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一百三十六章 勾引她犯罪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此时他身姿刚刚长成,没有儿时稚嫩,也没有后来英朗,正是处于青涩与成熟之间……修长匀称,纤瘦而有力度!可谓多一分嫌多少一分嫌少。

    而那双墨玉般的眼睛,斜斜瞟来,冷淡的,漫不尽心的,却轻而易举能让人战栗……

    宫以沫突然明白为什么上一世宫抉恶名在外,手段狠辣到令人发指,还是有那么多女人哭着喊着要入他后宫了,只为了这妖孽的皮像都够了,若是能看到他那双略显冷清的眉眼,染上欲色,为自己疯狂……光是想想都是一种满足!

    宫以沫连忙摇了摇头,她在想什么有的没的呢!

    见宫以沫喜欢自己的相貌,宫抉第一次觉得长得好看是一件有用的事,于是他更加用不经意的姿态展示自己,心里那份热切,却催促着他靠近一点,再靠近一点。

    “皇姐,我继续给你擦背吧……”

    宫抉很清楚,宫以沫是从来不介意这些的,她并不认为在男子面前露了胳膊和脚是什么大事,尤其他们小时候,宫以沫为了省事,常常同吃同住,所以她对自己的碰触,是不排斥的,他也才有机会,得到一些肢体接触。

    明明是自己一手养大的孩子,不知为何,当他用毛巾轻柔的擦拭在她背上时,她的背不觉挺直,身体觉得痒和奇怪起来……

    想到了什么,她不由狂摇头!真是太禽兽了!她怎么会有那样的念头呢?都怪宫抉太妖孽了!长成这样不是在勾引她犯罪么?

    遂她一把抓住了宫抉的手道,“你也累了,下来泡一泡吧,不用照顾我了。”

    宫抉闻言双眼一亮,立刻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见他如此,宫以沫有些莫名的懊恼,随即她一想,反正池子这么大,有什么关系呢?

    于是乎,她就这样看着宫抉一层层解开衣带……最后一拉,衣衫尽数滑落,竟然只穿了一条亵裤!

    夭寿啦!为什么她竟然会觉得浑身的寒毛都竖起来了?这种紧绷感是怎么回事?!

    宫抉看着她紧张的样子,心里雀跃!

    她会紧张,证明她对自己也是有感觉的,他应该庆幸,他常年练武的好身材!

    宫以沫想闭上眼,又觉得她不该那么矫情,睁开眼看着又好像脸皮太厚了,只是宫抉身材是真的好啊,她索性就这样看着了,怎么都是她养大的孩子,小时候都看过无数回了,大了怎么就看不得了?

    也不知是无意还是刻意,宫抉下水后靠的很近。

    当宫以沫觉得不妥,想走开的时候,宫抉缓缓道,“真好,好久没有和皇姐一起说说话了。”

    但是他心里却不这样想,此时他与宫以沫也就一米的距离,一想到她并不曾穿衣与他同浴,那种刺激的感觉从脊椎一直传递到头皮,以至于他那双眼睛里染上压抑的**,只是水汽中,宫以沫不可能发现。

    宫以沫想忘掉那种奇怪的不自在感,于是开始认真的想话题聊天。

    “嗯,明天皇帝设宴,我可不可以去啊?”

    宫抉用她的杯子倒了一杯酒,浅浅了喝了一口,淡淡道,“去给我选妃么?”

    宫以沫一噎,低声辩驳道,“也可以选了好么……”

    宫抉看着她,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被他这样盯着,宫以沫不觉低头,不知为何,她低头看着他纤长白皙的手指随意的把玩着酒杯,那姿态,衬着那肌理分明的肌肤,竟让人觉得口干舌燥!

    她想喝酒,却发现她的杯子早就被被宫抉抢了,想到他们用一杯饮酒……宫以沫不由拍了拍自己的脸,她是不是喝多了? 她怎么变得那么奇怪?

    宫抉无声的靠近一点。

    “皇姐要给我选妃,是不是也该问问我的要求?”

    宫以沫连忙点头掩饰尴尬,他靠近一点,她立刻就发现了,以对方不察的速度往后移了又移,才道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我的弟弟自然值得最好的,说吧……你有什么要求?”

    她就是不肯看他,这一点让宫抉暗自窃喜。

    他再一次靠近一点,凑在宫以沫耳边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皇姐,我想要这世间,最好的女人……”

    他身上有酒的香甜气息,这一靠近,立马就让宫以沫下意识的后退,结果一退,却发现她已经靠着池壁,退无可退了!

    宫抉没有再给她压力,而是紧紧的盯着她,那视线仿佛有温度,所到之处让宫以沫恨不得找东西遮起来。

    她抬头勉强笑笑,“你这个要求太笼统了,怎么才算世界最好呢?”

    宫抉微微挑眉,一个随意的动作在他做来也十分赏心悦目,他淡淡笑道,“只要比你好,就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宫以沫闻言猛地抬头看他,但是一眼看去,他墨发披散在肩头,精致的容颜宛如这水生的妖精!她看了一眼便不敢再看,咽了咽口水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泡久了缺氧,她竟然觉得无法呼吸了。

    “皇姐,你渴么?”

    一个被人体温捂得温热的酒盏帖向宫以沫的唇瓣,宫抉也因此得以往前靠一大步,两个人的距离不过半臂!

    宫以沫不敢深思那种浑身汗毛都竖起来的心慌感是怎么回事,直接就着他的手喝了他喝剩下的半杯酒,那甜甜的酒水,因为喝的太急而溢出了一丝,金黄的酒液,顺着她的嘴角和纤细的脖子一路下滑,最后没入锁骨之间,那优美的曲线,因为她仰头而尽数展现,看得宫抉双眼一暗,险些克制不住!

    他们此时的距离太近了,太危险了!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下雪时太过寂静,或许是水汽太过朦胧,水温太过温暖,他们处在这种危险与暧昧交织的氛围中,两个人都体会到了那种浑身战栗又酥麻的刺激感,一时间忘了言语。

    宫抉是不想离开,而宫以沫则是不知道如何离开,她头因为喝了酒而昏沉,身子却因为宫抉而警惕!

    “你还没说带不带我去呢……”

    宫以沫笑着试图转移话题,殊不知她此时脸颊嫣红,眼珠更是水润润的,那脖子与肩头优美的弧度,看得人几欲喷血。

    宫抉的喉结动了动,他感觉体内好像有火在燃烧,他很难受,很痛苦,而他唯一的救赎就在眼前,那样近,又那样远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