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一百六十一章 如此喂食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那幽暗的眼神落在宫以沫有些小委屈的脸上,微微怜惜,皇姐还没有用膳,先不着急。

    “如果皇姐知道做法,尽管告诉我,只要是这世间能做出来的,我一定会让你吃到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又夹了一块鱼肉放在她盘子里,轻声道,“现在,我们先吃这个,可好?”

    他这种哄小孩的语气让宫以沫胆气又足了一点,她故意不满的哼了一声,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东西我才不要吃呢,我不吃了!”

    宫抉见她耍小性子,不由一叹。

    “你不吃怎么行呢?”你不吃,我怎么吃了你?“饿太久的话,身体会受不住的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不敢看他,终于扭着头低声道,“如果你不给我解药,我就绝食!”

    这一下,好似突然碰到了少年的逆鳞,让他的眼睛,危险的眯了起来。

    散功丹的作用只有一周,她却如此急切的想要,是不是因为已经想好了要离开他?

    不!他不允许!

    “皇姐,你要是不乖乖吃饭,我可是要用强了……”

    宫以沫梗着脖子,瞪了他一眼,“我就不吃,我就绝食!你奈我何?”

    她就不信了,宫抉还敢打她不成!

    谁知宫抉只是轻轻一笑,双眼瞬时华光流转,竟然让宫以沫看呆了去。

    他夹了一块豆腐含在嘴里,突然伸手控住宫以沫的后脑勺对着她的唇直接喂了进去!

    唇齿瞬间缠绵,声音也变得暗哑起来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不吃,我只好……这样喂你了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,让宫以沫瞪圆了眼睛,又惊又羞的同时,心里更是怒气翻腾!宫抉,他为什么敢这样做?!但是她毕竟不是以卵击石的人,咬着牙认了,连忙拿着筷子,泄愤一般的猛吃!

    多吃点也好,等会好好看看空间里的东西,她非得逃出去不可!

    见宫以沫这么温顺,宫抉有些惋惜,他舔了舔自己的唇瓣,看着宫以沫忿忿的小脸,心里痒痒的,生出一丝渴望来。

    不能等了,今天,他就要彻底占有了她!

    他想的很好,在这个年代,女子失身于谁除了一死,便只有嫁给他,而皇姐,不是会选择死亡的人……所以他得到了她,就算她再怎么特立独行,再怎么厉害,也不能违背整个世俗传统吧……

    至于血亲不血亲的,他早就已经抛到了九霄云外,他大可以让宫以沫换一个身份,京城待不下去就去封地,然后与她厮守一生。

    这个想法让他的心越发火热,连忙喝了一口汤,不敢再看她。

    心里却有点气馁叹息。

    皇姐……她是一点都不喜欢他么?

    他看了看自己的手……明明他长得不差,能力也不差,而且他有信心,他会越来越优秀,会胜过这世间所有的男人,又与皇姐朝夕相处……

    为何他爱她如斯,她却对自己毫无感觉?

    皇姐……她到底喜欢什么样的男人?他相信,只要告诉他,他绝对会变成她喜欢的模样,还会做的更好!

    但是一想,又觉得自己越来越贪心了……

    曾经,只要她能陪着他,他就满足了……后来,能偶尔有些肢体接触,稍稍解渴,他也满足了……

    可再后来,他觉得,若是能更亲密一点,时常亲亲抱抱,他就满足了,可如今,他都做到了,竟然又奢望对方也爱他…… ……或许,对待深爱的人,他是永远都不会满足的吧……

    就在他愣神的时候,宫以沫啪的一下放下碗,闷闷道。

    “我吃完了!”

    却不想,她这句话就好像是一个指令一般,让原本就酝酿在宫抉眼底的渴望迅速翻涌起来。

    她吃完了……他还很饿,而且,饿了很久了……

    宫以沫被他的眼神看得心惊肉跳!突然有点后悔起来,她为什么要出来,她完全可以叫人送饭到房间里去啊……但是房间什么的,让她更加觉得不安,身下挪动了几下,希望离宫抉远一点。

    打又打不过,伤他又不忍心,宫以沫心情烦闷,决定再一次跟他讲道理!

    “宫抉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少年的低沉的嗓音无端的撩人耳朵,宫以沫自己都不清楚,她为什么会脸红。

    咬了咬牙,“你知道么,违背人伦是不对的!”

    如今,也只有用这个来反驳他了。

    宫抉微微出神,然后又嗯了一声,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我去,你知道还这样做?!

    宫以沫觉得心里闷闷的,又道,“我们从小一起长大,你也应该明白,你在我心里的重要性……”

    这句话让宫抉微微欣喜,一想到一听到他生病,宫以沫什么都不顾的跑回来,他就觉得满足,如果这份在乎,是出于爱情就更好了!

    宫以沫还在自顾劝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你从小失母,身边也没有其他人,就我对你还算照顾,所以你对我生出这样的想法,也是情有可原。”

    宫抉一双眼亮晶晶的看着她,她是理解了自己的感情么?!

    谁知宫以沫话锋一转,“但是你这种濡慕并不是爱情,它或许是亲情与感激,还有对女性初生的萌动等诸多感情混合而来,所以,我认为你理解错了,这并不是纯粹的爱情,更多算是一种好奇,因为你身边没有其他的女性角色,所以你才会‘爱’上了我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觉得自己分析的很有道理,却不见宫抉的眼神一点点暗淡……

    良久,就当宫以沫屏着呼吸等他回答时,他一声轻叹。

    看着她幽幽的,痛苦又无奈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最难的,是让你接受我的感情……”他摇头苦笑,“却不想,竟然让你相信我的感情,都那么难……难么难。”

    他的神情那么悲哀,似乎已经卑微到了极致,却没想到还能更加卑微,无端……让宫以沫觉得心疼。

    “除了你,我从不对其他女子有过任何好奇,除了你,我不会一忍再忍,即使已经渴求到快要发疯,也只盼望能得到你一个亲吻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深夜难眠,朝思暮想的是你,迫切想变强也只是因为你,你一个肯定,我能开心很久,你一个不满能让我手足无措……如果……这都不是爱情,那皇姐你告诉我,到底怎样才是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