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二百二十五章 逃出生天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金允紧紧的抓住她的手,“不行!我有用,你现在就挟持我!走西门出城,快!”

    “没用的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笑着摇头,方才她一路过来已经证明了,金胜为了捉到他,根本没有顾及到金允的性命。

    就算西门全是金允的人也没办法,现在金允又不是皇帝,在皇帝的严令之下,西门的人不可能放她离开……所有金允跟着她,只会受到伤害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没用?”金允也不知道自己在苦苦坚持什么,他只知道,这一次放手,他或许再也见不到她了!

    “此事全因我母妃而起!我有这个义务保护你出去,就算搭上我这条性命又如何?”

    “在这里!”

    突然有人发现了宫以沫他们了,还没来得及歇口气,宫以沫继续带着金允奔走。

    一路上,她不知杀了多少人,又逃过了多少次危险!

    金允则负责指路,他就不相信,他不能让宫以沫出城!

    眼见西城门越来越近,金允急忙向前,却被层层重兵拦了下来!刀锋向着他们鼻尖。

    “奉陛下口谕,凡闯城门者,杀无赦!”

    金允后退几步,便撞到了宫以沫,此时后面的追兵也快追来了,再不出去,必然是死路一条!

    “让城领出来见我!”

    金允大声道,西门的城领是他的人,他就不信,他一个人都叫不动!

    很快,一个魁梧的男人便出现,跪在了金允面前。

    他是金允的支持者之一,可是如今金允并不是皇帝,而且还因为一个邻国奸细跟皇帝对上了,除非他不想活了,不然是绝对不可能开城门的!

    “殿下!”

    金允不废话,上前两步,抓着他急忙说道,“开门!我要出去!”

    “殿下,回头吧!她是邻国奸细,陛下早下了口谕,谁开门,就株连九族!吾等实在是不敢啊!”

    听到金允的话,城领低声哀求,现在他没有下令直接将人拿下,已经是罪过了,若是开门,他一家老小都要死!

    身后传来整齐的踏步声,宫以沫手里的剑还在滴血!她扫了众人一眼,眼前足有几百号人,就算她硬闯,只怕才杀到一半就被人包围了!这门!她看来是出不去了!

    见宫以沫转身想走,金允连忙抓住她!

    “你去哪里?”

    宫以沫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珠,看着城门前对他们竖立的重重枪刀苦笑。

    “他们快追来了,我不能待在这了!既然这里不行,我另想办法!”

    还有什么办法可以想?其他的城门,宫以沫只要靠近就会被直接围死,然后被活捉!

    宫以沫轻轻甩开了金允的手,“不要再跟着我了,你还有大好未来,跟着我,你这些年努力的一切都不要了么?!回去吧,这一切都是我挟持的你!回去!”

    她眉眼冷厉起来,坚决不肯再带着金允!

    追兵的声音越来越近了,就连金允都听到了危险在逼近!

    以沫如果落在了皇帝手里,下场必然凄惨!他……他不能再这样下去了!

    好似下了某种决心,金允突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来给你开城门!”

    宫以沫见他要去找城领拿钥匙,连忙拽住了他,惊怒道,“你疯了么?!你若是开了这个门,皇帝不会放过你的!”

    金允竟然挣脱了她的手,朝她淡淡一笑,“不就是株连九族么?父皇是九族之首啊!他不怕,我有什么可怕的?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宫以沫想拉他离开,但是金允心意已决,直接走过去,在跪着的城领脖子上,直接取走了钥匙!

    宫以沫拦在他面前,此时她也顾不上禁军要追上来了,强制性的拉着他。

    “不行!我不允许!肯定还有别的办法,你不许做傻事!”

    可金允却反手拉着她往前走,本来被重重包围的士兵不由退开,他们并没有禁军那样丧心病狂,并不敢伤害金允,所以竖立的刀锋一层层错开,让出了一条道来。

    “我这条命本来就是你给的,若是放了你,我就活不下去,那这样的我也不值得你关心付出!”

    他坚定的对宫以沫说道,“这几年我也不是白做的,如今他们只是打了我一个措手不及罢了,等天亮了,我自有方法,不会有事的!”

    而此时禁军已经出现在了几百米之外了,她想跑都没时间了!

    宫以沫咬牙,思绪纠结的瞬间,已经被他拖着到了城门口!

    巨大的钥匙插入城门之后,金允费力的将城门上的机关旋转开来,门被徐徐打开,那沉闷的声音,敲击在了每一个人的心上!

    他,真的打开城门了!

    这一瞬间,宫以沫猛地想起了上一世,为了不让她难做,又对玉衡心灰意冷,他也是这样亲手打开了城门放她进城,最后被玉衡帝挫骨扬灰而死!

    “金允!”

    她有些慌张的拉住了他的手臂,眼神中,是金允从来不曾见过的慌乱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他心一暖,温柔的安抚着,双眼痴缠的看着她,然后拉住了宫以沫的手,忍着心中剧痛,狠心!将她推出门外!

    “金允!”

    城门只开了一道小缝,又被金允堵在了门口,宫以沫慌忙回头,却看不到他身后任何情况,只有越来越近的脚步声,马蹄声,嘈杂声,这一瞬间,她好似听到了金胜的怒吼!

    她不能这样走!与其让金允留下来,承受玉衡帝的怒火,倒不如她自己留下,一人做事一人当!

    “走吧!”

    金允也听到了身后金胜的声音,坚定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有事,你,至少可以相信我一次!我……并没有那么弱!”

    宫以沫回头的脚步一滞,好似她再回去,就极大的伤害了金允的自尊!

    是啊,他已经打开城门了,她回不回去,金允都逃不过罪责,可是她逃走和被捉到是两码事!上一世金允的结局还在她心中沸腾,她不能走!

    不能走!

    金允见她如此,不由笑了,风穿过城门疯狂的撕扯着他的发,他的金冠不知何时掉了,狼狈,却依然美得惊心!

    她没有抛弃他,一直都不曾,她救了他很多次,所以这一次,该他偿还了!

    于是,在宫以沫错愕的瞬间!他猛的合上了大门,连一句道别都没有留下!

    “金允!金允!!”

    宫以沫慌了,伸手去拍打城门!可是她的力气怎么可能对巨大的城门造成影响?金允一把将门锁住,然后背抵着城门,此时,他已经能看清不远处马背上,金胜那好似要喷火的眼睛!

    他摸了摸胸前的小锦盒苦笑。

    其实他一直都只想问宫以沫一句。

    那就是——这次你走了,还会回来么?

    可惜,没机会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