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一百五十章 如果我娶了她呢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想到宫抉私底下对宫以沫近乎偏执的看护,申十夜不是没有去找过她,只是被人拦下了而已,他哼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想离开,只怕也是不行的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你有个好弟弟?”申十夜嗤笑一声,“他倒是好手段,只可惜,他现在,还护不住你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神情微微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“上一次我去找你,因为宫抉看的紧,我并没有见到你,可是我派人在那里守了许久,倒是发现了一个形迹可疑的人,只可惜,没有抓到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趴在桌子上哼了一声,根本没有认真在听。

    申十夜不由叹了口气,他怎么就看上了这么一个心大的女孩?

    “如今你身份特殊,稍有不慎就是灭顶之灾,你能不能表现得严肃一点?!”

    宫以沫这才抬眼看了他一眼,“防着也是这么过,不防着也是这么过,再说……我还有更远大的梦想呢!才没时间理会这些弯弯绕绕……”

    申十夜调笑,“早日将自己嫁出去?”

    宫以沫抬头,十分鄙视的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不!梦想一日不达成,我是不会考虑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的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让申十夜有些诧异,“什么想法?说来听听?”

    可能是喝的有点多了,宫以沫也没有那么顾忌,向他凑近一点,十分神秘道。

    “我想得可多了……我要让四国通商,八方来财……!”

    申十夜刚想嘲笑她是个财迷,却听她又道。

    “我要娄烨……不用因为缺衣少食而日日骚扰我们大煜和玉衡,我要让玉衡不用因为夹在两大国之间,百姓想走出那方寸之间难如登天,我想让玉祁不会以为一个女人当政,而内乱不断,战火四起,我想让……周边每一个小国,都不用担惊受怕,靠贡献大部分劳动成果来偷取安宁……”

    她站起身来……十分豪气的一挥手,双眼看着他,却好像透过他,看到了广袤无尽的土地!

    “当然,我最最想要的!是我大煜能开启这盛世篇章!所有勤劳之人都能过上富足的日子,老有所依,幼有所长……” “然后……我在的这几十年,不要有战火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话,一下就让申十夜愣住了!他没想到自己会听到这样一番话,她的话让他的大脑突然混沌了起来。

    而宫以沫看着申十夜的模样,叉着腰哈哈大笑!

    “是不是觉得,现在在你面前夸下破天海口的我,简直狂妄的不要不要的啊?!哈哈哈!”

    但是她笑容一收,看着申十夜,眼中水光忽闪,神情中竟然流露出点点悲戚来……

    “……可是怎么办,这真的就是我所有祈愿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喜欢一个人,那会使我的头脑变得麻痹,变得狭隘……我不想嫁人,那方寸之间,不是我的天地……人家常常说女儿乡,英雄冢,可男色误人,不逞多让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,她又没有个正型了,一手撑着桌子,一手挑起兀自发愣的申十夜的下巴,一脸痞笑道。

    “就好像你这张脸啊,多么勾人啊……让看到的人,不自觉偏心。”

    申十夜内心震荡还远远不能平复,他实在想不通 ,这世界上,会有一个女人有这样的想法……

    不不不,不仅是女人,就连男人都不可能,男子在世立业,一般只会考虑自己的国家,可是她不同……她,竟然连别的国家都想帮助……这个想法是不容于世的,没有人会新人她。

    若是一般人也就罢了,偏偏是她这样一个本就有惊世之才的女子!这样的想法只会给她带来灾难!任何一个国家的人都不会理解,想到做到这样的事,根本不可能!

    “你一定在想,我是在天方夜谭?”

    申十夜听到她忽然冷静的声音,诧异抬头,却撞入她一双波光潋滟的双眸之中,心跳一滞,几乎忘了呼吸!

    宫以沫脸颊晕红,然后浅浅一笑。

    “我,会做到的!”

    “我或许做不到全部,但是我会努力去做到极限,等着吧,总有一日,我请你去喝玉祁的云姜酒,说到做到!”

    说完,她似乎哼了一声,就软软的倒下了,申十夜连忙接住了她,见她只是醉了,忍着心惊,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……可你这样,我什么时候才能娶到你啊……”

    正当他抱着宫以沫,想将她放在床榻上时,一阵寒风袭来,一柄泛着寒光的剑架在了他的脖子上,让原本好心情的他,面容一冷。

    而宫抉的脸色比他更冷,出现在他身后。

    “放下她。”

    明明没什么情绪,但是那声音像是能渗出冰渣来。

    申十夜哼了一声冷笑,“若是我说不呢?”

    他的话一落,宫抉的剑就在他的脖子上留下了一道血痕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你就去死吧。”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就在此方杀机纵横之时,宫以沫突然哼了一声,有些不舒服的在他怀里动了动。

    申十夜看了,眉眼闪过一道柔情与无奈,将她轻轻的放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“有时候我真的很好奇,她不过只是你的姐姐,你……也将她看的太紧了。”

    放下宫以沫之后,申十夜回过头来,看着浑身冒着寒气的宫抉,嘲讽一笑。

    “还是……你对你姐姐,起了不可告人的心思?”

    他的话让宫抉突然十分紧张的看了宫以沫一眼,见她还在熟睡,双眼微眯,一抹杀机乍现!

    “我与皇姐之间,不需要你一个外人过问。”

    “外人?”申十夜见剑锋还架在自己脖子上,也不害怕,抱着胸道。

    “若是我娶了她呢?……嘶!”

    窄剑在他脖子上划了一道深深的口子,登时血流如注!

    而宫抉冷眼看着他捂着伤口蹲下来的模样,淡淡一笑,那冷清的眉眼,乍现的风华竟然同妖精一般能惑人眼。

    “皇姐……她只要有我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宫抉略带冷清的眉眼间流露出一丝温柔,他歪了歪头看着申十夜,淡淡一笑,“至于你……若是我没记错,你有一个极亲的祖母?”

    他的话让申十夜双眼一瞪,“你敢!”

    “我敢。”

    宫抉极其冷漠的居高临下,看着他,脸上闪过一丝残忍!

    “如果你要抢我最重要的人,我为何……不能杀了你最亲的人呢?嗯?”

    最后一个上扬的尾音,伴着他突然一笑宛如天神的容貌,竟然让申十夜说不出话来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