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二百四十九章 你喜欢吗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侍疾?

    宫以沫放下书来,“为什么要我去?陛下同意了?”

    照理来说,太后病了,肯定是皇后嫔妃去侍疾,如今既然找上门来了,那肯定是皇帝同意了。

    果然,那宫人道,“陛下传来口谕,说……说让公主您,让着她点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笑了,她大概能想象得出宫晟被太后的人缠得不行,无奈同意的模样。

    她眼中闪过一道流光,“侍疾就侍疾吧,只要她开心,我这做孙女的,哪有不配合的道理?”

    她说着,一笑露出一点小小的虎牙,那模样,不知为何,让宫人瑟瑟发抖,不禁有些同情起太后来了。

    等宫以沫去到太后寝宫的时候,发现有不少人在那,毕竟太后病了,来嘘寒问暖的妃子不少。

    而太后一看到她,眼神首先是畏惧!后来不知想到了什么,狠狠的瞪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这时,龙贵妃笑着在太后耳边说了些什么,太后点了点头,龙贵妃这才带着其他人退出去了,只有宫以沫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出去!”太后突然开口,看后看着宫以沫道,“你来服侍哀家!”

    宫人都有些为难的看了太后一眼,让公主来服侍?太后确定么?

    但是他们没有办法,都向宫以沫行礼之后退了出去,将这方空间完全留了出来,寝宫里的气氛一下变得诡异了起来。

    太后见宫以沫十分从容,一点都不害怕的模样,开口道,“我要喝水!你是死的么?还不快去倒水?”

    她这声音尖锐,但是不知为何,宫以沫却在其中听出了色厉内茬的感觉,但是她还是去倒水了,不冷不热,让太后喝了一点错处都挑不出来。

    太后一口水含在嘴里,到底没有做出什么失礼的举动,她现在已经打定主意了,在皇帝给宫以沫举行大典之前,这些日子,宫以沫休想出她的宫门一步!

    而宫以沫蹲坐在一边,看着太后平静的把水喝完,心里突然有些不妙,如果太后叫她来不是为了折腾她,或者折腾她不是主要目的,那她的主要目的是什么呢?

    接下来几天,她渐渐有了答案。

    这几天,太后事事要她服侍,晚上也不让她睡个好觉,看上去是有意折腾,可是都在一个皇帝能容忍的范围之内,而且皇帝敲定了良辰吉日,这个消息传到太后这里时,宫以沫见她神情并没有波动,不由更加提防了。

    因为太后不让她走,所以她已经很多天没有出去过了,而这天夜里,她正在静静想事的时候,窗户突然被打开,一个人影钻了进来!

    他身上还带着冬夜的寒气,但是宫以沫却一点都不在意,甚至有些惊喜!

    “宫抉?你怎么来了!”

    她说这话后突然觉得不妥,那一日,宫抉的告白历历在目,她……突然觉得现在面对他,是一件很尴尬的事情。

    但是宫抉这一次,除了为了见她一面以外,是真的有事要说。

    “皇姐……”

    他十分特质的嗓音静静的在屋内回响,宫以沫坐在床上十分不自在的抱着被子,闷闷的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她这故作冷静的样子让宫抉笑了,他几步走上前,坐在了床边,然后——一把抱住了宫以沫!

    “你干嘛!”宫以沫炸毛了!她非要给他一点颜色看看,让他知道姐姐不是这么好抱的!

    不!不是他该抱的!

    但是她还没来得及反抗,宫抉便在她头顶轻轻说道,“我待不了多久就走,就让我抱一会吧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莫名的让宫以沫的动作迟疑了起来,虽觉得他走不走都不应该如此,可是推拒的力道明显小了下来,她泪目了,为什么面对宫抉,她总是狠不下心呢?是因为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么?

    见宫以沫真的不动了,宫抉微微勾唇,近几日,皇帝一直有事交代他,他似乎有意与玉衡通商了,而且对和玉衡银庄合作的事十分关注,被提到了明面上来,故而他忙的分身乏术,今晚,真的是拼命才挤出一点时间来找她,只是为了抱抱她,跟她说说话……

    若不是真的有十万火急的事情,他也不至于如此,虽然他心里,时时刻刻都急不可耐。

    “你找我干嘛?”

    宫以沫低声问,此时她乖的就好像一只猫一样,浑身警惕又温顺的趴在他怀里,那软软的声音,恨不得让宫抉将她就地扑倒了才好!

    她最近虽然没有出去,但是宫抉好几日没有出现,她还是依稀猜到了他很忙,而且在忙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皇姐,你要小心太后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不以为然的瘪瘪嘴,“为何?”

    宫抉轻柔的摸了摸她的发,沉声道,“因为三日后的良辰吉日,是太后选的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闻言抬头,这个动作,让她的发丝轻轻挠过他的下巴,宫抉一低头,她那精致的小脸就近在眼前,此时,正眨着眼,懵懵的问,“仅此而已?还有什么?”

    那一本正经的小模样,好似不是被他禁锢在怀里,而是对坐在朝堂上认认真真的问难,他的皇姐啊,在某些方面真的是缺了一根筋。

    宫抉喉结动了动,克制住冲动,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总而言之,这些日子,她将你拘在这,必然有所企图,这里的东西,你没吃吧?”

    这一点宫抉还是很放心的,因为宫以沫有一个神奇的空间,他的皇姐,不至于连这点防备意识都没有,但是因为担心,他还是多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宫以沫肯定的摇摇头,“他们不让我走,我就知道肯定没安好心,我一口水都没喝他们的!”

    “真乖。”

    宫抉忍不住,在她额头上轻轻印下一吻。

    这一吻,让宫以沫突然消音,她能感觉到那软而干净的触感,就好似那一日她咬了他一下,那软弹的口感,她现在还记得……

    不不不!她到底在想什么鬼?

    她连忙推了宫抉一下,说好就抱一下的,谁允许他亲了?!

    宫抉被推开,哑然失笑,他越来越清晰的感觉到皇姐在接受他,正是因为这个认知,让他根本不敢逼得太紧,只敢这样,轻轻的,谨慎的,时不时稍稍挑拨一下来满足渴望……

    可是她炸毛的模样实在让人心痒,明知不应该,宫抉还是凑近了一些,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皇姐,你喜欢我亲你么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