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二百七十九章 他回来了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她越想越觉得有趣,这酒也一杯一杯的喝,天知道,她再世为人时,是真的不想再有任何感情牵扯,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会变成这样,这两人又为什么要喜欢她。

    所以她一挥手,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,总算能让她耳根清净一点点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以为她有话要说,侧耳倾听,而宫以沫只是微微抬眸,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声音小一点,本宫有点乏了。”

    她这话一出,在场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很不好看,就连皇后也觉得宫以沫是因为不满她的做法,给她下脸面,可是她有什么办法,儿子她不是没说过,如果儿子听她的,她何至于如此?

    但是人是她请来的,她现在可说不出让宫以沫累了就回去休息这样的话,一时十分为难。

    而这时,一个十分有眼力见的妇人说道,“也是,公主年纪还小呢,肯定是不爱听我们这些妇人说些家常,不如表演才艺吧,诸位小姐也都是有才华的,是该让咱们娘娘看看,以后啊,还盼着娘娘给择个如意郎君!”

    皇后下意识的看了宫以沫一眼,却见她没什么反应,这才点头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本宫可有福了!也不知诸位贵女在家,都习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她这样问,符合的声音不少。

    到底是一宫皇后,说实在的,现在柳贤妃等后妃都要避其锋芒了,能让皇后如此被动的,也就只有宫以沫了,这让做了几年顺风顺水的皇后有些恼了,只是她拿宫以沫无可奈何,她根本没有任何地方能够拿捏住宫以沫。

    第一位走出来的是秦家的女儿,秦可儿,她年芳十八,本来早该嫁了,但是她太优秀,人也很挑,这婚事也就拖到了现在,所以她应该是在场除了苏妙兰之外,年龄最大的贵女了。

    她朝皇后行了一礼,又朝宫以沫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“臣女献丑了,还请娘娘借筝一用。”

    皇后笑着摆手,冲宫人道,“去,将本宫的尾凤诌取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宫人动作很快,宫以沫在一旁冷眼看着,看秦可儿试了音之后,开始弹奏。

    悠扬的琴声响起,在这样的冬日听来,显得有些寂寥,大概就跟她此时的心情差不多,宫以沫突然想,如果宫抉真的要娶妻,秦可儿倒是个不错的选择,至少她为人不强势,比起那位心机深沉的小公主还是要好得多。

    她一边这样想着,一边喝酒,这没有什么度数的酒似乎要将她灌醉了。

    一个节目结束,一个节目开始,在场的人不多,所以这些贵女们才大胆的,极尽展现自己最美的一面,皇后时不时点评几句,现场气氛渐渐活络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,一贵女表演的长萧,获得了一致好评,皇后也是连夸了好几句,赐下不少赏赐,而得了称赞赏赐,她却没有下去,而是冲着宫以沫盈盈一拜,说道。

    “臣女只是雕虫小技,难登大雅之堂,真要说起来,公主才是我等女子崇尚的典范!也不知今日吾等可有荣幸,欣赏公主才华?”

    她的话让皇后的神情一僵,就连她母亲也是霎时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“畅儿,不得胡闹!”

    然后她连忙起身向宫以沫赔礼。

    “公主赎罪,小女儿不懂事,望公主见谅……”

    宫以沫一下被点名,视线落在了场中的姑娘身上。

    她还未说话,这时,苏妙兰突然笑着插嘴道,“也怪不得许妹妹好奇,我们这些姐妹私下都常说,公主是吾等贵女学习的榜样,就是不知道公主会那些才艺了,只要公主稍稍展现,必能风靡全城,上下争相效仿!”

    她这番话看似夸奖,但是谁不知道宫以沫冷宫出身,除了不知道在哪习得武功以外,在很多人眼中,或许她有很多奇思妙想,但是很有可能大字不识。

    而她立下的那些工业,在注重后宅的女人眼里自然就被无限弱化了,认为是那些男子图新鲜,过分赞誉了。

    镇国侯夫人真想叹息了,她实在不明白自己女儿为什么要掐这个尖要这个强,难不成她还能看到宫以沫出丑不成?

    可是苏妙兰心里犟着一股气,她很快就是太子妃了!凭什么就生生低了宫以沫一头?她就不信,皇后会不帮她!

    宫以沫笑了,没有回答她的话,直接反问。

    “听闻苏小姐舞姿翩翩,不知本宫是否得幸一见?”

    宫以沫的话让苏妙兰的脸色微僵,“臣女说的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愿意?”宫以沫直接霸气的打断她的话,微微挑眉。此时她歪坐在榻上,单手撑着下颚懒懒的问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愿意表演给本宫看,还是不愿意表演给母后看?”

    苏妙兰连忙起身朝皇后跪了下来,“臣女万万没有这个想法!”

    而皇后冷笑着,不可置否。

    明明宫以沫就不是什么好说话的人,苏妙兰却为了一时意气非要往枪口上撞,那她也没什么好说的,总不可能为了苏妙兰,落了宫以沫的面子。

    “既然妙兰有心,那就来吧,左右都是本宫有眼福了。”

    苏妙兰诧异抬头,明明是想逼宫以沫出丑,但是没想到她未来的婆婆竟然一点都不向着自己!她到底眼界有限,不明白皇帝大手一挥,赐下的七字封号相当于什么地位,或者说,直视过高了!

    这舞,她是不得不跳了,可是跳不好是徒有虚名,跳的好,就好像为博上位者一笑的伶人一般,她心里不由更加愤恨,难道她成了太子妃都比不上宫以沫?

    乐声响起,即便再不情愿,她也只有承恩跳起舞来,这时,在场的所有夫人都安静了下来,生怕触及宫以沫的逆鳞,皇后的态度,让她们对宫以沫地位的认识也高了一个台阶,那可是太子妃都能一言败退的人物啊!

    而这时,有人低声在皇后耳边说了一句话,原本满脸郁郁的皇后闻言双眼一亮!腾地一下站起身来!

    她一起身,就有一道男子的笑声远远传来。

    “母后,可觉得惊喜?”

    “澈儿!”

    宫澈竟然提前回来了,而且还秘密前来,给了她一个天大的惊喜!

    就连宫以沫都微微失神,朝门前看去。

    果然是他……

    宫澈,如今已经二十一岁的他,彻底脱去了当年的青稚,如今他功成名就,地位稳固,并且气质内敛,容颜越发俊美!

    就好似美玉生辉,让人惊叹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