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二百七十三章 斩断妄想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而申十夜看到宫抉从宫以沫的屋子里出来时,大吃一惊,而他带来的禁军见宫抉在此,连忙跪了下来,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申十夜不满的皱眉,瞪着眼睛问,“宫以沫呢?”

    宫抉笑了,“皇姐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申十夜听闻,冷冷的看着他,意识到什么,一挥手,让所有人都退了出去!

    待人都走了,他才一挑眉沉声问。

    “她……答应你了?”但是又觉得不可能,宫以沫怎么会答应这种事?

    宫抉冷清的墨眼淡淡的瞟了他一眼,“迟早而已。”

    申十夜怒了,“那就是人人都机会!你堵在这干嘛?我要见她!”

    自宫宫以沫回来,他都没有好好跟她说过话!虽然不想承认,可是他就是很想她!

    宫抉冷笑了,“你有机会?”

    他笑他自不量力,“皇姐,她只是将你当做普通朋友而已,所以对你好,如果你因此认为你们的关系还能更进一步,那我只能说你痴心妄想。”

    申十夜闻言,手紧紧握成拳头。

    他怒瞪着他,“你凭什么这么说?你怎么知道她不喜欢我?你是她么?!”

    “就凭,我不要她见你,她就能不见你。”

    宫抉声音冷清,语气缓缓,却极其伤人,“就凭他一回来,第一个见的是我,而不是你。”

    申十夜脸色一白,梗着脖子反驳,“那是因为!是因为我之前出京去了了!”

    宫抉轻轻笑了……那笑声那样嘲讽,让申十夜的脸白了又红,浑身紧绷到轻轻发颤,几乎无力招架!

    他想起宫以沫为他跳舞,想起宫以沫为他杀人!她还将皇帝亲赐的金牌都给了他!这一切,难道就只是因为他是朋友?他不相信……宫以沫对他……不该只是如此!不该!

    所以他鼓足勇气大声道!“她能与我喝酒!见我不开心会哄我开心,还不顾后果的救我性命!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皇姐能为我而死。”

    宫抉冷眼看着他,无情打断他接下来的所有话。“你敢这么说么?”

    好似一下被抽空了所有力气,申十夜站在那里,都觉得寒冷。

    “你不行的……你是她弟弟,只有我!只有我才能光明正大的给她幸福!”

    他这一句话,倒是刺激到了宫抉,可是宫抉只是微微眯了眯眼,便残忍的告诉他事实。

    “或许吧,但是,你没有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是啊,在大煜,他是一言九鼎的齐王,申十夜……就算他最后继承了王位,他又如何会是宫抉的对手?

    申十夜第一次觉得狼狈,退后两步,竟然生出了不想面对而逃走的念头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

    宫抉却叫住了他,夜风中,申十夜背影一顿,也不曾回头。

    “呵,你还想如何?!”

    宫抉微微勾唇,“……我希望你将皇姐给你的金牌交出来,那……不是你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申十夜下意识的捂住胸口!

    不!!

    这个,是当初宫以沫待他好的证明!是他们相识相交的见证!这块金牌,是这一段感情的全部!

    可是宫抉却一步步靠近,他步伐从容,声音就好似鬼魅一般,在他耳边回响。

    “放弃吧,不是你的,强求也无用。”

    被宫抉如此压迫,还想夺走他的令牌,申十夜感觉到了羞辱和愤怒!

    可是……他不是宫抉的对手,想到此,他明亮的双眼变得非常暗淡,也不想让宫抉好过,他嗤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不也在强求么?”

    他冷冷道,“宫以沫是什么样的人?她不可能接受你,你这样是不是太过分了?!”说到最后,他实在难以克制自己的愤怒!

    宫抉已经走到了他身后,两个身高同样高挑的人站在一起,却好似隔着天河一般遥远,他压低了声音道。

    “我强求她,是因为我能感受到她心里有我,你……有这个自信么?” 他语气嘲讽,一下让申十夜整个人都有种被怒火焚烧的感觉!

    可宫抉似乎不退!

    他的态度明确而霸道!宫以沫就是他的,她的一切都是他的!他不仅要断了这些人的妄想,还要断了他们的念想!

    如果申十夜不交,他不介意抢过来!

    申十夜背对着他,似乎在思考,可是他的肩膀不停的颤动,似乎隐忍到了极致!可是想反抗,却害怕事情一旦暴露,伤的却是宫以沫!

    宫抉至少有一句话说对了,宫以沫对他……或许真的只是朋友吧,所以,她一直都没有出来,即便她现在不可能睡着了。

    这样一想,他突然觉得悲哀,被逼着看透了这一点,真的很伤人。

    他的手再一次按在胸口,所以……这一直以来都是他一个人在强求?

    哈哈哈,他申十夜不稀罕!

    这时,他掏出那一块令牌来,那光亮的色泽,在月色下十分显眼,显然时常被人把玩。

    申十夜忘记了,多少个日日夜夜,他想宫以沫,却不知道在哪找她的时候,就会抱着这金牌把玩,有多少次,因为这块令牌,他会觉得,他在宫以沫心里与众不同而沾沾自喜,可是……

    既然她无心,他还有什么可想的?!

    所以他愤愤转身,下定决心一般朝宫抉伸了过去!

    “不就是一块金牌?”他的嘴唇霎时失去色彩,浑身轻颤,却还在逞强!

    “……我不稀罕!”

    宫抉身手去接,却发现他抓得很紧,可是他的力气怎么可能比得过宫抉,那令牌,不管他怎么用力,都被宫抉一点一点的抽走!

    手里完全落空的瞬间,申十夜觉得他的心好似也空了一块,看着那令牌,久久回不过神来来。

    那些过往,真的已经就是过往了么?她不存在么?他在空想?

    他脸色暗淡,突然大笑,狠狠的看着宫抉!

    “宫抉,你别得意,她会不会选择你还是两说……你!”他冷哼一声,“你不会一直得意下去的!”

    而因为斩断了一枝歪桃花,宫抉此时心情非常愉悦。

    “不牢你费心,不过皇姐七岁时,就是我的人了!”

    申十夜被连连打击,再也站不下去,反身离开!

    而一出院门,他忍不住大叫了几声!

    有禁军上前也被他一脚踹开,显然心情十分烦躁,浑身煞气的离开了!

    可愤怒也好,大叫也好,他……到底还是伤了心吧。

    可惜宫抉不会同情他,他本就是不择手段的人,如果有人不知好歹想抢他的女人,他不介意手段更狠一点!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