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二百一十八章 动手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宫以沫闻言差一点喷了!

    她只是因为来之前在家里吃了太多点心,摸了摸肚子,怎么就怀孕了?

    她刚刚说的那些话也是吓唬云锦的,而且,她也没说错,现在她跟金允合作的地方那么多,云锦要是真动了她,金允绝对不会坐视不理。

    但是她眼珠子一转,笑着含糊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还要动我么?”

    如果不动就让她回家吧,宫以沫笑眯眯的,被雪白的毛裘包裹着,就好像一只可爱的小狐狸。

    云锦被这一句话刺激到了!久久不能言语!

    她就知道这个来历不明的女孩别有用心!竟然真的怀孕了!

    好哇,真是好手段!

    云锦气的咬牙!自从她出现之后,允儿对她大不如从前,就拿她身上那件白裘来说,当初她多喜欢啊,两件都想要,可是允儿那么听话的孩子,竟然坚持拿走了一件,还是她最喜欢的白色!

    所以她今天一看到宫以沫的衣服心里就冒火,说话也不阴不阳的。

    这是有恃无恐,云锦一是在发泄怨气,二是知道只要她做的不过分,允儿都不会拿她怎么样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不同了,这女人竟然有了金允的孩子!

    想到这几年,允儿对她越来越好,若是真的他们成婚了,允儿还会记得她这个娘?

    不……她这一生已经够苦了!允儿是她唯一的儿子,也是为一对她好的人!不能被抢走!

    想着,她眼神一冷,对暗卫道。

    “把她丢下去!”

    宫以沫会武云锦是知道的,只是她心底里看不起女人,所以并不觉得宫以沫有多厉害。

    虽然天下过得幸福的女人多的去了,可是在云锦面前,只有宫以沫最能刺激她,因为宫以沫见过了她最惨的一面,也看到了她现在依旧很悲凉,所以似乎只要宫以沫消失,那段往事就不曾发生过一般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那就消失吧!

    宫以沫听了她的话后惊呆了,她怎么还要动手啊!她可是“怀了”金允的孩子呢!

    见那些人真的靠过来,宫以沫十分纳闷的问,“我真不记得我们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,你为什么突然这么敌视我?”

    或许也不是突然,自从几年前云锦从冷宫出来,她就能感觉到她隐隐敌视,所以这两年不愿相见。

    “深仇大恨?”云锦笑了,在这漫天灰白之中,浓妆艳抹的她也算一抹让人惊艳的颜色了,却见,她摸了摸自己的脸。 神情莫名的说道,“你知道我这几年……过的是什么日子么?”

    见她开口,而且用了一个“我”字,暗卫便只是将宫以沫围在了亭子里,不曾动手。

    宫以沫洗耳恭听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吧!金胜多让我恶心!他有怪癖,最开始那一年,我简直是活在地狱里!若不是我咬牙坚持,早就被他虐死在了床上……”

    宫以沫有些错愕,她也没想道有一天,会在云锦的嘴巴里听到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云锦竟然当着众人的面,卷起袖子来,只见她白皙的臂膀上,有一个一个被火灼的痕迹,还有有些陈年旧伤,但是已经不明显了。

    这么一看,宫以沫神情冷峻了不少,云锦继续笑道。

    “后宫那些女人见我受宠,恨不得吞了我!知道为什么近三年我都没有再生一个孩子么?因为早在第一年!我就被皇后下了药,绝育了!那一次我身上流血不止,后来才知道,竟然流掉了一个不足月的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宫以沫惊呆了,为什么这些金允都没有告诉过她?

    原来,并不是金允不想说,而是金允觉得,宫以沫帮他们母子太多了,既然母妃选了这条路,难道还要沫儿帮她去摆平后宫吗?所以便没说,他以为有一天云锦会想明白,却不想,她一条道走到黑。

    云锦缓缓转了个圈,笑的妖娆,“你看……我美吗?”

    美,自然美,不然也不会生出金允。

    她的神情渐渐狰狞起来,“可是为什么?你是美人,我也是美人!但你那么幸福,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想去什么地方就去什么地方!你已经那么幸福了!为什么还要来抢我的允儿?!”

    她双目赤红的瞪着宫以沫,“前年我小产,允儿都只陪了我一天!可你呢?不过吃坏了肚子,允儿便休朝三日在家照顾你!我才是他娘啊!”

    她也不想想,这种事,金允一个男人,合适整天陪着她么?

    “今年夏天,我说三日内要吃荔枝!允儿却不肯,说劳民伤财,要我多等一段时间,可你!你说你要琉璃,允儿二话不说就下了诏令让人去寻,又重金买来,只怕也只花了不到三天吧?”

    宫以沫无语了,她就算说她要琉璃有用,只怕也会被当做借口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太多了,桩桩件件,让云锦伤心不已,或许这就是这个女人的阴谋,骗她委身了皇帝,日日受苦,她就可以独占她儿子全部的心思了!不——她不允许!

    只要这人死了,允儿还是会变成以前一样的,只要她死了就好了!而且,允儿根本不会怀疑她是故意的,要怪,就怪这女人命不好,不小心掉湖里了死了!

    所以云锦一下收起了悲戚,冷冷一笑,“愣住干嘛,丢下去!”

    见暗卫朝宫以沫逼去,她扭曲的心畅快了不少,是啊,为什么就她一个人痛苦呢?其他人也该尝一尝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宫以沫被云锦强悍的逻辑打败了!当初她就觉得一个软弱的人不可能突然勇敢,果然是直接变态了,这玉衡的皇宫,还真是锻炼人。

    诚然,她很同情云锦受的苦,但是就好似她对自己没来由的恨一样,这痛苦,也不该算到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所以她根本不怕动手,反正她的利益跟金允牢牢的牵绊在一起,只要她不伤了云锦,金允根本不会拿她怎么样!

    可是她不知道的是,无关利益,金允都不会将她怎么样。

    见到宫以沫武功很好的时候,云锦的脸再一次扭曲了,既然她这么厉害,当初为什么不能直接带她和允儿出宫,去民间生活?

    如果宫以沫知道肯定要给她跪了,当初跟现在能是一个水平么?而且就算是现在,她也不能带着两个人,一个人对抗皇宫一万禁军啊!

    正当宫以沫郁闷的将所有人撂倒的时候,金允匆匆赶来。

    “母妃!你到底在做什么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