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一百七十五章 过往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他的怒火惊动了在偏殿批阅折子的安王,没错,这个皇帝的奏折都是别人批阅的,不过他很狡猾,并不是叫一个人,而是三个人轮流批阅奏折,他乐得清闲,而这位安王,就是他的弟弟之一,看着十分温和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陛下为何事恼怒?”

    金胜瞥了他一眼,咬牙道,“还不是冷宫那个贱人?!”

    安王笑了,“要我说,皇兄既然对她念念不忘,就应该放她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行!”金胜突然拔高声音,阴沉沉的看着他,“那个贱人!放她出来秽乱宫廷么?”

    安王看着他态度那么决绝,淡淡一笑,“陛下也不用发那么大火气,您看重她不就是觉得她美么?她那个孽种儿子,也不差啊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话让这位荤素不忌的皇帝有些迟疑,他虽然昏庸好色,后宫男妃也有几位,可到底还是有几分理智的!

    虽然金允是不是他儿子还两说,可是做这样的事,他还是有点迟疑。

    安王却道,“如今二殿下在民间呼声很高,百姓不明所以被他蒙蔽,殿下难道也要心慈手软?如果任由他壮大下去,以后大皇子殿下继位,可压不下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敢?!”金胜有些恼怒!“一个歌姬的儿子,还想翻天不成?!”

    安王眼里闪烁着幽幽的光,“谁说的好呢,人心啊,总是贪婪的。”

    等金允出来的时候,已经是傍晚了,宫以沫一个人躺在冷宫的围墙上,双手枕着头看天边的晚霞,嘴里叼着根枯草,有种说不出的落寞。

    玉衡与大煜的差别不大,天是一样的天,人也长得差不多,为什么她会有那种淡淡的思乡的感觉?

    一定是错觉。

    金允走了过去,在围墙下站着,叹了口气道。

    “公主,我母妃她天性如此,如果你有什么看不过眼的地方,还请多多包容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一下吐掉了嘴里的草,偏过头来淡淡道,“你一个被拖累的都没说什么,我一个外人能有什么意见?”

    他淡淡一笑,一举一动,还真是惊人的漂亮。

    “说什么拖不拖累?她是我母妃啊,是我此生最重要的人。”

    听他感慨,这种孝顺宫以沫可理解不来,只是问道,“为什么我看他们都很不待见你?你不是皇帝的亲儿子么?”

    说到这个,金允嘴角有些苦涩,他道。

    “当初我出生时,父皇特别高兴,因为母妃受宠,我的地位也水涨船高。可是后来,有人诬陷母妃私通,彻查之下,那个男人服毒而死,父皇对母妃也起了疑心。

    后来,后宫流言四起,嫔妃们要求让我滴血认亲,说来奇怪,我明明是父皇的亲生儿子,可是那血,就是融不到一起去!”

    他苦笑,三言两语,概括了那个动荡阴暗的岁月。

    “但是那个时候,皇祖父站了出来,他相信我是皇家子嗣,还说他年轻时曾经听过,亲骨肉也有血不相融的现象,所以一力保下了我。

    可自那以后,父皇就对母妃疑根深种了,常常非打即骂,加上母妃……她心里本来对父皇就没有感情,所以不欢而散之后,她搬去了冷宫,而我,养在了先皇后名下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点点头,“没想到你的身世这么曲折。”不仅有一个拎不清的歌姬母亲,还有一个更加拎不清的父亲。

    “你祖父说的是对的,这种情况确实有,而且看你母妃那样子,也不是个会偷人的。”即便有这个心,肯定也没这个胆!

    她的话说的金允脸上讪讪的,他上前来,手上用力,竟然也爬上了围墙,坐在了她身边。

    到底是常年练舞,身手还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他展颜一笑,“你也不用同情我,我还算幸运,先皇后无子,所以对我很是照顾,连带的,我母妃也能过的好一些,只可惜,她死得早,白白便宜了某些人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某些人,大概就是现在的皇后吧。

    宫以沫看着他过分耀眼的脸道,“你的舞也是你母妃教的?”

    他有些羞赧的点了点头,“先后死后,我的处境一下变得艰难起来,其他兄弟都排挤我,对我非打即骂,所以我只有躲到了冷宫。

    而母妃……她是个天真的性子,学识也有限,小时候我一直体弱多病,母妃说,她从小练舞,伤风感冒都不曾有过,所以每每在院子里练舞的时候,都带着我一起,慢慢的……我竟然也练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他淡淡一笑,有些自嘲的同时也觉得很满足,可能童年时,躲在冷宫练舞的那段日子,也是他人生中少数感到快乐的时光吧。

    “那,你为什么要化身歌姬惊云?”

    这个,是宫以沫最不理解的,在金允身上,她看不到一点点皇子的矜贵骄傲,他就好像漂亮的野草,不仅能放下身段去挣钱,更能抛弃男子的身份去做最不入流的歌姬,这一点在古代,简直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金允闻言更加不好意思了,他脸上有淡淡的红晕,这点点动人,让天边的云霞都黯然失色。

    他轻轻一叹,好似不在意,又好似在意。

    “因为……我真的很缺钱啊,父皇不管我,任由我自生自灭,兄弟排挤我,宫人看不起我,只有钱,能让我夹缝求生,活的更好。

    而我做歌姬,不仅能挣到钱,让母妃在冷宫也能过得舒服一点,还能有余力帮一般可怜的百姓,又能探听消息,知天下动向,久了我也就不在意了。”

    “即便抛弃男儿身也不在意?”

    宫以沫的话刺痛了他,让他的神情有一瞬间的僵硬,良久,他缓缓吐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不在意的。”

    他转过头定定的看着宫以沫,那双漂亮的眼睛里似乎盛满了星子。

    “这世界上,除了死,都是小事。”

    然后他又抬头看向天空,神情中,带着一丝不屈的意志和向往。

    “而活着,不就只有一个目么?那就想尽一切活得好……并一直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看着他微微扬起的侧脸,就是这样一个人,明明很苦,却依旧保持希望积极向上,明明很累,却还能照顾母亲,照顾一些可怜的老百姓。

    宫以沫突然觉得,这就是相由心生吧……他这天下第一美人,当得实至名归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