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一百四十二章 告白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宫以沫一出来,便回头看了一眼,心里嘀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算了,还是等宫抉晚上回来了再问他吧……

    她扭头看向街道,一派车水马龙,正当她不知道去哪找宫澈的时候,一个小男孩就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姐姐……有个大哥哥在皖香居等你!”

    宫以沫一笑,摸了摸他的头,给了他一点银子,就往皖香居去了,路上还在疑惑的想,看来宫澈应该没事,只是下午就是专程给他设的相亲宴,他现在跑出来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带着满腹疑惑,她一进去,就被人引到了顶层的厢房内,等她走进去时,宫澈似乎已经等了很久了……

    “太子哥哥?”

    宫以沫将围帽放在一边,朝窗边走去,而宫澈适时回头,看到宫以沫时,双眼微微发亮!

    “沫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急着找我,可是有急事?”

    宫以沫有些好奇的凑过去看,下面就是街道,不少人走来走去,也没什么可看的啊。

    宫澈没有回答她的问题,而是指着楼下一对贩卖小食的夫妻道。

    “吃过柳山家的云糕么?他们夫妻在这里,做了二十几年了……”

    宫以沫觉得很奇怪,她看了宫澈一眼,却发现他今天是精心打扮过的,月白色的长袍和银簪衬托着他清俊的容颜格外出众,一笑起来,满室风华,当真是公子如玉了。

    宫以沫摇了摇头,“不曾……”宫抉一般是不许她吃小商贩摊上的东西的,管的可严了。

    宫澈笑了笑,又道,“他们是少年夫妻,二十几年来只有彼此,感情很好,是京城一段佳话。”见宫以沫迷惑,他压低了声音,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也是表兄妹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,莫名让宫以沫心里一咯噔!

    而宫澈不等她反应的时间,便拉着她,在一边的榻几上坐下来了。这屋子也太奇怪了,除了榻几就是地垫,竟然连个椅子都没有。

    坐的如此近,宫以沫十分不适应,她勉强笑道。

    “太子哥哥还没说找我来何事呢?难不成就是讨论人家亲事?这表哥表妹的,不是很正常么?”

    宫澈闻言幽幽看着她,浅浅一笑,“是啊……表哥表妹很正常,可是……同父异母呢?”

    “太子哥哥!”

    宫以沫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,突然有些怯怯的望着他,“太子哥哥莫要忘了,下午还有宴会,你该回宫去了。”

    宫澈低声笑了。

    这有什么好笑的?宫以沫警惕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却见他笑得越发苦涩,那俊美的脸一点点苍白,暗淡,最后……深深的哀愁的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“可我谁都不想要,偏偏爱上了同父异母的妹妹,这……该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原以为说出这句话很难,但是说出来之后,宫澈觉得浑身轻松……

    他一把拉住宫以沫的手,靠近她,似乎能与她多靠近一点,身体都会舒服一点……十八年了,他从来没有这样迫切的,想要一个人……

    宫以沫以为自己听错了,她小嘴张张合合,满脸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“太子哥哥……你,你知道你在说什么么?”

    宫澈喜欢她?!别开玩笑了!宫以沫光是这样想,浑身都在打颤……这一世,她是真的将宫抉当哥哥来的,他不也一直都是一个好哥哥么?!

    就在她愣神的瞬间,宫澈却再也克制不住自己,前倾身子突然将她压在榻上,呼吸一下便炽热了起来!

    他好早以前就想要这样做了!压在宫以沫身上,看着她在自己身下,近在咫尺的地方!

    这种快感几乎要让他疯狂!他一下忘了要怎么对她苦诉情肠,手指抚摸着她近在咫尺的脸,他只想亲吻她!占有她!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宫以沫惊呆了!尤其她看到宫澈的眼珠一下变成了赤红色!这是他动情的象征!他竟然……真的喜欢她?

    “沫儿……”

    这两个字仿佛被宫澈放在舌尖,翻滚了无数遍才说出来,那缠缠绵绵的感觉,比蜜糖更甜,却又有融化一切的热度!

    他小心又谨慎的抱着宫以沫,惊喜又慌张。

    “沫儿……我简直不敢相信……我能这样抱着你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她小脸发红,两眼水汪汪的看着自己,宫澈觉得蠢蠢欲动,十八年来,他第一次觉得克制自己是那么一件难受的事情!

    那嫣红的小嘴啊,他只要低头就能尝到……

    但是他不敢……他怕刺激到宫以沫反弹,他还有那么多情话要告诉她……

    宫以沫回过神来便要起来,但是她被宫澈死死的抱住了!

    “一会就好……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……只要我抱一会就可以了!”

    他太难受了,把感情说出口后,他好像一下找到了宣泄口!那汹涌的感情他根本克制不住,只能抱着她,贴着她,才能缓解一点……

    这样低声哀求,真的让人无法拒绝,宫以沫尽量让自己的心跳平静下来,她强做镇定道,“太子哥哥……你别开玩笑了,你是我的哥哥啊!”

    宫澈闻着她发间传来的香味,喟叹,那低沉略带沙哑的声音斯磨宫以沫的耳朵,让她觉得又麻又痒,浑身紧绷战栗着,偏偏大脑一片空白,根本弄不清到底怎么了。

    宫澈故意去撩拨她的敏感点,“……为何……表兄妹可以,同父异母就不行?沫儿……我渴你久矣啊……”

    我渴望你已经很久了,很久很久了……

    感受到他小心翼翼又死死克制的热情,又想到前世……她为了他在外征战十年,回归时他移情别恋的冷漠,宫以沫强忍着情绪,冷冷的问。

    “从什么时候开始的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她这么说,而不是立刻推开自己,宫澈忍着雀跃松开她,支起身子,双手撑在她身体的两侧,一双漂亮的眼睛,不住打量她的神情,痴痴的望着她……

    那赤红的眼珠,更是流露出如水温柔,几乎要将她吞噬!

    “太久了……我爱你太久了……久到……我自己都不敢回忆,那么多……渴望你的夜晚,我是怎么度过的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他极其小心的拉着宫以沫的手放在自己心口,温柔的,专注的,轻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办法不爱你……我第一眼看到你,我就觉得……这世间所有的女子和你比起来,都是黯然失色的!你该有多么特别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