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一百六十四章 暴风雨前的宁静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自从揭露了心思,他对她就越发渴望,这种渴望来自过去的日积月累,一旦找到了宣泄口,就连他都不知道该如何压制,只有在她身上寻找安慰。

    而且,他心里总有不安,所以在寿宴的前一天跑回来,为的,就是彻底占有了她!

    他太不放心了,觉得只有得了她的身子,她才会老实一点,而他,渴这一天久矣。

    见宫抉一言不合便开始宽衣解带,宫以沫心里一咯噔,不会吧,宫抉该不会来真的吧?

    他他他才十三岁啊!!

    殊不知人家十三岁结婚的都有,何况,只是初尝情事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要干嘛!”

    宫以沫一紧张就结巴,她也是才发现自己有这个毛病。

    宫抉也很直白,淡淡一笑,满室生辉,只是他这笑让人惊艳之于又暗含羞赧,这一点让宫以沫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“我想让皇姐,成为我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我去……

    宫以沫惊呆了,他这是来真的?不是的吧,吓唬人的吧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行!你不能强迫我!我会生气,我不会原谅你的!”

    宫以沫色厉内茬的威胁道,宫抉的神情有一瞬间落寞,然后手指一动,便褪尽了上衣,露出肌理分明的胸膛来。

    “我知。”

    他轻咬下唇,倾身上前,用两臂,支撑在她的正上方。

    看着她苍白的小脸,露出淡淡怜惜来……

    “我知你会怨我,但是我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,只有……你成了我的女人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他渐渐压了下来,炽热的呼吸扑在宫以沫的脸上,让她浑身战栗。

    宫抉好像沐浴过,身上有一种淡淡的香气,清新好闻,但这不是重点!她不能这样,她怎么可以和心目中弟弟这样的人发生这样的事?!

    宫以沫手心一转,一把匕首出现,她咬牙刺了过去,却被宫抉一手拦住了。

    他神情莫名,眼神却渐渐变了,变得危险起来。

    “沫沫,你应该明白,不要试图惹怒我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手微微用力,匕首就掉了下来,落在了踏脚上,发出咚的一声闷响。

    宫以沫睁着一双大眼瞪着他,“你说你喜欢我,怎么能无媒苟合?你分明是不尊重我,我还不如死给你看!”

    见她唱作俱佳的表演,宫抉笑了,然后轻易的拆穿了她。

    “我的皇姐不是会在意俗礼的人,更不会寻死。”他眨了眨眼,露出一抹柔情,“不过你说得对,我应该要更隆重的,只是现在,我不敢放开你,日后,我一定给你一个盛世婚礼。”

    面对一个软硬不吃又极其了解她的人,宫以沫实在没法子了,只有哭!

    但是她哭不出来,手暗中狠狠的掐了自己一下,她倒抽一口冷气,还真挤了几滴眼泪出来,双眼水汪汪的看着他控诉道。

    “宫抉……你别这样好不好,我害怕……”

    见她流泪,宫抉果然无可奈何,他轻轻拭去泪珠,叹息道。

    “不会很疼的,我听人说,会很快乐……”

    快乐个球!

    宫以沫真的开始伤心了,这都是什么事啊,她一心照顾的哥哥跟她告白,好好养大的孩子也要吃掉她,这种变化让她极其不安!

    因为在她心里,她是不信任爱情的,非常不信任!所以当亲情一下转化为爱情的时候,她害怕了,怕日后会有一天,被抛弃,重蹈上一世的覆辙。

    “宫抉……求求你……如果你爱我,至少,也要让我爱上你吧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话让宫抉心里一痛,为什么他那么爱她,她却对他一点点旖念都不曾有?她说,青春年少对异性懵懂渴望,可她同样是青春年少,为何这心就好像被冰封了一般,不生一丝欲望?

    可是哀痛是一回事,他还是不忍心强迫宫以沫,之前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,在她的眼泪攻势下最终还是烟消云散,只恨他爱的太深,不忍她伤心半点。

    他宫抉,何尝对其他人如此小心翼翼过?!

    见宫抉没有动了,宫以沫心里倒是有些感动,宫抉……或许是个好人吧,只是上一世,那重重业债,血腥,背叛,和折磨,让她对情爱望而却步。

    她在佛前立过誓,此生,再也不要爱人了。

    她突如其来的安静和眼底深处的恐惧、绝望、竟然让宫抉捕捉到了,他的心仿佛被她的眼神刺痛了一下,为什么……洒脱随性如她,对待感情会觉得害怕?

    她的内心似有厚重的围墙,拒绝一切情爱,他原以为只是对他,却不想竟然是对所有人么?

    她……到底经历了什么?

    宫抉不明白,却更觉得失落,他希望他能参与到她的全部,可是有些秘密,她似乎永远都不会说。

    想到此,他终于下了某种决心,嘴里含住一颗药丸压下身子,直接挑开她的齿关喂了进去,末了,还不忘流连忘返缠绵一番。

    唇齿相依间,宫以沫睁着眼茫然的看着他,不同于他的痴迷和渴望,她好似感受不到一丝春情,双眼冷清如冰!

    宫抉似被这目光刺痛,抱着她躺了下来。,低声叹息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……我可以不强迫你,但是我必须再喂你一颗散功丹……你让人防不胜防……方才你推开我,我就知道,你的功力恢复了大半了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半响没有说话,就当宫抉以为她生气到不愿意理他的时候,宫以沫却翻了个身,面对着他,将他主动抱入怀里!

    甜甜的清香瞬间叫他包裹,她突然的变化,让宫抉有些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他不明白发生了什么,却一动都不敢动,生怕是个梦境!

    宫以沫却拍了拍他的背,额前传来她略显疲惫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睡吧,我知道你很累了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,竟然让宫抉心尖一颤,浮现出酸涩来。

    两人的呼吸渐渐交缠,就当宫抉以为宫以沫睡着了的时候,她突然道,“明天,你多注意一下南王……”

    宫抉诧异抬头,却撞入她那让心颤的眸中,她双眼含笑,带着得色。

    “忘了我怎么教你的么?你学识广博,过目不忘,只要抓住机会,你会比这世间所有男子,都要优秀。”

    宫抉闻言突然看着她,那双眼如小鹿一般闪烁着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如此优秀,你为何对我不曾动情?”

    宫以沫继续拍着他的背,却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睡吧……”

    即便还有无数的话想问,但是她突如其来的温柔让宫抉一下什么都不敢做,即便蠢蠢欲动,也不愿破坏这短暂的和谐相处,他甚至在想,他是不是走出了第一步,成功打动了她一点点?

    如果是这样,他真的很开心。

    带着这种幸福,他很快就睡着了,两个人相拥而眠,就好像小时候一样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