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一百三十九章 男人之间的争夺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他的话,让宫以沫一愣。

    宫澈却越想越觉得这是个好主意!

    如果宫以沫与他同去,不仅可以携手打开这篇盛世开端,而且他还有充足的时间去打动宫以沫,让她接受他、等他!

    只要他成为皇帝,他一定会让宫以沫成为他的皇后!只要她跟他走,他可以有很多时间来做这件事!

    而宫以沫的确有些心动,因为她的偷渡计划还在建设中,自己跑过去监督着,总是好的。

    但是她又想到了宫抉……宫抉如今被封为齐王,更是任职京城禁军右都卫!手下五万兵马,肯定是不能离开的, 难道她又要离开宫抉去做别的事情么?

    宫澈双眼闪现出惑人的神采,蛊惑般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“若是你与我同去,不仅能开始你的物流计划,还能去开设商铺,总比你待在京城束手束脚要强,不是么?”

    他说的很对,如今宫以沫在京城就是个“死人”,是万万不可露面的,与其呆在这里,还不如改头换面出去做一番大事业……

    正当宫以沫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时,一道冷冷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她是不会跟你走的!”

    船身轻轻一晃,船舱的帘子被内力撕开!

    而宫抉冷着脸站在船头,风撕扯着他的衣袍,那双满含杀意的眼睛,锁定在宫澈身上!

    那**裸的杀机让宫以沫不由起身,微微挡住了宫澈,但是宫澈却站起身来,越过宫以沫走向甲板,与宫抉对持。 ——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能?”

    月色下,宫澈站的比较低,所以他微微抬头,一直含笑的脸上第一次那样冷峻,他背挺得笔直,直视宫抉。

    如果退一步是要让出宫以沫,那么就算粉身碎骨,他也不会后退!

    而宫抉站在船头那翘起的一点上,居高临下,看着宫澈,是如有实质的嘲讽。

    就宫澈这样手无缚鸡之力的男人,也配与他抢皇姐?

    “皇姐是我的,她……只会跟我走!”

    宫抉说这话的时候,不由去看宫以沫的神色,他多么希望看到宫以沫会认可他,然后站出来要宫澈死了那条心啊!

    宫以沫被他隐含忧伤的神情摄住,心里突然觉得有些对不起他。

    难道她才与他分开一年半之久,又要离开他么?

    感受到宫以沫的情感变化,宫澈双眼微眯,“她在京城只能束手束脚,离开这里,才能展翅高飞,你要为了你一己之私,让沫儿冒着被人发现的危险在这陪着你么?未免太过分了!”

    宫抉一顿,薄唇一抿,然后坚定道,“我能保护她!”

    “保护?”宫澈冷笑,“沫儿不是关在笼子里的金丝鸟,她比这世间任何一个男子都优秀,她曾经说过,运河修成,她要想办法垄断运输物流,还说想偷凿支流与娄烨交易,她想将她的商铺开遍全国甚至是国外,而你……却要将这样一个人束缚在身边?只为了一己之私?”

    他的话字字句句都敲击在宫抉的痛处,他脸色微微发白,最后露出一丝苦笑。

    他何尝不知道宫以沫喜欢自由,他何尝不知道她有多优秀?可就是因为太优秀了,他不能放手!

    因为他一旦放手,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发现她的好,来抢夺她!如今……皇姐不曾对任何一个人动心,可是一旦遇到的人多了,她若是爱上了别人!

    爱上别人?!

    ……这个念头,只是想想都让他身上的杀气如有实质的爆发!

    他双眼突然变得猩红,嘴角却微微翘起。

    “可是怎么办?皇姐她说过,她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我,既然是为了我而建立,那么为了我放弃又有何不可?!”

    他的话好似一记狠刀,扎得宫澈心口流血!他实在没有想过,宫以沫会为宫抉做到这个地步……

    他看了宫以沫一眼,眼神是他掩饰不了的不甘心和控诉!

    不就是冷宫那三年么?他如何就比不得,如何就比不上?!

    “够了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突然开口,此时她颇为疲倦的看了宫澈一样,又看了宫抉一眼,有些费神的微微叹息。

    “告诉我,作为我最看重的哥哥和弟弟,你们为什么要在这争吵?”

    她有些费解的抓着头发,纳闷的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“你们难道不应该和睦相处么?为什么会争锋相对?”

    宫以沫想不通,明明她不管离开还是不离开都不是什么大事,为什么他们想在好似在争夺她一般,让她感觉无所适从……

    她淡淡的话语让宫澈和宫抉都是一惊,他们对视一眼,双方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同样的情绪。

    隐忍,和伤神。

    是啊,在宫以沫心里,他们是她最重要的亲人,也只是亲人……她会对很多人产生携手一生的想法,却唯独不会考虑他们……

    而现在,除非……他们想捅破这层窗户纸,否则,只能装作相安无事的和平相处……

    哈,和平相处?这小船上的剑张跋扈不要太明显。

    宫以沫心里好似模糊的闪过些什么,十分复杂的又看了他们一眼,湖风吹得人心凉,更是吹得她背脊发寒。

    她有些迟疑的,试探的,谨慎的问道……

    “你们还没有回答我……为什么要针锋相对?”

    她锐利的眼神一扫过宫澈脸上的不安,和宫抉脸上的冷峻,脑子里突然有种非常奇异的想法!

    这个世界……该不是疯了吧?为什么她会产生这样的念头?

    宫澈眼神微闪,最后伸手,摸了摸宫以沫的发,月光下,他的神情再一次柔和,无奈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你大概不知道……宫抉此人心狠手辣,我只是怕被他影响……”

    宫抉盯着他那只手冷冷一笑,却还是顺着他的话遮掩。

    “最近利用皇帝的愧疚,借由他的手不知道杀了多少人的你,有什么资格说我?”

    他们的话总算让宫以沫打消了那种奇怪的念头,或许他们只是看不上对方的行事作风,是担心她才这样……只是她还是低着头,糯糯的说,“那你们就不能和睦相处么?”

    明明上一世,他们是很好的合作关系啊……

    宫抉望着宫澈眯了眯眼,而宫澈也露出一丝冷笑来,两个人之间虽然只隔了两米远,却好似一个在炼狱,一个危崖!

    “这件事……我们会处理好的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