,让她一下忘了连理枝是多么有歧义的东西,竟然传递下去,让其他夫人也看看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发现了这一点,一时间溢美声不绝!

    这下,宫以沫都有些好奇了,接过手一看,差点喷了!

    “怎么?”

    宫澈十分紧张她的一举一动,一边问着,也接过来看了看,这时苏妙兰适时行了一礼说道。

    “此荷包是臣女亲手所绣,并放在佛前供奉了七七四十九天,如今献给太子,望太子不弃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,宫澈突然觉得手里的荷包很烫手,尤其上面并蒂花的图样,已经被沫儿看到了。

    宫以沫忍笑忍得很痛苦!

    因为这绣工,很明显是玉祁那位刺绣神手特有的作品,那姑娘,此时还未曾真正崛起,所以苏妙兰能拿到她绣的东西,也十分难得了……

    但是此时,为了争口气,竟然说这是自己绣的,她就不怕日后打脸么?

    不过一想,就算日后被人扒出来,她大可以说是拜师于对方,想必以她太子妃的身份,那个聪明的女子也不介意多这么一个徒弟。

    宫澈还没有说话,皇后就笑了,“早就听说苏家姑娘绣功了得!你有心了,澈儿啊,还不快收下?”

    她瞪了宫澈一眼,示意宫澈收下,免得人家姑娘下不来台。

    宫澈这才勉强笑了笑,“既然如此,多谢苏姑娘了。”

    再一次出了风头,苏妙兰十分高兴,抬着头,十分大方的笑了,“这是我应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她说这话的时候,十分得意的瞟了宫以沫一眼,脱口而出道。

    “只希望……它能时时刻刻陪着殿下您……”

    你倒不如直接说自己想时时刻刻陪着太子了!

    不少贵女心里同时想过这个念头,对苏妙兰的大胆颇为不齿。

    宫以沫更是觉得牙好酸啊,她这是有多恨嫁啊?也是,上一世宫澈崛起之后,苏妙兰也是这样心心念念要嫁给他,这一世宫澈比上一世更年轻,更风光,难免她抓得这么紧,这么迫不及待。

    别说宫以沫觉得酸到了,宫澈也觉得苏妙兰这话也太大胆了,他突然正色道。

    “荷包孤收下了,但是还请苏姑娘慎言。”

    若是他不提这茬,其他人也不会说什么,可是他这一句,却好似当众打苏妙兰的脸一般!即便他说的是实话,但是这样的场合无端叫人尴尬!

    那一瞬间,苏妙兰好似听到了别人低低的嗤笑声!

    就在她尴尬得不知所以的时候,太监一声通传。

    “齐王到——”

    齐王!

    不少贵妇眼前亮了亮,而贵女们却又是期盼又是害怕……

    宫抉那一日在问天台上亮出爪牙时,当时看着,只觉得他威风无二,可是他那轻飘飘的几句话,却让四个家庭支离破碎,尤其昔日的好友就这样被送去了教司坊,她们仰慕宫抉相貌、霸气的同时,更胆寒他的狠辣和不留情。

    但是不管她们怎么想,宫抉只是来找皇姐的!

    宫澈太危险了,所以他一收到宫澈回京的消息,就立马从郊外赶了回来,他不会给宫澈任何机会!

    宫澈听到宫抉来了,笑容也是一僵,他不是在野地操练禁军,怎么这么快就得到了消息?

    而宫以沫先是一喜,后来想起了皇帝的话,她的笑又沉了下来,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宫抉一来,先是看了宫以沫一眼,然后向皇后行礼。

    看到宫澈后,他并没意外,也十分冷淡的行了一礼,然后拉着宫以沫就想离开。

    这时,宫澈突然起身,下意识的拉住了宫以沫的另一只手,看着宫抉是**裸的寒意。

    “你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宫抉的眼神突然冷了下来,视线落在了宫澈那只手上,眯了眯眼。

    “父皇吩咐了一件要事,但需要皇姐相助,皇兄有意见?”

    宫以沫也有些奇怪的看着宫澈,宫澈这才如梦初醒,颇为不舍的放手了。

    “也不该这么急,都快到晚宴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抱歉了,父皇吩咐的事,每一件都刻不容缓。”

    宫澈不由嘲讽,“怎么,没有沫儿,你就完不成父皇布下的任务了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宫抉毫不犹豫的回答,直接堵得宫澈哑口无言!

    这一瞬间,两人视线碰撞,似乎都能产生火花!现场气氛一下压抑下来,让皇后的脸色也变得凝重了起来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深呼吸之后,宫澈总算让自己冷静了下来……

    这么多人在场,他实在不好过多纠缠……

    所以宫抉冷笑一声就将宫以沫带走了,完全不顾在场人奇怪的眼神。

    宫澈眼睁睁的看着宫以沫被拖着离开,却没有立场留下她,这种无力感,让他生平第一次,对一个产生人如此强烈的杀意!

    宫抉!

    宫以沫被宫抉拉着一路小跑,有些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“宫抉,你要带我去哪?”

    她问这话时,两人已经走到了一处花园,宫抉突然停了下来,害的她差一点就撞了上去。

    这时,他转身,深深的看着眼前的人,神情复杂,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皇姐,听说今日父皇有急事找你,是因为什么?”

    一说到这件事宫以沫就有些不高兴了,她甩开了宫抉的手,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你抓疼我了!”

    宫抉见她情绪豁然下沉,反而笑了,轻声问。

    “父皇要你来劝我娶亲?”

    宫以沫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既然知道还问什么?”

    宫抉看着她,不知为何,墨眼中突然流露出一丝缱绻,语气也变得温和起来。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……我就想知道,当父皇要你做这件事的时候,你是开心,还是难过?”

    宫以沫一愣,她没想到宫抉会这样问。

    他继续逼问,丝毫不容许她闪躲。

    “……是终于能够甩开我了,觉得开心,还是在你心里,也有那么一丝难过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