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一百七十四章 语言如刀锋般锐利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宫以沫朝天翻了个白眼,“能不能别哭?你知道你给你儿子带来多大的负担么?还哭!如果没有你,他本可以潇洒自在,妻妾和美,甚至那个位置都有机会争一争,可是因为你,他被人瞧不起,被人糟践。

    而你,你倒是好,往冷宫一躲,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看,见到他受伤了就哭哭啼啼的落泪,只怕还要他还要反过头来安慰你,我问你,你就从来不深想不羞愧么?你脑子里装的都是啥?”

    她又直白又刻薄,实在是让云锦受不住了!是,她活着除了拖累人,什么用都没有,如今最后的一点念想都被宫以沫无情的践踏着,她突然哀嚎一声就朝地上扑去,要去抢地上的匕首!

    宫以沫眼睁睁的看着她摔倒地上也不管,反而从用极快的速度跑去将门锁了,听到这么大的响动,金允连忙拍门,可宫以沫不顾身后金允有点急切的追问声,反而堵在门口,冷眼看着云锦将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,好整以暇的模样,似乎在等她刺下去。

    “刺下去啊,你在等什么?”

    宫以沫站在门前,看着地上的女人。

    此时她美目睁得大大的,那几乎贴到脖子的匕首尖端颤颤的,却怎么都刺不下去。

    宫以沫笑了,就是这样一个软弱的人啊,什么都怕,却还怨天尤人。

    “你是在等他进来救你?别想了,我给你看着门,你要死,就死吧。”

    金允听不请里面在说什么,他不停的拍门,但是却没有人回应。

    云锦几次咬牙,对宫以沫的冷血也生出几丝愤恨来,罢了罢了,既然这世界上的人都容不下她,她还不如死了算了!

    想着,她猛地挥手刺了下去,却在最后关头被宫以沫抓住了手!

    她用力,可是她那点力气简直不够看,那匕首纹丝不动,宫以沫手指一捏,她吃痛一声,匕首就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放肆!”

    此时她发髻凌乱,有种被人凌辱的感觉,她大哭起来,“你是什么人!你凭什么管我!你不是要我死么,我死给你看!”

    宫以沫反而没有方才那么咄咄逼人了,她伸手摸了摸云锦的发,可能是她的动作太匪夷所思,又给人的感觉太过强大,云锦哭了几声,后来竟然都不敢哭了。

    因为她知道,宫以沫是不会哄她的。

    宫以沫却摸了摸她的头发,轻笑道。

    “连死都不怕,你还怕被皇帝碰了身子么?”

    她一句话,让云锦的脸又白又红,似乎想反驳,却不知道如何反驳。

    “连死都不怕,你却害怕后宫的女人?连死都不怕,你为什么不能讨好皇帝,好好补偿一下你亏欠的儿子?连死都不怕,你为什么不能硬气一点,出冷宫去找那个男人?”

    “你等着人来救你,为什么就不能考虑一下自救的可能性?”

    宫以沫的手拍了拍她的脸,笑叹道, “我看,你真是心比天高,命比纸薄啊,你在冷宫皇帝都还来找你,可见荣华富贵唾手可得,可是你装模作样的拒绝也就罢了,还要再连累你的儿子一次,你听,你听他在外面有多着急?”

    宫以沫抓着她的肩膀让她冷静去听,金允此时已经在撞门了,他那样焦急,好似怕宫以沫会对她不利一样。

    这样的他让云锦第一次觉得羞愧不已。

    宫以沫将匕首又捡了起来,塞到她手里。

    “呶,还给你,不管你是要自杀,还是要杀别人,我不管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拍拍手起身,去开了门。

    开门之后,金允一下就冲了进来,看都没看宫以沫一眼,而是直接扑向地上的云锦夫人。

    “母妃,母妃?你怎么了?!”

    就好像还在做梦被人猛地拉倒了现实,云锦一下就拉住了金允的手,害怕的看了宫以沫一眼,躲在他身后怯怯问道。

    “允儿,你在外面,是不是过的很辛苦?!”

    金允有些奇怪,他连忙道,“不辛苦,不苦。”

    她还没有说什么事,儿子就一概说不辛苦,可见真的是在骗她,云锦再一次泪如泉涌,她到底是有多么傻多么天真,在冷宫待了十几年,一心沉浸在那些可笑心思当中,却忽略了最重要的人么?

    今日,若不是这个人点醒她,她还不知要浑浑噩噩多久。

    见她哭,金允已经有些见怪不怪了,连忙去哄她,而云锦看了宫以沫一眼,竟然自己站了起来,朝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这位大人。”

    她行了一礼,含泪道,“奴家此生已经毁了,再也没有指望了,只祈求大人能帮帮我儿,曾经是奴家错了,可悔之晚矣,求大人帮帮他!”

    她原以为,会对她说那样的话,会用心良苦的刺激她,点醒她,必然是会帮助她的儿子的,谁知宫以沫咧嘴一笑。

    “要帮,你自己帮吧!”

    她还是不动,宫以沫说这些话,只是想让她自己动手罢了,可惜,有的人儒弱惯了,不是三言两语就能立起来的。

    她又不是救世主,又不是她的儿子,她才不要给自己拉担子呢!

    见宫以沫就这么离开了,云锦久久回不过神来,她不明白,明明她已经承认自己错了,为什么那位大人看上去还是不满意?

    殊不知她这样性格软弱之人,就算被人点醒,下意识的还是去依靠别人,这一点,宫以沫满意了才有鬼。

    但是云锦好似十分佩服宫以沫一般,她认为对方一定是有大能力的谋士,切不可因为自己这软弱的性子气走了对方,所以擦干了眼泪,连连催促金允去找她。

    金允叹道,“母妃,她是我的朋友,没有关系的。”

    云锦这才略略安心,然后又想起之前宫以沫说的话,整个人怔怔的,大概是不曾受过这么大的打击。

    金允有点不安,“母妃,她到底跟你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一说到这个,云锦又要流泪的,但是好歹被宫以沫震慑过一次,心里有阴影,哭了几声就没哭了,只说她是个好人,要金允好好对她。

    而在金堂殿,金胜将所有的女人都赶了出去,又摔了目之所及的所有名窑瓷器!心里那股邪火,还是压不下去!

    那个女人,到底是在给谁守着身子?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