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二百四十八章 公主的男宠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宫以沫差点喷他一脸!!

    她是不是听错了,为什么这一次回来之后,她觉得宫晟的三观都不正了?!

    “您说什么?您说……男宠?”

    宫晟煞有其事的点点头,“今日朝会,群臣对你的封号位份有意见,所以朕便说了你终生不嫁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他看了宫以沫一眼,见她脸上没什么表情,放心了,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大臣提到你的子嗣问题,朕,也觉得你终生无子,是个遗憾。”

    其实宫晟心里也有自己的小九九。

    那就是宫以沫虽然说了终生不嫁,可是她毕竟是不经事的少女,以后若是遇到情投意合的,他害怕宫以沫会改变初衷,为了一个男人和所谓了爱慕而叛国。

    但是有了男宠就不一样了,他可以给她找不少俊美的男子来,让她尝试不同的男子,这样的话,沫儿尝过了男女之情,知道了男女之间也就是那么一回事,以后,才不会被一些心机叵测的男人骗到手,而做一些不理智的事情。

    宫以沫一时间不知道他想了那么多,只是纳闷的问,“您说群臣一致通过了,您没骗我?”

    宫晟瞪了她一眼,浓眉一紧,“他们敢不答应?!朕的女儿,为了朝堂内外人心安定,都不嫁人了,有几个男宠为什么不行?”

    宫以沫心里有数了,只怕这只是宫晟一个人的决定。

    她突然又想到了,因为找男宠而被宫晟狠骂了一顿的大煜长公主宫含悦,一时间觉得尴尬得不行……

    如今长公主已经出嫁了,不知道是嫁给谁了,她也没留意。

    宫晟似乎也想到了大女儿的事情,看了宫以沫一眼,语重心长的对她说道。

    “朕是因为相信你,你可不能像含悦那样沉迷男色!明白么?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。”宫以沫下意识的回答,随后连忙改口,“等等!我不要男宠啊!”

    皇帝有些不悦,“为什么不要?”

    他的眼神很奇怪,看着宫以沫就好似她像男人一样“不行”了。

    但是心里却觉得疑惑,难不成沫儿是喜欢那个金允的?这一次跑回来,是因为金允伤了她的心?

    这么一想,他心里立马警铃大作!连忙将宫以沫所有的反对堵在了喉咙里!

    “不行,这件事就这么定了!你这样聪慧,日后的孩子也一定像你!”

    宫晟这样说着,同时在心里暗暗下决定,不管宫以沫是不是真的喜欢金允,都没关系!他可以多赐几个聪明俊美的男儿给她!

    接触的男子少,难免会放不下感情,但是他相信,等她多接触一些男子,不管以前心里装着谁,都是可以放下的!

    他下意识的,就用男人的思考方式来思考宫以沫的问题。

    宫以沫都想给他跪了!

    但是宫晟说的这么坚决,她也不想为了几个男宠惹皇帝不快,所以含含糊糊的打算应付过去。

    但是宫晟却不想放过她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朕已经决定了!等过了封号大典,朕另赐公主府给你,到时候,再赐你几个男人!”

    他大手一挥,十分豪爽道,心里对宫以沫的自制力还是很信任的,他相信宫以沫不会是那么昏庸的人。

    宫以沫还能说什么?她一脸麻木的看着宫晟有些得意的脸,不知为何,突然想到了宫抉的脸,然后猛地打了个激灵!

    当罗启在宫抉耳边说这件事的时候,他是真的震惊了!

    他长这么大,能让他露出这样表情的事简直没有!他真的很想撬开皇帝的脑子看一看,他里面到底装着什么!

    见宫抉脸色难看,身边的人都不敢做声,此时他身在昭狱之中,身上那如有实质的寒意,让他面前的犯人吓得一抖!

    “我招!我全都招,不要杀我,不要杀我!”

    可是宫抉现在哪里还有心思拷问他?将人交给了罗启,他匆匆就出去了!

    当他弄清了整件事情的由来之后,依稀也明白了皇帝的用意,就是因为明白皇帝会这样做的原因,才觉得越发不好办……

    如果让皇姐拒绝皇帝赐下的男宠,皇帝只怕对皇姐会有疑心,有了男宠,又……

    算了!宫抉发狠的想,如果日后皇姐真有男宠,他去杀了就好了!

    来一个杀一个,来两个杀一双!

    他眼中闪过深深的戾气!

    随后一想,身为男子,他们既然那么想伺候人,那他干脆成全了他们!将他们统统卖到男子所在的勾栏院,让他们享受个够!

    随着他这个念头的产生,可想而知日后公主府的男宠会有多可怜,简直每天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,过得精彩极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,天气阴沉。

    宫以沫刚刚睡醒,就听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。

    那就是太后病了,病的很重!但是太后说她的病,是因为宫以沫在她面前烧了龙涵燕的尸体所致,是龙涵燕怨气不散,才导致她生病的,所以说宫以沫是不祥之人,留在宫里,只会危害他人!

    皇帝自然是不信这些的,派了不少太医去看太后的病,结果一个个都是摇头。

    心病还须心药医,太后娘娘,这是见不得公主好啊!

    虽然他们不说,但是宫晟还是预感到了原因是什么。

    太后这样闹也就算了,早朝时,他本来要给宫以沫选一个良辰吉日举行册封大典,也遭到了群臣的质疑。

    太后有恙,宫以沫身为孙女,怎么能在这个时候举行仪式,至少,也要等太后好了才行,而且最近后宫流言蜚语四起,导致很多中立大臣,都觉得是宫以沫不详,毕竟,她才来回大煜几天啊。

    就这样过了几日,流言愈演愈烈,而当事人宫以沫听到这些的时候,正在太极殿看书。

    听宫人神情担忧的说起那些流言,她不甚在意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会想到用流言的方式来打击她,太后也算是聪明了一回,只是现在就太后一个人病了,只怕还会有后招……

    但是,有什么关系呢?

    宫以沫笑了笑。

    这个荣极公主,她要定了!

    这时,有人急急来报,她神情十分难看,然后怯怯的看了宫以沫一眼。

    “不好了公主!太后有旨,要您……要您去侍疾呢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