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一百九十八章 宫抉来了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此时天色渐晚,宫以沫和宫澈并肩走在街道上,各怀心思,一时间都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宫以沫心里思量着,如今她的易容术比起当初好了不止一点半点,而且曾经最难掩饰的神韵,如今也能模仿的惟妙惟肖,应该不会有问题,但是一想到当初,宫澈在宫抉的庆功宴上一眼就认出了她来,她又有些没底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,他们竟然已经不知不觉走到城边了。

    宫以沫松了口气,向宫澈行了一礼道,“感谢太子相送,只是送君千里终须一别,来日,还会再见的。”

    她低着头,却半响等来了宫澈一句。

    “请问先生,之前不是有人与先生同来么?那位李先生去哪了?”

    宫以沫抬头,神色不变,“此事顺利,小人让他先回去报喜。”

    宫澈点点头,又指着城墙道,“时间还早,先生可愿意与孤上城门一游?”

    宫以沫顿了顿,看了一眼宛城的城墙,笑道,“那小人便却之不恭了。”

    她感觉自己的脸都要笑僵了,跟在一脸深思的宫澈身后往城楼上走,心里暗自嘀咕,他这是发现了还是没发现?还是怪她太急切了,为了独章船队而拿出了匕首,所以惹他怀疑了?

    直到两人上了城墙,凉凉的夏风一吹,宫以沫才觉得精神一振,而这时,宫澈终于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,如果现在她在这,我会如何么?”

    他没有用自称,而是用了一个“我”字,这一点,让宫以沫心尖一跳。

    “会如何?”

    宫澈突然看着她,城墙上的人因为他们上来都退了下去,但是火把照着他的瞳孔明明灭灭,有种惑人又深沉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会抱住她,不再让她离开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让宫以沫一顿,不知如何作答。

    见她为难,他咧齿一笑,“开玩笑的,我并不会如何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移开视线,手撑着城墙轻叹了一声,“我又怎么舍得做任何伤害她的事呢?”

    宫以沫听着他语气中轻缓而认真的态度,忽然有些心虚,作为奢月她不好接话,所以默默的听着,也许宫澈只是想找她传话呢……

    他仰头看着月亮,留下了一个精致的侧脸,温柔而成熟,这样的他,想必很容易让一些少女,怦然心动吧,比如当初的她……

    在宫以沫东想西想之际,宫澈幽幽叹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她在这里,我其实只想告诉她,我很想她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终于忍不住说道,“她是您妹妹啊!”

    他失笑,“这句话很多人都对我说过。”

    他双眼痴痴的看着宫以沫,似乎又在透过他,看另一个人,“先生可曾有喜欢过人?”

    宫以沫不由想起上一世,上一世最开始,她是很喜欢,很喜欢他的,只是后来的战火和杀戮,磨灭了她的一切感情,包括爱情。

    她不恨,自然也不爱了。

    所以她低声道,“……曾心悦过一人。”

    宫澈淡淡笑了,“想不到先生也是性情中人,那么,先生肯定能够体会我那种心情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目露神迷,似乎十分惘然。

    “那是一种……时而辗转反侧,时而如上云端,时而心痛如绞,时而相思入骨的感觉。这种心情,我以前不懂,后来我懂了,只是让我懂的人,刚好是我的妹妹罢了。”

    还真是刚好……宫以沫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“如果她在这就好了,我真的很想问问她,为什么这一年多来,连一封信都没有,是害怕?还是厌恶?我都无从可知,每每想起,都觉得痛苦之极。”

    他的手握成拳,一下一下轻轻敲打着自己的胸口,明明嘴角带笑,周身却是化不开的悲伤,好似另一面灵魂,在哭泣。 他睫毛轻颤的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如果她在这,我想告诉她,如果坦白的代价是再也不复相见,那么我希望她能忘了那一天,我也会忘了那一天,让这一切重新开始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让宫以沫的心情一动,他真的愿意忘记一切重新开始?

    见她深思,宫澈目光灼灼的盯着她,眼底深处,似有火在燃烧!

    他是真的会忘记一切,重新开始么?

    不……不不。

    只有将人绑在了身边,他才有机会,他太痛苦了,也太渴望了!他觉得,这样没有她的日子他过得快要死掉了!所以只有她在身边,哪怕能日日看上一眼,都是一种缓解。

    所以他对眼前的人展露出他最柔弱的一面,将所有的悲情都表达出来,他知道,沫儿十分洒脱,但也最为心软,吃软不吃硬。所以只要眼前的人是她,一定会露出破绽。

    他要小心的隐忍,为了一个他渴望的结果。

    宫以沫被他盯住,不知为何,明明是温情的场景,她却感觉背上的寒毛一根根竖了起来,她甩了甩头,叹了口气道。

    “殿下情深,小人虽不能理解,但还是会将话带到的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她看了宫澈一眼,“只是可惜,她不在这。”

    她这句话,让宫澈苦笑道,“她此番不来,可是厌恶了我?”

    宫以沫笑道,“虽然小人不是女子,但是也看得出来,她并不厌恶您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她对我,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?”

    宫澈突然眼神发亮,紧绷着身子,克制自己不将对方拥入怀中,将痴心苦盼的心情表达的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宫以沫有些不忍,但还是果决道。

    “她的心思,小人或许能猜到一些,在小人看来,她,是不会为了谁而停留的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宫澈急急道,“即便她要做什么,与我在一起不会有碍的,我不会给她带来任何麻烦,我还会帮助她,支持她!她要做什么都可以!哪怕和整个国家对立,我也会站在她身边!”

    宫以沫想,那为何上一世,你不曾帮助我,支持我?背叛世界站在我这一边?

    这个念头只时一瞬。

    她心知,不同的遭遇会导致不同的人心和结果,只是有的伤害,就算她忘记了,不在意了,还是会有阴影,所以她抗拒。

    “她曾经对小人说过,她不相信世间情爱,认为那不过是镜花水月,经不起风浪的,所以她不嫁人,这句话,是真的,并且一视同仁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