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一百八十七章 懦弱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宫以沫一宿都没有离开,她一直坐在屋顶上,人好像化为了雕塑,守了一晚。

    这一晚,对云锦来说何其难熬,但是对宫以沫来说更是如此!

    听着那几乎彻夜未消的哭泣声,她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做错了……那样一个人,她或许懦弱无用,或许好哭畏缩。

    但是也干净纯良,她,是第一个敢对她说,因为嫌弃皇帝丑而不愿邀宠的人。

    宫以沫想起前些日子闲聊的时候,她偷偷的说想再去民间的乐坊跳舞,她说那是她最美的时候,所有的人都为她的舞步倾倒,她很想再去一次。

    ……或许她确实一味的在给金允添麻烦,可是金允也甘之如殆吧,这样一个有些小可爱的脆弱女人,真的让人没办法不去保护她。

    第二日,皇帝走的时候,是面带笑容的,让他眉宇间多日的阴霾被驱散,宫以沫冷眼看着他走远,连忙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她进门的时候,云锦正在穿衣,她吓了一跳,紧紧的护住自己的胸口,如惊弓之鸟!

    宫以沫看到她身上那些青青紫紫的痕迹,眼中,是她自己都控制不住的怒气!

    金胜那个狗皇帝到底懂不懂怎么怜香惜玉?!

    见是宫以沫,云锦有些狼狈的想整理一下自己,可是她现在身上没有一处完好,遮又有什么意思?

    这些暧昧的痕迹让她无地自容,见宫以沫坐过来,她不由自主的往床里面缩去。

    “别动!”

    宫以沫突然抓住她,手心下,她的身体微微颤抖,不知是因为害怕,还是因为昨夜留下的恐惧。

    宫以沫安抚着她,然后一点一点扯掉了她抱在胸前的被子,连同穿了一半的衣衫,让她暴露在自己眼下……娇嫩,而脆弱。

    见宫以沫看着她不说话,云锦有些羞赧的说道,“陛下,他已经答应我了,他说,他不会送允儿去娄烨!”

    她语气里有些小骄傲,似乎已经忘了,昨夜她是怎样凄凄惨惨的哭了一夜,忘了自己被怎样的对待。

    宫以沫掩下心里的复杂,夸奖道,“我就知道,除了你,没有人做得到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让云锦的脸微微发红,有些别扭的转过了身子。

    “姑娘别看,我这残花败柳之身,只会污了你的眼睛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却拿出一瓶药来,“云锦夫人的身子,必然是天下最漂亮的,否则怎么生得出金允来?”

    她手指染着膏药,在碰到她肌肤的瞬间,云锦忍不住一颤。

    她有些疲惫的闭上眼睛,竟然是任宫以沫为所欲为了。

    淡淡的药膏香,让她神情舒缓了不少,从刚刚就一直紧绷的神经,也渐渐放松而来下来。

    她突然道,“昨晚,姑娘一直都没有离开吧?”

    宫以沫顿了顿,轻声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。”

    云锦笑了笑,闭上眼的她,那笑容显得有些凄苦,她突然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其实……昨晚有很多次,我都受不了,想找你呼救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呼吸不由放轻了,几乎在屏息听她讲话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只要我喊,你绝对会来救我,你上次还教育允儿,其实姑娘你有时候,也是个不顾后果的人啊。”

    她半睁着眼睛,长长的睫毛轻颤着,似乎在害怕。

    “但是我忍住了,每一次,我都对自己说,在忍耐一会,再忍耐一会就好了,没想到这一忍,就是一个晚上,和噩梦一样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垂下眼没有说话,她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其实昨晚我更希望你能冲进来救我走!这样我就有借口了,不是我没有勇气,不是我不想坚持,是你打断了我的坚持……可是,你没有。”

    她没有忍不住,也没有冲进来,那低哀婉转哭声让她内疚,却不会让她失去冷静。

    “所以昨晚有很长一段时间,我都是恨着你的!”

    云锦说完,睁大了眼睛转身,看着宫以沫。

    “而且,我发现,恨一个人的时候时间会过的更快,所以我更加的恨你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一手拿着药瓶,一手悬空的看着她,神情,竟然有些悲悯。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不恨皇帝?”宫以沫淡淡开口,“那个直接对你施暴的人,那个造就了你们苦难的人,你为什么不恨他?”

    宫以沫的问题,让云锦夫人微微张开了嘴,不知道如何反驳。

    “因为,你懦弱!”

    宫以沫看着她,眼底是浮动的光,她语气也很轻,并不像在反驳人。

    “在你心里,皇帝是高高在上不可打败的,而在你心里,我跟你一样,是一个女人,但是我却比你自在的多,恨他,让你感觉到可怕,因为你觉得不可能是他的对手,但是恨我就变得容易得多,因为在你心里,女人再如何,都是弱者。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

    云锦脸色发白,被这样赤裸裸的揭穿,让她几乎承受不住!她痛苦的抱着头摇头,不是这样的!

    “你还记得你前几日跟我说的那个愿望么?”

    云锦突然不动了,低着头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“你说你想去民间乐坊跳舞,再体验一次让世人为你的舞姿倾倒的感觉,你还记得?”

    宫以沫说到这,突然有些烦闷的松开了一点胸前的衣领。

    “你说得对,我有时候冲动起来确实不顾后果,所以我现在问你,你还想去么?如果你说想,我拼死送你出去一回,不管成不成,我说到做到!”

    云锦闻言抬眸看着她,眼里竟是闪烁的泪光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当日种种,就当一场梦吧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因为,已经晚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语毕,宫以沫听到一伙人匆匆而来,隔老远便笑着唱道。

    “圣旨到……杂家给娘娘贺喜来了!”

    宫以沫躲在一边,不一会儿,一群人走了进来,他们见云锦衣衫不整,连忙过来帮着云锦一件一件的穿衣,整个过程云锦神态漠然,好似变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为首的太监满脸堆笑,“云妃娘娘好福气啊!这么多年陛下都忘不了您,可见对您情深意长。”

    云锦突然看了他一眼,那太监连忙反应过来,笑着拍了自己的嘴巴一下,“瞧奴才这张破嘴!什么云妃娘娘,分明是云贵妃啊!娘娘休恼!”

    云锦突然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错了我的位分。”

    那太监脸色一白,谁知道冷宫的咸鱼还会翻身?

    他正想说些讨好的话的时候,云锦却看都不看他说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说错了,那就自己掌嘴吧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,让所有人惊呆了,谁不知道云锦是个懦弱的性子?

    但是那太监毕竟不是一般人,连忙扇自己耳光子,下手挺狠,啪啪啪的声音在冷宫回响,一边打,还一边说,“奴才错了,求娘娘原谅!”

    宫以沫在暗处,看着云锦在惩罚太监时,那眼神,从微微的不安害怕,到快意,到凛然。

    然后在扇耳光的声音中,换好了衣服。

    她瞥了宫以沫藏身的地方一眼,又环视了一圈,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“以后,本宫就是云贵妃了,这里的一切——烧了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大步走了出去,而宫人们闻言,连忙将火折子拿出来点燃蜡烛点火,笑话,这可是皇帝的心上人,她们可得罪不起!

    在一片火光中,宫以沫目送云锦离去,而火烧起来之后,云锦也适时回头,虽然看不到对方,她们的眼神却好像碰撞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一眼,决绝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