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二百一十章 一个师傅两个徒弟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秋行风远远的看到明明是自己徒弟在欺负别人,还倒打一耙,有些无奈,飞身而下之后,将龙涵燕护在身后,向宫以沫道歉。

    “这位公子真是抱歉,我徒弟不懂事,打扰你了。”

    秋行风十分有礼貌的行礼,但是龙涵燕却很不服气!

    “凭什么道歉,他当街非礼良家女子,还诬陷人家是小偷,分明就是个无耻之徒!”

    秋行风闻言,有些费解的看着她,“竟是如此?”

    这里面还有他不了解的实情?

    而宫以沫早就在秋行风出现的一瞬间就愣住了!她竟然又见到他了!而且在这么短的时间内!

    见宫以沫没有反驳,龙涵燕十分恶意的说道,“当然是如此!我方才之所以抽他,也是因为他轻薄了我!他摸了我的手!”

    秋行风听了,单纯的他根本弄不清真相,但是他还是看着宫以沫,再问了一次。

    “你真欺负了我徒弟?”

    宫以沫眼神十分复杂的看了他一眼,指着龙涵燕道。

    “她就是你徒弟?”

    秋行风有些高傲的一仰头,“正是!她是我一手养大的小徒弟!我最重要的人!”

    感觉好似被人打了一闷棍,明明已经做好了准备,但是真的看到这一幕的时候,她还是有些难受。

    龙涵燕,竟然是秋行风的徒弟,是他最重要的人,而她,不过是一个陌路人罢了。

    但是宫以沫毕竟是心境强大之人,这种闷痛只是一瞬,她就调整过来了,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徒弟说的都是假的,我没有轻薄她,方才那个逃跑的女子,也真是小偷。”

    “你骗人!你不仅无耻,还满口谎话!我非要打死你不可!”

    龙涵燕见有人撑腰了,拿起鞭子就想再打!但是却被秋行风拦住了, 他有点为难,看了看宫以沫,又看了看龙涵燕,为什么这人说的,跟他徒弟说的不一样?

    龙涵燕被拦着,十分怨恨的瞪了宫以沫一眼,不知道为何,她就是很讨厌这个人!恨不得他消失了才好!

    所以她狠掐了自己一把,挤出了几滴眼泪来,可怜巴巴的说道,“师傅,你还不相信我么?!你徒弟我是那么不分青红皂白的人?”

    秋行风还在想青红皂白的意思,那边却越哭越大声了!“前几天人家要杀我,师傅你也没有帮我报仇,现在有人欺负我,师傅也不信我!什么师傅嘛!我不要你做师傅了!”

    她这样一哭,秋行风就慌了!小时候龙涵燕一直陪他玩着长大, 为什么不要他?就因为眼前这个人?

    这样一想,他对宫以沫也有几分怨气了,忙道,“燕儿别哭,我这就给你报仇!”

    说着,他就朝宫以沫出手了!

    他施展轻功,一手呈爪式朝宫以沫抓去,而宫以沫飞身后退,看着秋行风一点点逼近,似乎一下就回想起了当初,他们在山顶上过招的时候……

    那时候她厌烦了这一切,厌烦了每天都是一样的人生,说要下山。而秋行风睁着一双比雪还要干净的眼睛看着她,糯糯的恳求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不要走?你是我最亲的人了,你走了我怎么办?”

    但是那时候宫以沫不听,一心要出去闯荡世界!

    “要不我跟你一起走吧!”

    他好似下了某种决心这样说道,可是那时候自己是怎么回答的?

    看着他雪白的手挥到自己眼前,不同于曾经只是切磋,这一次,他是用了狠力的。

    当时自己很认真的思考过,然后说。

    “外面的世界不适合你,干净如你,只能待在这里,然后等我回来。”

    可你没有等我,转眼就找了一个小徒弟,是不是只要那时候陪着你的,就是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人?就是你能够为之付出生命的人,而并不是非我不可?

    你果真纯净如雪,也绝情如雪啊!

    宫以沫一手将他的手打开,泄力打力,秋行风不防之下,竟然被她一招打了出去!

    差点忘了,这一世这个时候,他才第五重啊……

    秋行风惊呆了,他第一次对自己的武功产生了质疑,原本只有师傅能打败他,为什么上次那个男人可以,这一次,这个陌生的人也可以?

    龙涵燕突然怒了!她扶着秋行风却质问他,“你不是武功很好吗,怎么一个两个都打不过!那你还来找我干嘛,回去云顶山练功去吧!”

    方才宫以沫只出了一招,所以龙涵燕并没有发现端倪,见秋行风委屈的低下头,宫以沫感到有些不忍,但是她闭上眼,心想,他回去了也好,省的给龙涵燕当枪使!

    所以她冷冷一笑,“本公子也觉得你学艺不精,不如再回去练练。”

    秋行风被打击到了,一边是高深莫测的高手,一边是嫌弃自己的小徒弟,他瘪了瘪嘴,道,“可是火云草还没拿到……”

    就算要回去,他也必须得到火云草!

    宫以沫这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,秋行风的师傅因为天生血脉不通,强行练功,时常要靠吃药来维持血脉畅通,而火云草就是其中最重要的一味药材,偏偏在北地才有,所以每一次,云顶山都要花高价购买,而且有价无市,难怪他们会出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也难得……秋行风找人之于,还记得这件事。

    她哪里知道,秋行风这次是打着找火云草的幌子,下山来找徒弟的,所以当初在边城,他没找多久就放弃了,还好在这里遇道了龙涵燕,让他又记起了这件事,不然真的要空手而回了。

    宫以沫本来见他不愿回去,也不想再管,准备继续赶路了,眼不见为净!

    但是听到他要去边城的无望森林去找火云草,又想起与火云草伴生的另一种药植正好能为她所用,便起了一起走一遭的心思,反正已经到这里了。

    可是她看了龙涵燕一眼,此时她正用一种极其怨毒的眼神看着自己,好似她是她的杀父仇人一般,所以,她放弃了这个想法。

    深深的看了一眼秋行风,她转身准备离开,没想到,竟然被龙涵燕叫住了!

    “等等!混蛋,你敢不敢留下姓名!今日之仇,我他日必报!”

    宫以沫哑然失笑,她们之间有仇么?

    所以理都不理她便离开了,立下龙涵燕在原地愤恨不已!默默的将宫以沫的脸记在了心里,就好像带着某种执念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