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二百四十五章 男宠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“谁说沫儿要嫁人?”

    宫晟沉声道,他一句话,让所有人彻底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不披麻戴孝也可以!哀家要你给哀家帮忙,给燕儿送葬,不过分吧?连这点事都拒绝,你算什么皇家人?当什么荣极公主?”

    说到底,还是宫以沫的封号和地位,碍了她的眼。

    她就是要用给燕儿送葬的事来刺激宫以沫,送葬其实就跟置办葬礼差不多,虽然不用披麻戴孝,但是要负责接待众人,还要守着尸体七天七夜,直到送灵队伍来了,再送燕儿入土为安,她这个送葬的任务才算完了。

    所以只要宫以沫答应了,这么久的时间,她一定能抓到她的错处!到时候再逼迫她自己去退谢封号!否则,她怎么咽得下这口气?!

    “如果我就是不肯呢?”宫以沫站在殿门口,冷冷的问。

    “连哀家如此相求你都不肯帮忙,以后还有什么能指望到你?你还是快快立下罪己书,承认自己配不上皇帝封赏吧,否则,哀家会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你是个不孝不忠的逆女!”

    皇帝的话让大臣都懵了,不嫁人,哪里还有公主不嫁人的?

    看到他们这幅吃惊的样子,宫晟反而笑了。

    “沫儿天资聪颖,身负利器,才能出众,朕,为什么要将她嫁出去?而且沫儿亲自在朕面前立誓,终生不嫁!故而朕为了补偿她,才给了她此等位份,你们还有什么话说?”

    见底下一下安静了,宫晟又道,“论武学才干,论智慧谋略,沫儿哪一点比不上男儿?并且她于江山社稷有功,为何不能有此封赏?”

    他越说越觉得有理,“朕不是在将她当做皇太女,而是在将她当做儿子,有能力的儿子,为什么不能重用?”

    有人迟疑了半响,才低声问道,“难道公主就因此而绝嗣了么?”

    皇帝被问住了,他还是第一次思考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半响,他突然道,“既然朕的皇儿能够娶妻纳妾,朕的公主为国牺牲至此,为何不能有男宠呢?”

    皇帝一席话,震惊了整个朝堂!若不是宫抉在忙银庄的事没有上朝,若不是太子还在淮河,只凭着一句,只怕都要翻天了!

    宫以沫被太后吵得头疼,历朝以来,确实有公主代为操持后宫琐事的,但是那是皇后生病或者公主年龄很大了的情况,太后这样,没理也要说上三分理,真是让宫以沫头疼。

    太后似乎也知道,宫以沫是快硬骨头,只怕是不会屈服了,但是她最后还是想逼上一逼,所以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愿意给燕儿送葬可以!哀家就当没有你这个孙女,只是……燕儿生前爱慕宫抉已久,抉儿最听你的话,只要你能说服抉儿为她送灵,哀家……便放过你!”

    太后说这话的时候还是有几分真心的,历来像龙涵燕这种没有直亲的情况,送葬进陵时,一般都是由丈夫送灵,没有成亲的,让兄弟代劳的也有,但是怎么轮都是轮不到宫抉!

    所以太后最后提出这种要求,也算是最后的刁难,与妥协了。

    既然她现在拿不下宫以沫,只能另想方法了,而然宫抉送灵,也算是全了燕儿最后那点念想,如此看来,还是有几分慈心的。

    只是这话,让宫以沫有点接受不了,“是不是我不给龙涵燕送葬,你就要我说服宫抉来给她送灵?”

    太后冷笑道,“怎么,这样都做不到么?燕儿怎么说也是你和宫抉的表姐,你们本来就有义务送她最后一程,如果连这个都做不到,你还有什么资格做这个荣国公主?如此冷血心肠,不怕天下人戳脊梁骨么?!”

    她这也是最后的要求了,如果连这个宫以沫都做不到,那么也太不给她脸了,原本,她是不想提这个的,因为宫抉虽然有义务送龙涵燕一程,但是绝对不是送灵之人,只能算得上是宾客随行罢了。

    但是一想到龙涵燕生前那么喜欢宫抉,太后就咽不下这口气,偏偏要用这件事,为难一下宫以沫才好!

    宫以沫突然笑了,她从怀里,摸出一瓶酒来,仰头喝了一口!

    其实她现在答应太后才是最好的选择,因为她如今刚刚受封,还没有举行封号大殿,实在不宜闹出什么事端,忍和退让才是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再说,让宫抉去给龙涵燕送灵,对他来说并没有损失,她也可以暂时让太后息事宁人,以后在较量!

    但是一想到不知内情的人,会将宫抉当做龙涵燕的丈夫或者至亲,她就觉得,心里很不舒服!

    明明是她要杀自己,反被杀了只能说是自找的!她为什么要咽下这口气?

    宫以沫想不通。

    太后这时已经有些忍无可忍!她都退让到了这个地步了,难不成宫以沫还想拒绝?!

    “宫以沫,你别太不识抬举!你以后还要嫁人,是送出去和亲,还是嫁给官家子弟,哀家,也是说得上话的!”

    武力打不过她,以势压人,没有绝对的理由,皇帝肯定会给她撑腰,也只有婚事能拿捏住她了!不然,她还要翻了天去!

    她倒要看看宫以沫怎么选,如果真的将她得罪死了,她以后就将她嫁给一个不学无术的跋扈子弟,或者直接送去小国和亲,嫁给一个老头!

    她越想越得意,开口问道,“你想好怎么选了么?是亲自给燕儿送葬,还是让抉儿给燕儿送灵?”

    宫以沫眼中闪过一道幽光,缓缓道。

    “我给她送葬。”

    她语气有些奇怪,太后刚想得意的笑一下,讽刺几句。

    却见宫以沫竟然将手里的酒袋子倾斜,将酒水全部倒在了龙涵燕身上!

    她要做什么?!

    就在太后还不明所以的时候,宫以沫低头看着龙涵燕的尸体,眼中闪过一道幽光。

    她直接拿出火折子丢上去,只一瞬间!火光冲起!将在场的人都吓懵了!

    也亏太后在龙涵燕身下垫了那么多丝绵,遇火而燃,顷刻间,龙涵燕的身影就被火光包围了起来,在这样的冬天,一下烧到了她们心里去!

    宫以沫疯了么?!

    她竟然在自己的宫门口,烧了龙涵燕的尸体!要知道在古代,不能入土为安是大忌!

    而且大煜存在了那么久……不不,不说大煜!历史以来,她们都没有见过宫以沫这么可怕的人!

    她一定是疯了!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