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一百八十章 床笫间的温度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她的话,让金允急促的呼吸终于渐渐平息了下来,双眼,也渐渐冷静。

    是啊,若是他不能成功,这一切有什么意义?他那么多的努力和付出又有什么意义。

    他放下玉枕,用极其冷清的声音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么对于他,你想怎么做?”

    宫以沫松了口气,露出孺子可教也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方才,他有跟你说什么没有?”

    时间紧迫,宫以沫也就直奔主题了,金允幽幽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然后颇为咬牙切齿道,“他说,我被那个人,换了一千匹马!”

    他现在连父皇都不愿意叫了,对那个人只有恶心。

    而他的话,让宫以沫露深思,她冷眼看了眼前衣衫凌乱的大块头一眼,露出一丝冷光。

    鲁查这个人因为一些嗜好为娄烨王所不喜,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,可是这人有些能力手段,又很忠心,所以娄烨王对他很信任,只是明面上做出对他厌恶的样子,混淆视听罢了。

    宫以沫伸手扯下了他脖子上的命牌,这东西他们娄烨有身份的人身上都有,不仅象征着身份,也能用来驱使下属,所以也叫令牌,见牌如见人。

    她看着上面几个小字,对金允道。

    “方才,我杀了外面守卫的四个人,而且他们还透露了鲁查身边保护的人不少,会轮流换班,等会,可能换班的人就会来,他们来了,却看不到值守的人,肯定会过来问,到时候你出面,用这个令牌,去命令他们做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金允并没有问为什么要他去这样的蠢话,他相信宫以沫,她做的每一件事都是有道理的。

    宫以沫笑了笑,“你也别怪我,你是他们王爷看上的人,他不能先面,也只有你能出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传什么话……你就叫他们去找玉衡帝,就说马匹交易作废!记住,只能告诉金胜一个人,他想不通的情况下,一定会大怒,来找这个娄烨王爷的麻烦,到时候,就能抓到马脚了!”

    金允点点头,将令牌收下。

    这时,他后知后觉的感觉到有些冷了。

    方才因为心情起伏,他没注意到,而玉衡的冬天比大煜更冷,他们这里也没有地龙,所以他这样浑身赤裸着,不冷才怪。

    而宫以沫却好似根本不曾注意到他没穿衣服一般,一边竖着耳朵等换班的守卫来,一边一双眼睛贼溜溜的打量着趴在床上的男人,眼里流露出不怪好意的光。

    一千匹马啊,这并不是一个小数目,要知道古时候动不动百万雄兵,那都是吹嘘的多,实数根本没有,而且娄烨盛产宝马,却管的很严,所以这样一笔交易,是不可能不通过娄烨王的,也不知这一次,娄烨王又想玩什么花样。

    想到了那个十分霸气又野心勃勃的男人,宫以沫摇了摇头,却见金允愣愣的看着她,似乎不知如何开口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金允揪了揪被子,不明白,为什么他一个二十岁的人了,又时常混迹风月场所,却在一个小姑娘面前会觉得这么不自在。

    她眼神落在他身上的瞬间,他就好像被烫到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这里没有衣服,我等会如何出去?”

    宫以沫理所当然道,“有衣服才会引起人怀疑好么?等会,你就披着这个出去!”

    说着,她一扯,将铺在床上的蚕丝被单抽了出来,丢在了他身上。

    不过这么一看,她觉得有点不妥。

    等会他走出去,鲁查的手下看到他身上一点痕迹都没有,实在不像被鲁查宠幸过的模样,这个王爷可是非常残暴的,哪懂什么怜香惜玉。

    她从怀里摸了摸,实际上是从空间里拿了一盒哑光眼影,和一些易容的工具。

    见她拿着东西靠近,金允抱着蚕丝被单竟然向后一仰,“你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他美目睁得大大的,虽然二十了,可是因为从小练舞的关系,他看上去就像十六岁的少年,身体都是处在半柔半硬的最好时光,嫩得出水。

    宫以沫笑了笑,“自然是给你化妆啊,你不想我亲自在你身上掐几个血印子吧?”

    说着,她就扑了过去,用小刷子在他身上细细的描画起来。

    她的眼睛里没有半分的欲念,有的只是清明,这一点,让金允松了口气的同时,又有点失望。

    他这张脸,凡是见过的人都恋恋不忘,不管是男人,还是女人,可是宫以沫却一点感觉都没有,金允想,大概是年纪还小没开窍吧……

    这时,宫以沫埋头在他胸前描画,那认真的模样,就好像在对待艺术品一般,还好她手里工具多,什么情况都不怕。

    但是她这样做可苦了金允了。

    那小刷子就好像一根羽毛,轻轻的在他身上撩拨,偏偏,他又是很怕痒的人,可宫以沫那样认真他又不敢动,只有忍着,可是宫以沫一不小心碰到了他的敏感点,他不由轻哼了一声,倒抽了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这低低的一哼就好像一下点燃了什么!让两个人都停了下来,大眼瞪小眼。

    金允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!方才哼出声来的不是他,不是他,不是他!

    而宫以沫半响才缓缓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你要叫就叫吧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她拿着小刷子继续涂抹,说的一本正经,“毕竟这家伙宠幸人的时候,动静肯定不小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还煞有其事的点头,“叫吧,等会人就来了,这样静悄悄的可不好。”

    他怎么可能叫得出来?!!!

    金允想找个地缝钻进去,做戏而已,不用这么全套吧。

    但是宫以沫却坚持了,“不行,你一定要叫,叫得激烈一点!”

    金允只觉得他的嘴巴好似黏在了一切,不说叫,他哼都哼不出来。

    但是现实给了他残忍的一巴掌,宫以沫见他不开口,在他胸前狠狠的掐了一把,这刺激来的又猛又烈,让金允一下叫出声来,他声音好听,这一叫让宫以沫浑身一抖,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叫的你魂都没了的那种吧?

    她摸了摸鼻子,继续画。

    原本金允涨红了脸,现在连身体都是红的了,可是看到宫以沫那么淡定,他也有些不服气了!不就是叫两声么?他在青楼里听得多了,难不成还不怕一个小丫头?

    想着,也不要底线了,低声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红账里好像一下就热了,在金允时而高时而低的声音中,宫以沫险些拿不住手里的小刷子,擦了擦汗。

    此时金允躺在床上,上半身都变成了淡淡的粉色,那精致的容颜衬着墨发,有种说不出的清纯与妖娆。

    不愧是天下第一的美人,美到了一定程度,简直不分性别!

    宫以沫在他身上画出了一个又一个暧昧的痕迹,在灯光下,就好像是真的一样,而她就是那个施暴之人,这床笫间的温度再一次升高……

    真是要命啊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