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一百五十五章 饶恕你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宫以沫淡淡的嘲讽让李珂涨红了脸!

    “我没有!是你们!是你们没有给我活路,既然如此,不就是一死?大丈夫生而坦荡,不惧生死!不就是一颗头颅,拿去罢了!”

    “那你为何要我来杀你?”

    宫以沫淡淡挑破了他的伪装,看着他突然煞白的脸,冷冷一笑。

    若不是已经悔恨,又不会跪在这里,求她惩罚?

    “或许你没错吧,而且你也不后悔……”

    宫以沫有些倦了,轻轻的声音似叹息般响在他的耳边。

    “但是我还是决定了——宽恕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李珂猛地抬头看他!脸上的肌肉都在颤抖!宫以沫是不是在可怜他,是不是施舍他?!

    谁知他一抬头,便撞入宫以沫冷漠的眼中。

    那双眼似能包容万物,一望无际,但是也是空旷的,危险的,深邃的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你身处高位会做得比你哥哥更好么,会为国为民多做好事,最后名垂青史么……我等着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转身离开,身后是李珂回过神后,愤怒的声音!

    “宫以沫,你这样心慈手软,总有一天会死在我的手里!”

    宫以沫停都没停,背对着他十分不在意的挥了挥手,“随便了,你还是先想想,如何才能活下去吧……”

    那语气,当真是十分的不在意啊。

    李珂不由紧紧的握拳! 头深深的埋了下去! 明明应该感到屈辱才对,可是不知,为何在宫以沫说出“宽恕你”三个字时,他竟然觉得身心一松!

    原来,在他内心深处,原本就是想着用一死,来换取她的原谅么?

    如果连自己都否认了自己,那么这么久以来,他到底得到了什么?……

    听到远处传来短兵相接的声音,他突然闷闷的笑……最后拿出一把匕首来,模仿着对立的角度,刺入了身体之中……

    在昏迷之前他还在想,如果他死了,那么这短短一生,最不后悔的……大概只有遇见了她吧……

    宫以沫啊,我已经背弃了我的信念,而你,既然选择坚持,那就请务必坚持下去吧!

    一路向西。

    原本宫以沫是想要去找师傅的,可是想了想,现在她于对方不过是一个陌生人,还是不要去打扰的好。

    所以就这样漫无目地的走着,几天后,她到了一个城镇,郭城。

    这里还算天子脚下,所以贸易往来异常繁华,宫以沫换了一身男装坐在小摊子上吃东西,这样孤孤单单的,一下让她有点不习惯了。

    她埋头苦吃,却听到邻座传来的议论声。

    “听说了么?那位在西洲立了大功的九殿下病危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?之前远远瞧过,看着可精神的一少年啊!”

    “可不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宫以沫以为自己听错了,连忙上前几步抓着那人问道,“你刚刚说什么?你说谁病危了?”

    那人被宫以沫怒视着,双眼锐利似又杀意!他吓得腿软,十分害怕,忙道,“这位爷,我可没有乱说,是真的!九殿下吐血不止,御医束手无策,正在广招名医呢!”

    吐血???

    宫以沫手一松,那人连忙跑了,她也没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宫抉吐血……该不会……是因为她吧?

    她小脸白生生的,心里更是翻江倒海,为了这个念头而踌躇不已。

    怎么办,要不要回去。

    可是回去,万一宫抉是骗她的怎么办?

    可是不回去,万一是真的又如何是好?

    宫抉……那可是她捧在手心里的人啊……

    而齐王府当真一片愁云惨淡。

    宫抉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,但是在场并没有御医之类的人在,罗启小心的走了进来,跪在床边,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消息已经传出去了,而且陛下的榜文已经贴到了项城,公主才走了几天,一定会看到的。”

    而宫抉好似睡着了一般,听他说完这段话,却动都不曾动。

    罗启暗叹一声,又道,“我们的人从四个城门出去一路追寻,暂时还没有发现公主的踪影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他原以为宫抉会愤怒,谁知,他竟然闭着眼睛深深皱起眉心,这样子,就好像做了噩梦一般。

    半响,宫抉突然痛苦的低吟一声,这才缓缓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不同于平时黑白冷清的眉眼,此时他双眼迷离,好似仍旧在梦境中不可自拔,过了片刻,那眼神才慢慢冷清,最后,化为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“今晚,让所有的人都离开府内。”

    罗启有些不明白的抬头,却听宫抉又道。

    “另外,让外面的人都回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为……为何?”这下罗启是真的震惊了!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公主在殿下心目中的分量,殿下为什么会做如此决定?!

    而宫抉,只是将手缓缓放在了心口的位置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我感觉到了,皇姐,她回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宫以沫混过城关之后,并没有直接往齐王府去,很快就天黑了,到时候她再去一探究竟!

    她到底没做好与宫抉见面的准备,她只是想看看,宫抉情况如何,若真的是急症,她也顾不得其他了。

    但若是宫抉是骗她的,那她又该如何是好?

    在酒馆了灌了一壶又一壶的酒,都说酒壮怂人胆,没想到有一天,她也要用酒来打气!

    ……夜晚很快就来了,宫以沫偷偷的靠近齐王府,驻足静听。

    白天听说齐王的人都派了出去,现在王府就是一座空府,她还不信,但是这样一听,还真觉得里面静悄悄的,好似一个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让宫以沫有点生气,就算是急着找人也不能这样不顾自己安危吧!最近这一段时间刺探王府的人可不少!

    她不赞同的摇了摇头,然后翻过了墙,稳稳的落在了草地上,此时草地上还有一层冰霜,脚踏上去,发出轻微的脆响。

    宫以沫屏息在原地等了许久,发现确实没人,连忙朝宫抉的住处奔去!

    府里实在是太安静了,原以为的埋伏什么的统统都没用,宫以沫心尖一颤,难道是宫抉真的出了什么事么?!这么一想,她跑的更急了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