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一百三十七章 一个吻足以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“要我带你去,可以啊……”

    少年的嗓音有种奇异的沙哑,低沉的,仿佛在斯磨人的耳尖。

    宫以沫愣愣的看着他,此时酒意上头,她只是在费力的维持着清醒。

    “只要皇姐你……吻我一下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宫以沫以为自己听错了!

    她浑身一激灵,用一种非常奇怪而警惕的眼神看着宫抉,方才那些昏昏沉沉的醉意一下消失不见,她只觉得心惊!

    见她突然警醒,宫抉心里,长长的叹了口气……

    他一手撑在宫以沫身后的石壁上,身子贴近,双眼是深深的无奈。

    “曾经我睡觉时,皇姐你都会吻我的额头,对我说我晚安……如今不过长大了一点,你就再也不曾与我亲近过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神情没什么变化,那是那淡淡的委屈,实在让人心疼。

    宫以沫微怔,思绪一下就回到了几年前……

    记得那个时候,她刚开始收留他,有时候会带着他一起睡,大多时候则不会,好几次……宫以沫半夜醒来时都听到了敲门声,结果开门一看,小小的宫抉不知在门口望着天,坐了多久了……

    而只要她一开门,他原本凄苦的小脸,一看到她就会焕发出色彩。

    当她生气的问他原因时,他半响才委屈的说……说他一觉醒来看不到宫以沫就会觉得心慌害怕,他怕宫以沫会变成仙女飞走了,这一切只是一场梦境。

    他的话让宫以沫哭笑不得,又十分怜惜,所以自那以后,每一次,她都是要么跟他睡,要么等宫抉睡着了再走,并且走之前,她都会在宫抉额头上轻轻一吻,对他说晚安……

    后来出了冷宫,她便再也没有这样做过了,因为她认为宫抉长大了,此时才想到,再怎么大……也不过才十三岁啊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些他都记得……

    想到此,宫以沫渐渐放松了身体,对宫抉展颜一笑。

    宫抉这个样子,在现代,大概就是姐控吧,但是那有什么关系?这是她养大的小孩啊!

    所以她对他伸出手,上身前倾,抱着他的头在他额头上轻轻一吻……

    她突然的靠近让宫以沫不由屏住了呼吸,感受到她轻碰自己的额头,这样的亲密,就好似做梦一般。

    “晚安……我的小殿下。”

    她甜甜的嗓音似乎滴的出水,在宫抉还没有反应过来时,她一手拿起岸边自制的的丝质睡衣,一手拍击水面一跃而起!

    哗啦啦的水声中,红色的长衫在雾气中翻转,她脚尖一旋,整个人轻巧的立在岸边,凹凸有致的身体被薄薄的丝绸包裹着,朝他盈盈一笑。

    “那么说好了哟,明天,就等着你带我去玩啦!”

    说完便蹦蹦跳跳的朝屋里去了。

    长衫随着她雀跃的步伐微扬,露出一截雪白的小腿,宫抉摸着额头,心砰砰直跳!半响才得以平息……

    什么时候……他才能再像小时候那样,和宫以沫睡在一张床上呢?

    他真的,克制不住了啊……

    次日,因为一不小心答应了宫以沫,所以即便不情愿,宫抉还是带上了她。

    宫抉请人给宫以沫易容,不一会儿,一个皮肤偏黑小鼻子小嘴巴的小斯就出现了,唯独让宫抉不满意的就是她那双灵动的眼睛,完全不是一个下人会有的。

    “进宫后你不能离开我左右,也不能抬头打量别人。”

    宫抉严肃的说着,宫以沫连忙答应的飞快!见她这样,宫抉不由无奈叹气,暗恨自己昨晚不该为了一亲芳泽,而许下那样的话。

    马车一路进宫,过程中宫抉如何耳提面命,暂且不提。

    皇宫还是那个皇宫,一点都没变,宫以沫甚至有些怀念,毕竟在这里住了五年多,还是有感情的。

    大殿华丽,被地龙烘得温暖如春,寥寥丝竹之声从帘子后传来,不少宫人来回穿梭着,面露喜悦。

    宫抉是此次设宴的主角,座位便紧挨着太子之后,见人越来越多,宫以沫连忙低伏做小做小斯状。

    文武百官渐渐齐了,因为是庆功宴,但男女有别,会举行两场,一场是皇子官员,一场是后妃官眷,而第二场,宫抉只要去露个脸就行了。

    “太子到——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通传,太子大步走了进来,他神情有些憔悴,却威严已成,不少官员都起身去迎,要知道这种宴会上,是免礼的,由此可见,宫澈是越来越得人心了。

    宫以沫有些小激动,两个月没见到太子了,也不知他伤好的如何了!

    宫澈的视线一扫,一眼就看到了宫抉,他急急朝宫抉走去,双眼却一直在看他的身后巡视,他还是期盼着能见到宫以沫,他实在是太想她太想她了!

    感受到宫澈的视线,宫抉眼中闪过一丝寒意,身子不由前倾一点将宫以沫完全挡住,不想让他看到。

    但是宫澈的位置就在他的上首,如何挡得住?

    宫澈一靠近,几乎第一时间就将实现锁定在了宫以沫身上,虽然相貌气质完全不一样,但是宫澈就是知道她是宫以沫!是他心心念念的小人儿!

    “沫儿……”

    他嘴里无声的溢出这两个字,宫抉警告的眼神立刻就扫了过来,让他一凛!心知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,那么多眼睛盯着他们,宫澈一点点异常都有可能暴露。

    宫澈便强迫自己错开视线不去看她,一想到她就在自己身边,不过几步远,宫澈觉得整颗心都在雀跃,他是那样的迫不及待,只盼着这宴会快点结束!

    “陛下驾到——”

    皇帝一来,所有人起身相迎,很快,皇帝大步踏入,那明黄色的衣袍衬得他威严夺目,只是宫以沫却眼尖的发现他两侧的青丝,心里微微一痛。

    两个月前,他还没有白发的,这白发,可是为她而生?

    见所有人都齐了,宫晟虎目一扫,大笑一声!

    “今日设宴,只为庆贺我儿立下奇功!只谈风月,不谈政事,如此,乐起!”

    常喜立刻笑着上前一步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有旨,乐起——开宴——”

    拖长的声音一直传到了殿外,随着乐声一起,舞娘们纷纷踏入,宫人则托举着各色佳肴穿梭其中,大殿一下就热闹了起来!

    而宫澈却不由再一次看向宫以沫,似有千言万语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