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二百一十五章 熬汤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小姑娘闻言,一下红了眼眶!

    连忙抓着宫以沫的衣服,急切道,“大哥哥您说话啊!我爹没死!那破林子他走了多少回了!怎么可能就死了呢!”

    对啊,他走了那么多回都没死,跟她走一回就死了,难道她注定所到之处都要流血么?宫以沫魔障了。

    见宫以沫不说话,小姑娘也不由哇的一声哭了,一时间,屋子里十分低迷,压抑,让宫以沫身处其中,几乎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这时,厨房穿出阵阵香味,宫以沫有些怔住了,一大一小还在哭,她却晃神一般去了厨房,看着收拾得很整齐的厨房,以及土灶台上码好的一碗碗菜,都用碗扣着,而锅里刚刚下了鸡,显然想炖汤,但是被她的到来打断了。

    外面的哭声还在继续,但是在拿到锅铲的那一瞬间,她有些慌乱的心,一下宁静了,人死不能复生,她不能祈求她们原谅,至少,可以给她们做一顿晚饭。

    这个屋子很小,但是却很温馨,从很多小地方可以体现出她们认真过日子的小心思,是快乐的一家三口。

    可是此时,整个屋子都被悲伤覆盖了。

    钱,或许能买来很多东西,但是生命何其脆弱……说没了就没了,她看了太多生离死别,就连她自己,都做好了随时都会死亡的准备,唯一能做的,大概只是不留遗憾。

    这时,她清楚听到了妇人哭喊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老头子啊!你怎么就死了,我平日对你那样凶!老骂你,我不是成心的啊……你可怨我啊!”

    还有小女孩抽泣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爹,我再也不说您没让我过好日子了,我也不要漂亮衣服了,回来吧爹爹!……”

    她捏着锅铲的手一紧,不知为何,竟然也想哭了。

    人生在世,没有享受到,一直在苦难中沉浮,没等到柳暗花明的一天就死去,该是多么可怜的一件事?

    所以,不能有遗憾未完成,不能有话未说完,宫以沫看着眼前蒸汽弥漫汤锅,突然在想,若是有一天自己又死了,会不会有遗憾。

    哭了很久也累了,她们回过神来之后,看到宫以沫已经将菜,一碗一碗的端上桌了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若不是她,她们的丈夫和父亲就不会死,可是老头高就告诉过她们,采药很危险,山里还有老虎,如果有一天他走了,只希望她们还是能过得好,所以平时很抠,拼了命的攒钱,不料……一语中的!

    妇人想到此又哭了起来,如今有了一百两啊!够她们吃用一辈子了,可是老头没享过一天福!就这么死了!她如何受得了?

    宫以沫最后将汤放在了桌子正中,洗了碗和筷子,一一摆放好,然后道,“饿了没有,来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见她们不动,宫以沫看着满桌饭菜,淡淡道,“这么丰盛,难道不是庆功宴?”

    “如今他实现了目标,你们难道不该给他庆贺一下么?”宫以沫指的是老头挣到了一百两,而妇人则注意到宫以沫多拿了一副碗筷,一时悲从中来,却努力擦干了眼泪走了过来!

    要庆祝的,如果老头在一定这么想。

    她拉着还在哭的女儿坐到了桌边,看着眼前这一顿,忍不住还是流下泪来!

    平日里她们根本吃不到这么好,还是老头走之前信誓旦旦的说今天这一百两拿定了!她才狠心煮了米饭,心想着,就算没有一百两一两也好啊,而平时,她们都是喝粥。

    可如今,过年都吃不到的庆功宴,功有了,以后她们都衣食无忧,可人没了!

    宫以沫见两人不动,自己拿起了筷子,夹了一筷子菜放到了一边没人坐的空碗里。

    “也当践行宴吧,你们……难道不跟他吃最后一顿饭么?”

    “吃!吃吃,我们吃……”

    妇人再一次擦干了眼泪,并且给女儿也擦了擦,当真动起筷子来。

    妇人开始吃了,可是女儿却愤愤的瞪着宫以沫,声音沙哑道,“都怪你!不是你,我爹就不会死了!你还我爹爹!”

    她将筷子朝宫以沫丢来,妇人却一把按住了她!

    “你忘了你爹跟你说过的话了么?!”妇人很凶,哭的红肿的眼瞪着,深处,却是悲痛。

    小女孩知道,娘指的是她爹说过的话,他说他有朝一日很可能会死在山上,如果真有那么一天,叫她们不要过分悲哀,一时间心肝又气又痛,起身跑去房间了!

    妇人想叫住她却没有开口的力气,只有低下头来,食不知味的吃着,这些……都是老头爱吃的啊……可早上的时候,她就给老头喝了碗粥,这清汤寡水的,也不知黄泉路上饿不饿。

    宫以沫低头吃着,并不知道这一顿有多难得,老头没吃到,又有多可惜……

    她只是思考着,然后从袖子里又抽出了一张银票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钱买不来人命,人……我依照你们的习俗葬在了山里,没有立碑,而这钱……只希望你们日后能过的更好,因为一路上,他都在跟我叨念你们,可见是牵挂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妇人闻言泪珠一下就掉下来了,她将钱推了回去,愤愤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公子埋了他,我只想知道,我老头那么好一个人,为何死了?!”

    宫以沫并不没有隐瞒,她们有权知道实情,结果听完,妇人再也忍不住,趴在桌子上嚎啕大哭!

    “都怨我!都怨我啊!若不是我老说腰疼宫寒不乐意干活,老头也不会为了一株草被人杀了!都怨我啊!!”

    宫以沫低声道,“不怪你,这件事,我会为你们报仇的。”

    妇人闻言,连忙抬头看着她!

    宫以沫道,“我这一次只砍了她两根手指,但下一次,我会要了她的命,所以,别哭了!”

    妇人闻言,又是点头又是摇头,良久,才止住了哭。

    “这钱,我们不能要!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妇人擦干眼泪道,“老头说了,我们这种人家,一夜乍富,人心易变,所以一百两就是极限了!而您,还答应为我们报仇,这钱,我们不能要!”

    宫以沫不由感叹,“你老头是明白人。”

    说着,亲手给她倒了一碗汤。

    妇人含着泪喝了一口,哽咽道。

    “这汤……为何是甜的?”

    宫以沫自己也喝了一口,眯着眼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人活着,不会一直苦的,你们努力了那么久,该甜了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