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二百三十章 倒霉的小书生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街道两旁都沸腾了!

    公主回来了!

    公主回来了!

    什么?你问是哪个公主?你脑子锈掉了么?

    现在普遍全城的下水道,干净自来水是哪里来的?

    现在人人手里那些干净又方便的纸从哪来的?那些普及又便宜的书从哪来的?

    是谁提出了修运河?

    是谁在修运河期间改善了农具?谁提出了井渠,谁让这几年大煜风调雨顺天灾罕见?

    都是因为公主啊!

    这样一个人回来了,能不欢呼吗?!

    一些学堂里的学子也不读书了,纷纷跑出学院来围观!三年前宫以沫诈死逃生的那一幕还历历在目,公主死而满城悲哭,他们写了多少颂词和悼词!又伤春悲秋了多久啊!

    结果公主毫不容易活下来,他们来不及欢呼就得知她又被人追杀的消息,一个女子,明明没有犯错,却在外逃亡三年之久,多可怜啊!

    不少人都在想,这一次她回来,肯定是已经想好了破解当初死局之策,可以预见,有公主在的京城,一定会很热闹!

    冬日没有什么瓜果,所以不少小女子为了表达喜悦,竟然将贴身的帕子掷向花车,宫以沫拿着手帕时人晕乎乎的,抬眼看过去,一群小姑娘连忙嘻笑着散开,在人群中一下就找不见了,让她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学子有钱的骑着马在前头传播消息,也有为了陪着公主,而走在人群中的。

    现场情绪高涨,热情的温度足以融化冰雪!

    有人惊叹宫以沫之美,竟随性作诗,大声歌赋道,“有美一人,眉似初春柳叶,眼含群星一剪;脸如三月桃花,笑似百花群宴。纤腰袅娜,仪态自成风流;身姿翩翩,更胜骄阳无限。玉貌天成花解语,芳容窈窕自生香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完全没有一丝停顿,就被他这样唱出来了!

    唱的时候他浑然不觉,看着宫以沫的眼神痴痴的,有着他自己都不曾察觉到的狂热!

    他的声音很大,现场这么嘈杂都让宫以沫听了个一清二楚!被这样夸奖,宫以沫十分欢喜,看着那个小书生展颜一笑,“多谢!你的文采很好!谬赞了!”

    她这一笑美不胜收,当真有他说的“笑似百花群宴”的感觉,直接让那个书生呆住了!

    他以为她不会听到,没想到她不仅听到了,还回复了他!

    他脸一下涨得通红,手足无措了起来,不知如何回答宫以沫才好,这时又有别人不甘示弱,纷纷开口作诗赞扬,听得宫以沫脸红红的,尾巴都要翘起来了!

    但是宫抉不高兴了,他原本在人群中,有意收敛气势,让其他人也敢靠近他了,可是他现在冷冷的看了那个书生一眼,身上的寒意爆发,让身边的人下意识的远离,一下就变成了一个真空地带!

    偏偏那个书生还未察觉,虽然无端激起一身寒意,但是双眼还是盯着宫以沫无法自拔!

    这一点,让宫抉微微眯了眯眼,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整个街道都被欢呼的人群占满了,白生十分费力的挤到了宫抉身边,果然,一到王爷身边就好多了,他身边就是个真空地带!总算能让他歇口气了。

    “王爷!属下查到很多人都出动了,目标都是公主,这样下去,想顺利进宫有些困难,请王爷指令!”

    “看到那个人了么?”

    宫抉淡淡开口了,白生连忙看去,人很多,他并不知道宫抉说的是谁!

    “蓝衣书生。”

    “啊!看到了!”白生摩拳擦掌,“那个人是刺客?王爷要怎么做?”

    宫抉抿了抿唇,冷冷道,“看着年纪不小了,你去查查,若是没有成婚,就给他配一个厉害点的女子,我看城西屠夫的女儿就不错。”

    城西屠夫的女儿出了名的泼辣,虽然长得不错,可克死了四任丈夫,以至于无人敢娶,当初白生还把这个当笑话,说给宫抉听。

    白生以为自己听错了,瞪着眼“啊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宫抉这才扭过头来,冷冷的盯着他,那视线,让白生浑身上下的寒毛一瞬间激起!

    “听不懂?”

    “懂!完全懂!”他懂个屁啊!白生心里的小人流下宽面条泪。

    刚刚王爷说了什么,他惊吓太过没记住,好似王爷想给一个陌生人保媒?是不是今天惊喜太大了,王爷也想做点好事普天同庆?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那些人派的杀手?”

    “你带人前头开路,传我的命令,凡拦路着,抄家灭族!”

    宫抉冷笑,“我以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放过他们,是因为他们还有用,并不代表,我手里,就没有致他们于死地的证据,敢为虎作伥,敢浑水摸鱼,大可以试试!”

    “是!”白生听得意气风发!王爷就是霸气!

    “另外,叫罗启调一万禁军速来迎接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一万禁军啊!都不用告诉皇帝说调就调,白生打心底里服了,有王爷在,公主回宫没压力!

    宫抉的话一传出,不少人偃旗息鼓,按兵不动了。

    以至于很多想动手的皇子,手里连个支持的大臣都没有,只有干瞪眼!

    而胆子大不怕宫抉的人也有,比如宫适,比如太后,他们与宫以沫都是不死不休的局面,此时宫适阴沉的看着百姓簇拥着花车一点点往皇宫去,手捏的紧紧的!好似恨不得捏碎某人的骨头!

    一个宫抉已经让他们处处为难了,若是真的让宫以沫复起了,这大煜还有他立足之地么?

    想到此,他手臂上的疤痕就在隐隐作痛,有一次,宫抉差一点砍断了他这只手!这仇,他一定要报!

    而龙涵燕站在他身边,脸色也不好看。

    她跟宫适不是一伙的,可此时却在一起合作,她看着宫以沫得意的样子,又是怨恨,又是嫉妒!

    难怪宫抉会喜欢她,就她那副狐媚样,惯会勾人!只怕趁着宫抉小的时候,就对宫抉出手了!真是不要脸!

    而这时,有人给了宫以沫一小篮子蜜渍山楂!让宫以沫喜上眉梢!

    她含了一颗在嘴里,酸酸甜甜的,让她幸福的眯上了眼睛,接着她转身,弯腰伸手,将一颗山楂递到了宫抉嘴边,宫抉抬头,一下就撞到了她亮晶晶的双眼之中,霎时沉迷……

    “真的好好吃呢!你不尝尝?”

    她发丝垂下来,笑得比阳光还要耀眼,宫抉的心一下就软了,低头,含住了那颗山渣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