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二百零六章 痛苦让人窒息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宫以沫的安静让宫抉满足之于又有点不安……每次当她想做一些让他不高兴的事情时,就会变得非常乖巧,这一点,让他恨得牙痒痒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反抗?”

    宫抉放开她,沉声问,“你不推开我,可是因为在你心里,是有我的?”

    宫以沫看着他半响无言。

    她的沉默,让宫抉心里一痛,不过没关系,他打起精神来,又问。

    “上一次,你说过,如果我爱你,要我凭实力……如今,我抓到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凝视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你还会走么?”

    他那样的小心翼翼想,满心期盼迫切,只为了她一点点回应。

    可宫以沫看到他真挚的双眼,心知他当真没有放下过这段感情,沉默一瞬,最终缓缓道。

    “我还有事要做。”

    这一下,让原本温柔的他,身上的气势突然暴起!手紧紧的抓住她的手腕,毫不放松!

    “我能问问为什么么?”

    有事要做?这样的理由,当他还是小孩子么?!

    他努力压制着自己的怒气和愤恨,生怕伤了她,可是更怕她离开,那……他真的会忍不住伤了她!

    宫以沫叹了口气,月色下,她神情迷茫,但是依旧坚定。

    “这样说吧……其实,是我不想深陷情爱之中,也没有精力去堵世间悠悠之口,更不想给你带来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麻烦!”

    宫抉连忙说道,“不管你带来什么,都是对我的恩赐,不是麻烦……”

    他轻轻的抱住了她,就好像抱住了整个世界,让他满是杀戮的心,竟然生出一丝感恩来。

    “也不需要你去堵住流言蜚语,只要你点头……我会做好一切!凡是敢乱说话的人,我都会让他不得好死!你……什么都不需要管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深陷情爱……那难道不美好么?你会被我视若珍宝,疼宠一生,为什么不愿意?”

    说到此,他突然有些痛苦,“还是你不愿意的原因,只是因为对象是我?”

    宫以沫道伸手拍了拍他的背,幽幽叹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针对你……不嫁人,不爱人,是我心意已决,并一视同仁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!”

    宫抉将头埋在她脖子间,沉声质问她!

    他那样痛苦,整个人都因为求而不得在悲鸣,为什么……他苦苦深爱的人,竟然不愿爱人,一点点的爱情都不愿意分给他,而愿意给他的,只是那些可笑的亲情!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不知为何,宫以沫突然想起上一世,她临死前说的那句话——

    如果有下辈子,我一定让他们都不好过……

    她连连摇头,甩开这些念头,却又想起当初征战前,践行时,宫澈拉着她的手说——

    不论何时归来,此生都不相负。

    后来脑海中有闪现出苏妙兰得逞的嘴脸,以及宫抉……对她毫不掩饰的杀意!

    她一激灵!

    猛地想起她佛前立誓——下一世,她再也不要爱谁了。

    对,她再也不要爱谁了,不爱,则不恨,不怨,不念,不苦!

    感觉到宫以沫突然变得决绝的情绪,宫抉忍着嗜血的冲动,一字一句的问!

    “即便,只是留在我身边,被我疼爱都不行么?!”

    他退后,压下所有的痛苦,勉强的露出一个笑来,低声的请求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可以不爱我……”不可以,不可以!

    “只要你在我身边……被我爱就够了,这都不行么?!”

    宫以沫看着他,他越来越像了,像上一世那个摄政王,他专权夺势,笑着一点点架空了她。

    有的东西,能忘记的早都忘了,比如仇恨,可是不能忘的,她怎么都不能忘,比如创伤。

    这世间最美好的是爱情,并不是因为它最甜蜜,而是它时效最短,风险最大,越危险,越沉迷。

    所以她摇头,月光下,她神情冷漠而坚定!她不需要被任何人影响,这一世,她只想为自己而活!

    宫抉的双眼渐渐变深,变红!

    他身上的戾气不断的在增加,在蔓延!但是一直压在一个临界点,死死的压制着,不曾爆发。

    他最后只问一句。

    “到底如何,你才会属于我?”

    宫以沫闭上眼,扪心自问。

    既然这一年多,他都不肯自己放弃,那么她便逼他放弃好了。

    所以,她逼自己冷下脸来,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我一直属于你,不过是以姐姐的身份,如果你不愿意,我们还可以……做陌路人。”

    陌路人!

    一句话,让宫抉脸上血色尽失!

    原本压制的戾气好似顷刻间统统消失!只剩下了惶恐和不安!

    他整颗心好似被千刀万剐,撕心裂肺的痛着!他甚至不敢相信,这会是皇姐对他说的话!

    “陌路人?”

    水中,他后退,却险些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整个人沉入水中!

    他半响才稳住自己的身子,指着自己轻声又问。

    “陌路人?”

    宫以沫看着他神情癫狂,心有不忍,但是还是咬着牙,没有说话!

    因为一旦她接纳宫抉,宫澈必然不会甘心,而且他们之间又是那样的身份,这哥哥弟弟姐姐妹妹的,他们那样的位置……这样的感情对他们来说,只会是麻烦。

    或许刚开始,还会因为爱情愿意去解决那些麻烦,但是后来麻烦越来越多,甚至威胁到他们的时候,他们总会有厌烦,厌倦的一天,到时候,她该如何自处?

    而她自己,也是最讨厌麻烦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所以感情这东西,最好还是算了吧。

    她不需要,没时间,或许,也不敢尝试。

    所以她狠下心来,说道,“你我生为姐弟,是不可否认的事实,或许你不怕被人抓住把柄恶意中伤,不怕我这个麻烦体带来无数的麻烦,不怕陷入纠缠不休的爱恨情仇当中,但是……我怕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转身想走,却被宫抉紧紧的拉住!

    他猛地用力将宫以沫抱到了岸上,草地上,他死死的压住了她!

    一离开水,风一吹,她身上因为冷而微微瑟缩,但是她双眼清亮,并且无视了宫抉的痛苦,坚定不移。

    “谁要跟你做姐弟?”他笑,笑得越来越大声,“我只想做你的男人!你说的那些,我都不怕,不在乎,你怕,我也会为你摆平,现在……成为我的女人吧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