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一百八十四章 守孝三年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云锦也不哭了,连忙去打水帮忙,屋子里就剩下他们两个人,和一地狼藉。

    宫以沫见他这样,心知他是受了不小的打击,但是她也不大会安慰人,所以就故作夸张的说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知道啊!我本来在行云宫本来待得好好的,但是心里总是觉得心绪不宁,突然想到这么晚也你也出不了宫门,肯定在这里,果不其然,还好让我及时赶上了!”

    她瞥见金允一点反应的都没有,只是在埋头擦药,顿了顿,又咧开一口白牙道,“多亏了我英明神武的第六感啊!不然你这张脸被毁了,简直是四国的损失!”

    金允这才抬头看她一眼,轻声问。

    “不痛么?”

    “嗯?”宫以沫被他问得一愣。

    金允再次垂眸看着她手心那触目惊心的伤痕,声音更低了。

    “这里,不痛么?”

    宫以沫闻言,突然有些讪讪的……

    “当然痛啊,怎么会不痛。”

    金允却笑,“既然痛,你为何还反过来安慰我呢?”

    宫以沫想都不想就回答,“你在外面受了委屈,回来你母亲听得直哭,你还不是反过头来安慰她?”

    宫以沫并没有深想,可是金允心里却翻天覆地的翻滚起来,不同于之前的愤怒,这一次,是另一种情绪……

    他睫毛不由颤颤的垂了下来,用一种貌似漫不尽心的语气道。

    “以后你觉得痛,也可以跟我说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笑了,她懒得蹲了,直接往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手被细心照顾着,腿还惬意的抖了抖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,这点小伤……”她满不在乎。

    “小伤?”金允不敢苟同,他的母妃,手指被针扎了都要委屈半天,以为是什么不好的征兆而伤春悲秋,可是她手上破了这么大两道口子,却说是小伤……

    那么深啊,可见她当时有多么急切,抓得有多紧!

    生平第一次,金允感觉到了被人呵护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这确实是小伤啊……”宫以沫语气清淡的说,上一世她受过的伤实在太多了,以至于她其实很怕受伤,也很怕痛,但是真的受伤了,却又不怕了,也只有宫抉在的时候,她会矫情的哼上几下。

    见金允不答,神情有些悲苦,她不由用那只完好的手去摸了摸他的头发。

    天下第一美人,他的头发丝都是美的,摸上去丝丝缕缕,滑不留手,而这他这么温顺的模样,让人心疼。

    “你也不用为了这几个人渣而否定自己,否定人生,你比他们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金允上药的手一顿,“你觉得我比他们好?”他苦笑,“也许只有你会这么认为吧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权势,没有力量,唯有有一张脸,是一个十足十的弱者。

    但宫以沫却摇了摇头,“你太小看自己了,你在身处逆境的时候,却还能不放弃希望,你在所有人都排挤你的时候,还能用聪明的头脑去左右逢源,找到财路提升自己的生活,而且你还会去力所能及的去帮一帮真正的弱者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摇头笑了笑,“一个有能力帮助他人,一个在逆境中仍旧努力,不放弃希望的人,一个孝顺而感恩的人,绝对不可能是弱者。”

    金允不由去看她的眼睛,一个人的眼睛是永远不会说谎的。

    可是他只看到对方眼里是满满的笑意,和绝对的真诚。

    她想告诉他,希望不是老天的谎言,而是值得他坚信的。

    所以她说,“你是一个诚恳又善良的人,在我看来,你比玉衡所有人,都要优秀。”

    金允闻言不由笑了,这一笑驱尽了所有阴霾,在灯火下美得能发出光来!他目光闪闪,再一次满含希望。

    他笑得那么好看,让宫以沫不由看呆了。

    “其实,当初我会想到去做歌姬,还是因为你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后知后觉的指着自己的鼻子,“因为我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他低下头,留下一个极其美好的弧度,“当初我虽然想了很多方法挣钱,可是入不敷出,皇宫就好像一个无底洞,后来……我听说了你的事迹。”

    他笑,“一个女子都能照顾幼弟从冷宫翻身,创下一番事迹,我突然很想看看,同病相怜的你,是如何做到的,只是我要挣钱,脱不开身,最后才想出了化身歌姬周游列国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张着嘴,久久不能言语,难怪她上一世,并不曾听过天下第一美人这号人物,原来是因为她,这一世金允有了完全不同的人生。

    宫以沫突然觉得信心满满!命运是可以改变的,所以她能挽救悲剧的同时,一定,也能实现自己的理想!

    她坚信!

    这边夜深又温馨。

    而远在大煜的镇国侯府,却大晚上的通火通明,时不时有人进出。

    眼看大小姐就要完婚了,可是镇国侯之母却一病不起,如果真的死了,大小姐光守孝就要三年,三年时间,太子怎么可能会等?

    苏妙兰有些急切的看着屋内团团转的大夫,夜深了,却一点睡意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怎么说病就病了呢?”

    她暗自咬牙,心里却恨对方真是给她添堵!

    明明只要五天,再过五天,她就要嫁给太子了!她想好了,等会大夫们出来,她便要他们想尽办法,也要拖过五天!

    她这边正想着要怎么说服父亲用些虎狼之药,却不想屋内传来一声呜呼!

    接着有老嬷嬷悲痛道,“老太太……殁了!!”

    这个声音传到了苏妙兰耳中,就好像一声惊雷!她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,差一点就要昏倒!

    却被一直站在她身边的亲娘眼疾手快的扶住了。

    “慌什么!”镇国侯夫人张氏低声道。

    苏妙兰泪眼摩挲,“怎么办啊娘,她怎么就死了呢,怎么就……”

    张氏连忙捂住她的嘴!见旁边没人注意这边,才在她耳边压低了声音道。

    “不管你现在怎么想的,给我哭!不能说一句埋怨!”

    苏妙兰本就伤心,她这么一说更是悲从中来,早不死晚不死,她还真是死得好啊!

    那美目中流露出几分怨毒来,她低声哭了起来,好似真的伤心。

    心里,却在酝酿一个阴毒的计划!

    她不管,死了又怎么样,太子妃的位置,只能是她的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