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一百九十二章 错过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上一世,师尊带着师傅去大煜拜访,而小小的她因为想偷跑却被宫人发现,情急之下撞到了他,让他救了下来。

    当初才十一二岁的秋行风对三岁的小奶娃十分感兴趣,恰好上一世宫晟很不待见她,见秋行风喜欢,就直接放人了,所以她成为了他的徒弟……

    可是这一世,她不忍心去打扰他的生活,却不知是不是有其他人像当初的她一般,懵懵懂懂的撞进了他的怀里?

    “有啊……”

    秋行风有些奇怪,却还是老实的回答,双眼带着一丝憧憬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,我就是去找她的,那个小丫头说话不算话,明明说好了一个月就回来,她都去了半年了,也不回来看我……”

    一句颇为委屈的话让宫以沫的心好似被撕裂了一般!她深吸气,再吸气,可是那悲伤,还是让秋行风敏锐的感觉到了,而且他还感觉道,这位姑娘伤心,不是因为食物被他换走了,而是因为他有了徒弟。

    难道她也想拜师?

    那可不行!想到他那小徒弟生气的模样,他十分义正言辞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姑娘想拜师,那就算了,因为我已经有徒弟了,姑娘若是没事,我可走了?”

    说着,他做了一个准备走的姿势。

    宫以沫没忍住,眼泪再一次落下。

    因为赶路而懒得易容的脸,变得煞白。

    她哭了许久,而秋行风一直都没有离开,最后,她好像终于想通了什么,再一次拿出了一些食物,一股脑的全部塞在了他的怀里,然后飞身上马,越过他快马离去。

    秋行风有点愣了,他看了一眼奇奇怪怪的女孩背影一眼,不浪费的他美滋滋的将食物都收到了小包袱里,看着包袱变得鼓鼓囊囊的,他神情满足,就是有点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方才那个姑娘好似很伤心啊,原来竟然有那么多人想做他徒弟么?想着他美滋滋的决定将这个消息告诉他的小徒弟,至于刚刚那个姑娘,此生,大概不会再见了吧。

    而宫以沫心里想的也是如此,此生,她只怕一辈子都不会去云顶山,所以想再见到秋行风,只怕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也罢,这一世,没有了她的干预,或许他会更加快活,至少,不会沦落到上一世的下场。

    就这样,她快马加鞭的赶路,竟然很快就到了宫澈约定的地方。

    宛城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宫澈,已经早早的等在此处了。

    这几日,他听手下回禀,并没有看到沫儿的身影,想必是易容了,所以他才找不到。

    约见是约在三日后正午,宛城最大的名楼,万红楼。

    不知道他有没有猜错?这样想着,宫澈更加焦急。

    三日时间,便在这种期待和煎熬中慢慢过去。

    宫以沫抬头,看着偌大的万红楼三个字,微微惊叹。这座楼里面,汇聚了无数有钱的青年才俊,论诗作赋,而且楼中的“万字禅茶”也是一绝!所以一位千金。

    宫以沫身边的一个小个子男子有些期盼,又有点畏缩,他也抬头看着牌匾,喃喃道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可以进去么?”

    这里都有钱的才子才能来的地方,他这样的穷书生,不会被发现,然后赶出来吧?

    宫以沫淡淡道,“昨夜我让你背的,你只要都背下来就行了,其他的,不用担心。”说着,抛了一锭银子给他,“这是定金。”

    看着手里的银子,书生李怀底气足了不少,然后便进去了,马上就有小斯前来接待,他便被指引去了约定的房间……宫以沫在后头看着,神情莫名。

    说她粗心,她此时偏偏又谨慎了起来,只是她并没有想那么多,而是觉得,此事事关重大,万一宫澈亲自来了,她贸贸然跟他见面,多尴尬啊,只是,也许他也认不出自己来……

    宫以沫摸了摸自己的脸,多了几分信心。

    穷书生李怀被引到了一间十分豪华的包间,他有些好奇的左顾右盼,却又记着宫以沫的话,按捺住自己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一个年轻人走了进来,他看到李怀,先是皱了皱眉,然后打量着他,带着探究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幸会幸会,鄙人徐元,敢问兄台高姓大名?”

    李怀有些手足无措,连忙起身施了一礼。

    “鄙人李怀,见过徐公子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宫以沫在楼下大厅里坐着,看到来的人是徐元,不由有些惊讶,她的眼神一直追随徐元上楼,没想到,他竟然跟着太子哥哥了么?

    她看了看自己,觉得自己这身伪装估摸着徐元肯定看不出来,不如去见上一见,但是想了想,还是算了,再等一等吧。

    徐元看到李怀,觉得很失望,当然,还有人比他更失望,那就是早早就到了隔壁暗室的宫澈。

    他从李怀进来开始就一直在打量他,却不曾在他身上看到一丝沫儿的影子。

    原本他还以为是沫儿找来试探的人,谁知这个李怀看着畏缩,但是问道一些问题的时候却说得有条有理,颇有文采。

    宫澈失望之下,便起身离去了。

    在离开时经过大厅,他因为心思郁郁,不曾抬眼多看,这时,一阵剧烈的咳嗽声传来,他下意识看过去,惊觉的发现,那个人的背影,好似有点像沫儿?

    他仔细的盯着那人,并且朝她走了几步。

    谁知下一秒,那个咳嗽的人猛地一拍桌子呵斥道。

    “小二!你过来!你给小爷上的是酒?我看是马尿吧!”

    那粗俗又粗犷的男性嗓音让宫澈再一次失望!走向她的脚步堪堪停住,然后甩袖头也不回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这时,小二有些委屈的上前,“客官……这可是小店最好的酒了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见宫澈走了,一直紧绷的背脊猛得放松,并且长舒了一口气!天知道方才她听到宫澈脚步靠近,她整个人都要炸毛了!

    她小手飞快的拍着自己的胸口放松,然后塞了一锭银子给小二。

    “抱歉抱歉,方才是我开玩笑的,真抱歉!”

    她道歉,又得了银子,让小二虽然觉得莫名其妙,但是也心满意足的走了,留下宫以沫趴在桌子上无语凝噎。

    宫澈,他还真的来了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