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一百八十六 最无奈是人间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云锦失神的坐在窗前,昨天不仅是金允一个人大受打击,就连云锦也好似被打懵了一般,那因为不谙世事而有些天真的眉眼,第一次染上一丝愁苦。

    宫以沫看着她的背影,一边吃点心,一边幽幽说道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,只要再给安王按几个莫须有的罪名,就够安王吃一壶的了。”

    云锦叹息,“奢月姑娘真是料事如神,希望这件事就能这样过去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过去?”宫以沫微微挑眉,“你该不会以为皇帝会放过金允吧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?”云锦好似受惊一般回过头来,“我儿也是受害者啊,而且陛下处置了安王,难道还要找允儿的麻烦?”

    宫以沫抬手给自己倒了杯茶,颇为无力的说道,“你也不想想,娄烨的鹰王在大煜受了这样的苦楚,如果我是皇帝,为了不引起战争,我肯定会让那个鲁查变得神志不清!到时候,人还是给他还回去,反正他也告不了状了,再送个身份高贵点的人做替罪羊……这件事才算过了,那你觉得,谁比较合适呢?”

    云锦闻言,腾地一声站起来!

    她瞪着宫以沫,就好像事情已经发生了一般!

    “为什么一定要是我的儿子?大皇子让这件事人尽皆知,为什么不能是大皇子?!”

    宫以沫一句话,让她的怒气好似一下被扼住了喉咙。

    “因为……大皇子的母妃受宠啊。”

    这一切,宫以沫并没有在金允面前说过,金允他肯定也不会提,因为他不想让冷宫的她们担心,但是宫以沫却觉得,有捷径不走,就是蠢了,所以她说出这番话,毫无负担。

    如何摆脱金允的困境,云锦复宠就是最好的方法,毕竟看得出来,金胜对她余情未了。

    只是,这段时间金胜心情不好,她大概要吃些苦头。

    但是转念一想,做不做还是随她自己的,免得到时候发生了什么还要怪她,所以她又耸了耸肩,道,“如果你不愿意也没关系,反正我相信金允还是能摆脱这个困境的,你……只需要被他保护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她……本就是被保护的一个啊。

    云锦张了张嘴,想否认。

    她还砸过大皇子的头……反抗一个人,好像并不是那么难,虽然她当时很害怕,但是走出了第一步之后,她觉得好似推开了一扇新的大门。

    变强一点,并没有那么难。

    她对自己说。

    那些人,也没有她想的那么可怕!

    接下来好几天,他们都没有见过金允。

    宫以沫知道,他肯定又在用钱财买路了,倒是安王最近十分倒霉,被皇帝盯上之后,又被人翻出几笔旧账,皇帝虽然没有发作了他,但是每一次看着他的眼神,就好像毒蛇一般,带着探究。

    后宫女子更加不好过,因为受了那样的折磨,皇帝为了证明自己雄风不减,对她们那是百般折磨,很多嫔妃都因为受不了疼痛而得罪了皇帝,总之,这一段时间死了不少人。

    ——不久后,太医院传出一个消息来。

    那就是娄烨的鹰王,疯了。

    宫以沫估摸着,这个消息传出来之后,下一步就是替罪羊的事了,也不知金允为自己打点好了没有,不过她认为这件事肯定不容易,毕竟金允长得美,就是最好的借口,玉衡把人还回去的时候,也能底气足一点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当天傍晚,金允来找她喝酒。

    “你不想着怎么脱身,还有心思喝酒?”宫以沫坐在石凳子上问。

    “还能如何?尽人事,听天命。”金允笑了,似乎满不在乎,在他看来,那一晚他能逃过,已经是上天的恩赐了,他相信,他不管在哪,都能活的好的。

    “有几分把握?”宫以沫问。

    金允抿了一口酒,淡淡道,“五五之数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宫以沫夸他,“原本百分百一定是你,这么几天你就能扭转为五五之数,散了不少财吧?”

    这时候金允倒是不抠了,瞥了她一眼道,“钱财,乃身外之物。”

    而云锦在他们身后的窗户那看着,不曾上前。

    是夜,大臣们商议到了很晚才离开,总算敲定了章程,金胜胸口烦闷,便走了出来,出来后,他一想,反正已经决定把金允送去娄烨了,趁此机会,他还可以去羞辱一下那个贱人!

    所以,竟不由自主的朝冷宫走去。

    此时金允已经离开了,而宫以沫则留下来保护云锦。

    突然,皇帝驾临的通传声远远传来,宫以沫一挑眉,就要带着云锦躲起来。

    谁知云锦竟然拒绝了她!

    “皇帝马上就来了,你不怕么?”

    宫以沫有些奇怪,也有点不耐烦,谁知云锦表现的十分安静,对她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“姑娘的大恩大德,云锦没齿难忘,只是今晚,云锦决定,不再躲了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一下没摸清楚她的意思,却被云锦推着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姑娘离开吧!接下来的事,我想自己承担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宫以沫是真的诧异了,她没有想到一个懦弱的人会突然变得勇敢。

    云锦对她一笑,“因为姑娘说的对,我……是允儿的娘啊。”

    她看向院子外,听着脚步声已经越来越近了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不能一直依靠他,我……也应该为他所依靠,这,才是母子!” 这最后几个字,她说的掷地有声,就好像在为自己打气一般。

    宫以沫有些懵了,竟然就这样被她推出了门,而且云锦反手将门关上,用背抵住!

    脸上,却忍不住再一次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只是能一直依靠别人,真的好幸福。

    她却不能再自私下去了。

    金胜进来的时候,见院子里安安静静的,哼了一声,直接朝屋内走去,而宫以沫则跳到了屋顶上,她有些迟疑,第一次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。

    救,金允可能就会被送走,不救,这样一个弱女子,也不知会怎么样……

    迟疑间,屋内响起女人的哭声和男人怒骂的声音,让她的手抓着屋瓦,捏紧,又放松。

    云锦说,她也要试着为金允所依靠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若是金允在这,他肯定不愿意他的娘亲为他牺牲一点半点,如果可以选择,他宁可去娄烨。

    可是他去娄烨,即便留下了人照顾云锦,那些人又哪里会比金允更尽心?所以金允不能离开……所以,她……也不能插手。

    她听到下方声音渐渐小了,只传来女子低声呜咽的声音,和男子有些愉悦的哼声……到底是绝色美人,天生便懂得让男人开心……只是,当初不情愿,现在,只怕更加不情愿。

    宫以沫突然觉得有点冷了,为了这无可奈何的人世间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