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一百三十八章 你可愿意跟我走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宫以沫被他看的发毛,她不知道自己是哪里露馅了以至于对方一下就发现了她,她不由更加警惕起来,要是其他人也发现了她是谁那可怎生是好。

    索性,她的担心有些多余了,对她那么熟悉的皇帝也只是在一杯接一杯的喝酒,根本没有朝她的方向多看一眼。

    宫澈想了想,对身后的人说了几句话,原本跟着他的两人便退下了,不知去了哪里,而宫抉这边敬酒的人实在是太多了,他借口自己年纪太小不胜酒力,都推脱了,皇帝见了哈哈大笑!

    “抉儿,这里的酒你推得掉,等会去了女宴,只怕就不行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他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,几步走向了宫抉。

    “其他人继续吃喝!我们爷俩……单独去女席瞧瞧……”他似乎有些醉了,嬉笑道,“她们肯定在议论你的婚事!我们也去看看……有什么好人家!”

    宫抉被皇帝半搂着肩膀拖着走,他心里万分焦急,将宫以沫留在这他肯定是不愿意的,但是带走的话,皇帝只带了常喜一人,而常喜武艺高强,若是被他察觉了,宫以沫更加危险。

    他在心里第一百次懊恼昨晚美色误事,无声了看了宫以沫一眼,便和皇帝一起出去了。

    宫抉一走,宫澈便再也不能克制自己,他端着一杯酒朝最靠近宫以沫身边的那个大臣走去,却不小心直接撞了上去,酒湿了一身。

    那官员见了连连道,“太子想必不胜酒力,就别再喝了,诶?您身边怎么连个服侍的人都没有?那个谁?对!就是你!快扶太子回宫休息!”

    宫以沫指着自己的鼻尖十分诧异,但是一想她本来也是来找宫澈报平安的,也就顺从的答应的,只希望宫抉回来时,不会因为找不到她而着急……

    而她的手一碰到宫澈,就被他那双火热的手紧紧攥住!

    他整个人都靠在宫以沫身上,胸腔跳动起来,让宫澈有一种幻觉,那就是她不在的时候,心好像不会动,不会悲,不会喜,而她只要一靠近,他整个人便鲜活了起来,好像注入了灵魂……

    宫以沫虽然觉得怪怪的,但还是扶着他朝外面走去,他们渐渐离开人们的视线,不知不觉,竟然到了曾经一起泛过舟的荷花池那……

    想到那一次窘迫的人工呼吸,宫以沫觉得有些尴尬,而宫澈却很怀念,也很庆幸!他庆幸他那一次没有伤害宫以沫,让她此时还能站在他身边,陪伴着他。

    这里十分安静,因为所有人都去到了那边帮忙,但是还是怕有人会暗中监视着,所以宫澈微微摆了摆手,立刻就有两个影子分散开来,堵住了来去的两个方位。

    宫澈仍不放心,他不愿意宫以沫受一点点威胁,所以他命人驱来一艘小船,说他想借着酒兴泛舟。

    宫以沫只当宫澈是有话对她说,低眉顺眼的做不起眼状,任由他安排,殊不知宫澈心里有多急切,他手心都是濡湿的汗,却控制着自己的眼睛不往身边的人身上多瞟一眼。

    船很快就来了,宫以沫到底没忘了自己是个小斯的身份,连忙先一步跳上船,然后扶着宫澈上来,期间两人的视线有第一次对视。

    宫以沫只是看了他一眼就好似被烫到一般急急的收回视线。

    她总算觉得有些奇怪起来,宫澈的视线太过灼热,仿佛能够将人融化一般。

    脚下发力,小船一下就行驶到了湖中,此时,湖里的花叶早就凋落了,月光盈盈的照下来,显得有几分萧索。

    而这小船是有船舱的,宫以沫扶着宫抉进去坐下,刚想起身时,却被宫澈用力一扯,直接扑到他怀里!

    船舱内很暗,只有一盏孤灯,又很狭小,让宫以沫莫名惊慌起来。

    “太……太子哥哥?”

    “别说话……”宫澈微微颤抖的声音响在宫以沫耳边,他抱得极紧,而且不想听宫以沫说任何抗拒他的话。

    “你还活着……太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紧紧的搂着宫以沫,似乎想确定这个人是不是真实存在的,宫以沫心里微微一暖,觉得这么久以来的付出,总算没有白费。

    宫澈啊……是真的很在意她呢……

    宫以沫拍了拍他的肩膀,让他放松,“太子哥哥,我这不是回来了么,我怎么会有事?我可是很惜命的人啊……”

    可这些并不是重点,重点是宫澈想极了她!多少个日日夜夜,他都在苦熬!他想将这个小妖精抱在怀里入睡,想与她耳鬓厮磨,早上一起起来……

    他想的心都疼了!

    告诉她吧,告诉她一切,他的在意她不是因为什么兄妹之情,而是爱她啊!爱到了骨子里,每时每刻都承受着蚀骨般相思之苦……

    宫澈急促的呼吸伴随着酒香扑撒在她的耳蜗,宫以沫觉得有些痒,不由缩了缩脖子,可是她一动,宫澈却更加凑过来,她似乎可以感受到宫抉的薄唇在轻轻亲吻她耳下的肌肤,那种感觉让人汗毛直竖!

    “太子哥哥!”她一下推开宫澈,宫澈的眼神有一瞬间受伤,而宫以沫没有发觉,强自镇定起来。

    狭小的船舱内那热度让人出汗,宫以沫深吸一口气强笑道。

    “太子哥哥,我没事的,对了,你的伤可好全了?”

    怀里的空空如也让宫澈失落,他根本不想跟宫以沫讨论这些事,他看着宫以沫,几次话都嘴边却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你为什么不早点来见我……

    为什么要去西洲?

    宫抉真的对你有那么重要么?

    在你心里……他比我重要么?

    为什么……要抗拒我的靠近……!

    可这些,他一个都不能问,不能说,血亲人伦就好像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隔开了他与她之间的所有可能。

    他突然想起皇后所说的话,是的……他不能等了,他必须要快速强大起来,强大到可以直接霸占她!

    所以宫澈的气息渐渐平息,只是那双眼睛还是牢牢的锁定着宫以沫……

    “你可愿意与我一起去淮河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