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二百八十二章 暗潮汹涌人心各异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他说着,飞快的看了她一眼就不敢再看。

    而袖子底下,他的手攥得紧紧的,只是这样能和她在一起和平的说话,他都觉得十分满足!

    这三年的苦熬好似一下就被抚平,只剩下了渴望和期盼。

    宫以沫闻言,朝他一笑!

    宫澈能放手,她比任何人都高兴,因为有上一世的恩怨情仇,她对宫抉非常的熟悉,前些年的互相扶持也让她对他打心眼里亲近,可是爱上他是万万不可能的,但能和宫澈和平相处,让她多了一个可以依靠的哥哥,这种感觉非常不错!

    “太子哥哥,你也太小看我了,我在哪活的不好?”

    她虽然长大了,看似沉稳了一些,可是心情好的时候,一说话,那灵动的眉眼就好似春日的骄阳,让她身边所有一切都变得生机勃勃起来。

    此时她是真的没有怀疑宫澈会假装放下,她不是一个喜欢怀疑的人,一般情况下,也不喜欢算计谁,故而十分轻易的相信了他。

    宫澈见她再一次亲近了自己,心里不由庆幸自己选对了方法,这样一想,他眉眼柔和似水,轻笑着说起她感兴趣的话题。

    “如今玉衡与大煜通商在即,那条水路再也不用加设兵防,不久以后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走商了……”

    当初宫以沫说过偷渡只是暂时的,总有一日,她会让四国通商,没想到,她真的做到了,以一介女子之身!

    这是宫澈真心钦佩的!

    宫以沫有些得意的笑了,突然想到了什么又有点紧张的看着宫澈,眉峰一挑。

    “我的船队已经形成规模了,就算以后从偷渡变成了正经走商,那几条水路也是我的,都是我的!”

    她微微眯眼,紧紧的盯着宫澈,“太子哥哥,你现在已经掌握了运河大部分资源,不会要跟我抢这几条小小小小的干流吧?”

    她表情变化很快,那捂着口袋的小模样几乎要将宫澈的心都萌化了!

    他真的很想告诉她:是你的,这一切都是你的,如果你想,整条大运河都可以给你!只要你——是我的!

    可是他不敢,他被困在牢笼之中发狂发疯,可是看到她微微垂怜,就能甘之如殆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想要,那些……都是你的。” 这几个字,他似乎是含着舌尖说出来的,语气无比缱绻。

    可他突然反应过来,害怕宫以沫警觉,连忙说道,“毕竟我能有现在,多亏了你啊!”

    宫以沫笑弯了眼,她最喜欢听别人感激她了,夸奖她了!

    “那……洪泽湖的船厂你要还给我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想在淮河也开一个船厂……”

    “都依你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真的想欢呼了!她感觉她百依百顺的太子哥哥又回来了,那宠溺的小眼神简直不要太明显啊!

    “多谢太子哥哥!”

    她欣喜的说着,突然想到什么,装模作样的在袖子里掏啊掏,半响掏出了一个小布包,十分豪爽道!

    “既然太子哥哥这么大方,皇妹我也不能小气啊!呐,这个好东西,我就送给你啦!”

    宫澈好奇的接过,打开一看,却发现是十几株保存的十分完好的草药!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此时他还不知道水云草对他的作用,所以并不认识。

    宫以沫十分神秘的凑近了一点说,这件事非同小可,别不能被别人听到。

    她温热的呼吸一下吹到宫澈耳内,让他猛地僵住了身子,一动都不敢动。

    “太子哥哥,据可靠消息,你先天心疾并不是不能治愈的,而这个水云草,就是关键!你不妨让你的秘密大夫好好从这个方面研究一下,希望你早日康复!”

    这一步,比上一世提前了五年,宫澈从来没想到,自己时时要用药,紧紧防备着不让别人知道的心病竟然是有治的!这一刻,他心砰砰直跳,不知是因为这个天大的好消息,还是宫以沫身上那诱人的体香。

    宫以沫得意的笑了,“感谢的话就不必了,等你真好了,再来谢我吧!”

    她说这话时,嘴唇不小心碰到了他的耳垂,宫澈只觉得他的心疾好似突然复发了,这一刻,他竟然觉得她的存在,让他喘不过气来!

    宫以沫笑着后退,还拍了拍他的背,见宫澈呆愣的模样,还以为他被这个天大的好消息惊呆了!

    而她一退,宫澈虽然觉得能喘息了,可是心口就好像突然缺失了一块,他真的不能接受她突然离他那么远。

    而他们这种距离的互动,皇后还不觉得什么,可是看在苏妙兰心里就非常不舒服了!

    宫以沫长得美,而宫澈也十分温柔俊秀,这样看上去,好似他们才是一对,这一点,让她差一点扯坏手里的帕子!

    不就是在危难时帮了太子一次么?不就是太子受伤,她一力保护太子乘船回京么?

    是不是她身怀利器拖累了太子还是两说!一个女子抛头露面有什么了不起的?

    可凭什么她能那样近距离的和太子说话?而她这个未来的太子妃,却要坐在他们的对面?

    此时宫澈终于恢复了心境,他只要一想到宫以沫竟然将他的病放在心上,并找到了治疗的方法,还将关键的药物日日带在身上,他就忍不住心生暗涌,难以自抑!

    ——他对沫儿来说是不同的!

    不管这一点是基于亲情还是爱情,只要他是不同的,就让他振奋不已!恨不得抱着她好好亲亲她,感谢她……

    不……不能想!

    他不能想!

    他只要一想有朝一日,他能将宫以沫抱在怀里肆意亲吻,他就觉得心颤!浑身好似长了刺一般,只有靠近她才能得到救赎。

    可是他又不敢靠近她,思虑了半响,只能伸手摸了摸她的头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沫儿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感觉放下了心头大事,回了他一个笑。

    这药,原本是因为她觉得无法回应他,而特意去采的,算是对他的补偿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既然宫澈自己放下了,那么她更没有心里障碍了,直接就给了他,希望他能快点好起来!

    两人的互动让苏妙兰彻底看不下去了,她突然站起身来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