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一百四十九章 应邀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说完,也不管红袖如何震惊,宫澈大步走了出去,他要去请旨,求娶苏妙兰!

    接到圣旨的一刹那,苏妙兰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!

    等了好几日,她其实已经做好了宫澈悔婚的准备了,甚至想好了,如果宫澈真的悔婚,她便以死逼婚,反正已经做到了这个份上了,她不嫁给宫澈,那就真的是京城人的笑柄了!

    可是没想到她真的等到了,太子真的求娶她了!她是货真价实的太子妃了!

    而宫以沫听到了这件事,久久不能言语……

    这时候,皇后的回信也传到了她的手中,大意就是这件事她没有做到,下一次一定会全力以赴云云……但是她什么都不想要啊,她就是不想苏妙兰嫁给宫澈而已……

    上一世的事情,很多她都已经释怀了,但是不能释怀的,久久不能释怀,为什么最后苏妙兰还是嫁给了宫澈呢?这难道就是命么?

    若是轨迹不论她如何更改都有一样的结局,难不成她最后还是会被宫抉杀了不成?

    随即她哑然失笑,怎么可能?她不是救下了申十夜,救下了刘皇后么?

    说道申十夜,她倒是差点忘了,她还欠了申十夜一顿酒!是时候给他补上了。

    想到就去做,最近宫抉因为军务繁忙,很少有时间陪着她,她正好可以溜出去找申十夜玩玩。

    申十夜如今是禁军左都卫,专程管城中事宜,手下有一万人整,自然不像以前那么闲了,但是宫以沫要见他,还是有办法的。

    夜晚,申十夜有些疲惫的回到府中。

    托宫以沫的福,那一次翻身之后,他父亲被丢在手里的人头吓到失禁,待看清楚是谁之后,一声悲鸣,勃然大怒!这一惊一怒,在看到申十夜手里的金牌,和老太太的冷脸之后被强行遏止!郁郁之下竟然卧病在床,如今算是半个废人了!

    所以这王府,已经是申十夜的说的算了。

    而他的房间,平时是不允许进人的,所以他进屋之后,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茶,可是茶杯上残留的一点女儿香,让他一惊。

    “是谁?!”

    “嘻嘻嘻……”

    一阵偷笑声传来,悦耳的笑声在寂静的夜里响起,让他头皮发麻,还没等申十夜反应过来,一双手就捂住了他的眼睛,俏皮的女声压在他的耳边问。

    “猜猜我是谁?”

    确认了来人,所有的怒气都化为了一笑,申十夜露出一口白牙,偏偏语气极其欠扁的哼道。

    “我当是谁,原来是个言而无信的小人!”

    宫以沫一下把手拿开,瞪着他,“你说谁是小人?”

    申十夜回头一看,果然是她,眉梢是点点笑意,抱着胸居高临下的嗤道。

    “是谁回京之后不履行诺言,谁就是小人!”

    见他有气,宫以沫嘿嘿一笑,从怀里摸出两皮袋子出来,“我是那种人么?你今天算是有福了,这是皇宫御用的上等好久,一年也不过那么十几坛!”

    申十夜下意识的接过一个皮袋子,光滑的皮革上还有宫以沫的体温,也不知想到了什么,脸颊微微一红。

    “哼!这么点酒,还不够小爷一口喝的!”

    “少说大话了!”宫以沫翻了个白眼“这酒可是本姑娘改良过的,保证你明日上工都起不来!”

    她说着,大刺刺的在桌前坐下,而申十夜还记得宫以沫是贪吃之人,出门吩咐要了些酒菜才进来。

    如今他做事体贴稳妥,比起当年,还真是好了不止一点半点啊。

    终于能坐下来闲聊,宫以沫也不拘束,她四处看了看,纳闷道,“上次就想问了,你都一把年纪了,就连太子哥哥都要成亲了,你怎么还不成亲?”

    这件事可以说是平王府上上下下最为操心的事,申十夜已经快二十了,他祖母每次见到他都要叨念一番,念到最后肯定是要哭两声的,实在是烦死了!

    他举着酒袋子直接就这么喝了,结果一口下去,险些喷出来!酒还是他熟悉的玉梨坊的贡酒,但是这味道,这么辛辣了那么多?这一口上脸,让他玉脸通红,浓眉之下一双大眼变得水汪汪的。

    宫以沫得意的大笑,小小的抿了一口,眯了眯眼道,“怎么样,为了应你这邀约,我可是将压箱底的好酒都拿来了,但看你这样子,好似有点受不住啊?”

    “你说谁受不住?!”

    申十夜忍着伸舌头的冲动,瞪了她一眼,那一眼还真是水波撩人,看得人心神一荡。

    就着美色,宫以沫又抿了一口烈酒,好似这样,才能冲散心里,那淡淡的不快。

    申十夜微微喘了几家,见宫以沫闷闷的喝酒,虽然眉眼带笑,但是他还是敏锐的感受到了她的不快,嘶着声,好没气道,“你还说我,你都快十四了吧?这城里,哪家姑娘十四还没许人家的,你这是要留着做老姑娘么?”

    宫以沫有些不耐的挥挥手,“我还就做老姑娘了,再说,若是我成亲,可就没人陪你喝酒了,你可想清楚了?”

    申十夜眉梢一挑,用一种极其轻忽的语气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那又何妨?你,嫁给我不就是了?”

    他一说完,宫以沫一双漂亮的眼珠子咻的一下瞅向他,好似要分辨他是在开玩笑,还是认真的。

    申十夜却有些不敢看她,晃着手里的酒袋子说,“嫁给小爷我,别的不敢说,但是这玉梨坊的贡酒,小爷管饱!”

    宫以沫噗嗤一声笑了!拍了拍他的肩膀道,“就冲你这句话,以后我想嫁人了,一定考虑你!”

    原本她开着玩笑,但是申十夜却红了耳朵,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他,竟然不敢去深思她话里的真伪。

    酒过三旬,就着酒菜糕点,宫以沫混了个饱。

    申十夜也双眼微红,显然是有些醉了。

    “如今这京城让你寸步难行,你以后……想怎么办?”

    听着他有些担忧的话,宫以沫不在意的一挥手,“既然此处不留爷,自有留爷处的,何须费神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