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一百四十章 选妃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他走这样说了,宫以沫也只有点点头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有了宫抉搅局,宫澈肯定是没机会再劝说下去了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宫以沫跟宫抉出宫。

    而路上,宫抉一言不发,显然在生气!

    宫以沫也莫名觉得很尴尬……她不是笨,只是不愿意动脑,但是宫澈和宫抉最近的异常她看在眼里,惊在心里。

    他们对自己的在意……是出于至亲之情么?如果是,会不会有些过了?

    那种热切,让宫以沫有些害怕,也有些抗拒。

    宫抉原本还在生气,却见宫以沫凝神似乎在思考些什么,他心里一凛!方才那些不快立刻被他抛到脑后,连忙思索,是不是在他赶到之前,宫澈对她说了什么?

    其实在表达感情这一块,宫抉是真的没有经验,他一方面想抛弃弟弟这个身份,一方面又想借由这个身份靠近她……

    如果现在宫以沫真的察觉到了他的感情,他反而不知道怎么做了……

    对外人他有种不可思议的狠辣,可是事实上,宫抉还是个雏啊……

    “皇姐……”

    他开口,又记得自己在生气,有些气闷又傲娇的偏头,不去看她,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你难道真的要跟宫澈走么?”

    他声音清冽,低低传来……却有种说不出的委屈,宫以沫回过神来,看着他,有些愧疚。

    眼前……分明只是十三岁的少年啊……她到底在想些什么?

    宫以沫拉着他的手轻声笑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不管如何,我都是向着你的……毕竟你才是我从小相依为命一起长大的人啊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人有些疲惫的靠在了宫抉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宫抉越来越大了……所以他的肩膀也变得踏实起来,能够让人依靠了。

    她的亲近,让宫抉心里所有的不快都烟消云散了。其实对于宫以沫,他常常不满足,但是只要她主动一点点,他就能……很满足很满足了……

    ***

    宫澈第一次想动手杀人!

    他看着自己手无缚鸡之力的双手,深深的自我厌弃!

    他从不曾杀过人,若是真的动手,也是让别人动手,所以他的手是干净的,至少没有直接沾染过鲜血,可是现在,他多希望自己也能武艺超群!这样……他也能保护宫以沫,他也能!

    一想到宫以沫现在和宫抉住在一起!他就嫉妒得想发疯!明明都是亲人,一个哥哥,一个弟弟,她怎么就那么偏心,能够待在弟弟身边,却不能待在他身边?!

    他的样子吓坏了一干人等,有人去找皇后回禀,而皇后听了,深深的叹息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不能再等了……水仙,传我旨意,三日后设宴宫中,邀请这些名单上的人家前来赴宴,不得有误!”

    水仙连忙接过一份卷轴,而上面是密密麻麻的小字。

    想了想皇后又道,“既然是摆明了选妃,也不好厚此薄彼,将其他几位适龄的皇子都叫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,娘娘。” 等水仙下去了,皇后神情难测的看着她的背影直到消失,心里暗下决心。

    ——澈儿,别怪我,母后做的这一切,都是为了你啊!

    回家之后,宫以沫直接就去睡了,她不爱思考,一思考就觉得心累,只想睡觉。

    宫抉叹了口气,摸了摸她的发,替她盖好被子。

    见她睡着了,眉头微微颦着,他便无端觉得心疼。

    他心里明白……他关不住她的……可是他也不能放手,有的后果……他承受不起。

    而等他长叹一声离开后,宫以沫才睁开了眼睛……她眼神有些迷惘,若是没有注意到还好,一旦注意到这些,她便觉得宫抉好似每一个举动都不同寻常,真的只是姐弟之情么?

    三天时间眨眼而过。

    这几天宫抉除了任职,大部分时间都陪着宫以沫,他敏锐的感觉到了宫以沫的不安,所以这几天,他尽心扮演着弟弟的角色,乖巧的任由宫以沫摆布,好像回到了从前一般……所以宫以沫心里的疑惑渐渐消了。

    宫抉要去赴皇后宴,宫以沫一边给他梳头发,一边挤眉弄眼的笑他,“这摆明了就是相亲宴啊!你到时候看上了谁家姑娘,可要告诉我!”

    宫抉有些哭笑不得,却还是温和的应了,妖孽般的双眸微眯,嘴上有意无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场宴会摆明了太子才是主角,我不过就是去走个过场罢了……”说完,他见宫以沫神情一点变化都没有,不由松了口气……

    又道,“皇姐,你希望太子娶谁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倒是把宫以沫难住了……她并不曾多了解过京城有哪些女眷,反正不管是谁,只要不是苏妙兰就行……她可以不报复她,但是让苏妙兰嫁给宫澈?这是她唯一不会答应的事。

    见她真的在思索,宫抉由心的笑了……

    然后乖乖的让宫以沫给他束发,看着镜子里一站一坐的两个人,神情满是甜蜜。

    要是能一直这样,就他们两个人就好了!

    而这边,宫澈却很难熬。

    凤栖宫内没有烧地暖,所以从内到外,都十分冰冷。

    “母后,我不去。”

    宫澈倔强的站在皇后面前,他神情冷淡,就好像再说一件不属于自己的事情一样。

    皇后闻言放下杯盏,今天是难得的大日子,所以她穿的十分华贵,那属于皇后的威仪尽显,让她看上去有些不近人情。

    此时她听了宫澈的话,也不恼,反而从容道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,是陛下首肯的,你答应不答应,都得去。”

    宫澈闻言,冷冷的看着她,那眼神根本就不像在看母亲,仿佛是在看仇人一般!

    皇后这一招先斩后奏,打得他措手不及!

    皇后被他看的发毛,强做镇定的哼了一声道,“怎么……你不想得到宫以沫了?”

    她的话一下就戳到宫澈的痛处,让宫澈猛地冷静下来,却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果然,如今也只有宫以沫这张牌,能够压得住他了……皇后坐在凤座上,看向殿外,幽幽叹道。

    “母后承认你长大了,有能力了,修运河的事一旦成了,也会有无上功绩……可你想过没有?这运河要修多久?期间……又会发生多少变故?若没有人在京城护着你的地位,上一次的事还是会发生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