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二百四十四章 披麻戴孝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唯一的特例?

    他的意思是,只要跟她在一起,他可以不做皇帝,不要孩子,甚至——不要名分?

    宫以沫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他,她觉得宫抉脑袋出问题了!对一定是他出问题了!

    所以宫以沫扭头就跑,速度之快,好似身后有鬼追一般!

    宫抉站在原地,含笑看着她,那一盏孤灯,衬得他形单影只,身后巨大的宫门和围墙为背景,让他更显萧索。

    可是,他心情是愉悦的。

    皇姐,她永远不会明白,他为了她,可以做到什么地步。

    宫以沫回到太极殿的时候还有点回不过神来,她将自己丢到床上,埋在被子里,明明不该想,但是却根本忍不住!

    宫抉……他对她到底是什么感情呢?

    是不是只是执念,所以不在乎一切,非得到不可?

    但是她又觉得好似将宫抉想的太坏了,可是不这么想,她到底要怎么面对他啊!

    想到那双冷清却淡淡含情的眼睛,她呜呼一声,头发都要揪掉了!

    太极殿的宫人们原本还战战兢兢,等着这位新上位的公主训话,没想到她根本没理会他们,让他们松了口气之余,还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果然,第二日,就有麻烦找上门来了!

    宫以沫迷迷糊糊觉得有些吵,她昨晚想东想西想到了凌晨,没脱衣服就睡了,所以现在,她直接就起身,稍微整理了一下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公主。”一溜宫人已经在门外等候着了,见宫以沫起来了,原本还焦急的她们眼前一亮!为首的宫人连忙说道,“惊扰公主了,是奴婢们失职,只是太后来了,奴婢实在是……”

    她们实在是两边都不好得罪啊!

    宫以沫看了看天色还早,太后倒是精力旺盛,遂跟着宫人,往声音发源处走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正在早朝的皇帝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,那就是反对的奏折如雪花一般飘舞,都觉得他昨日的做法,于理不合。

    “可怜的燕儿啊!你不明惨死,那个贱种却成了公主,她这是踩着你上位啊!放心吧,哀家决不允许这种事发生!”

    太后不顾众人阻扰,一意孤行,将龙涵燕的尸体带了过来堵在了太极殿殿门口!这可以说是开国以来,前所未有的事情!

    她到底还是皇帝的亲妈,知道君无戏言,所以不给他儿子施压,只有对宫以沫施压,要她自己去退了封号,她才肯罢休!

    凤归荣极,凭宫以沫一个野种也配?!

    宫以沫一出来,就看到太后坐在銮驾上,神情扭曲而愤怒!

    十几个宫人在她身后战战兢兢的,显然在宫以沫出来之前,她就发过一次火。

    宫以沫看了看堵在门前的龙涵燕的尸体,亏的是冬天,她看上去并不吓人,若是夏天,只怕太后也没勇气坐在这里看着了。

    “跪下!”

    见宫以沫出来,太后一声冷喝!

    “怎么,成了公主就能不把哀家放在眼里了?”

    宫以沫的视线,从面前龙涵燕身上,落到对面的太后身上,“陛下说过,我有面对任何人不用行礼的权利,换言之,我愿不愿意跪你,看我心情。”

    她这红口白牙说出来的话简直气死人!太后觉得,她一辈子都没有遇到过宫以沫这样浑身是刺无法下手的人!

    “呵……真是好大的口气啊!”

    太后对身后之人道,“去,她对哀家不敬!掌嘴五十!”

    宫以沫站在门口,身后的宫人皆不敢说话,但是她却毫无顾忌的,甚至还有些满不在乎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太后娘娘,您就算把手底下的私兵都派来,能掌到我的嘴,都算我输!”

    她眨着眼,十分恶意的补充道,“别把您后宫那一套用在我身上,我不是妃嫔宫娥,你不说出个道理来说服我,我是不会就范的!”

    她的话将太后气了个倒仰!“反了!真是反了!”

    她双眼圆瞪,手啪啪的拍击着扶手,狰狞的看着宫以沫,恨不得划花她那张笑脸!

    但是她却对宫以沫一点办法都没有!

    她现在算是明白了,宫以沫当初还是平民的时候,她拿不下她,现在,变更没可能了!

    所以她不得不改变初衷,退而求其次!

    “好,你有理!不认罚是吧?哀家不罚你!”太后视线落到龙涵燕身上,总算带着几分悲戚。

    “昨夜燕儿托梦于哀家,说她死的好惨,怨气难平,要报仇血债血偿!所以,不管谁对谁错,你杀了燕儿是事实!燕儿没有子女父母,哀家要你为燕儿披麻戴孝,赎罪一场,平息怨气,不过分吧?”

    宫以沫笑了,古人相信鬼神,如果她真的是一般古代女子,只怕听到托梦,便会心虚了,可是宫以沫不同,她杀过的人太多了,如果每一个都要她去赎罪,去披麻戴孝,那她这辈子也不用做什么了,光哭灵了!

    “首先,我现在是公主,太后娘娘,你是不是老糊涂了?竟然要我公主之尊,去给一个郡主披麻戴孝?”

    太后一愣,怒道,“你杀了她!你难道心里就没有一点点愧疚么?”

    “那是她要杀了我,如果现在死的是我,她也会给我哭灵么?”宫以沫双眼如电的看着她,“太后娘娘,您是为了羞辱我,连脸面都不要了么?!”

    太后腾地一下起身!“哀家就是羞辱你如何?哀家身为太后,一人难以操持葬礼,你身为公主,难道不该为哀家分忧?”

    “分忧是分忧,哭灵,我给你找一个仪葬队来?!”宫以沫半点都不接口,龙涵燕的葬礼,她为什么要参和?

    而皇帝这边,整个大殿吵做一团!都在为宫以沫的位分争论不休,现场分为了两派吵个不停,宫晟头疼了,猛地一拍龙头扶手,“都给朕闭嘴!”

    常喜眼含凶光,“肃静!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一下盖过了所有人,大臣们渐渐安静了下来,这时,左相为首的户部侍郎上前一步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,此封赏太过逾越,不说封号,她一女子之身位份怎能与太子相当?又不是皇太女!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行?公主为大煜做了多少贡献,其他皇子又做了什么?公主为什么不能比他们位分高?”有人争辩道。

    “身为女子,总是要嫁人的,这份荣誉,最后还是落在了以后的驸马手中!不妥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