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一百三十五章 共浴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宫以沫答应得这么爽快,让宫抉有些发愣,他只要一想到会跟宫以沫一起泡温泉……不知为何,整个人都有点飘飘然,好似喝多了一般。

    他的皇姐啊,当真是上天派来折磨他的!

    宫抉手下的人很有效率,下午的时候,宫以沫就一个人躺在院子里的温泉边上吃点心了。

    她一边吃,一边掰着手指给自己算接下来要做的事情,结果一算发现都不急,就有点懒洋洋不想动了。

    这时,馨儿撩了帘子走了过来,当初宫以沫被贬,馨儿恰好年纪到了,所以被放了出来,不知如何又被宫抉找到了,留下来伺候宫以沫。

    “公主,这么晚了,殿下晚上肯定有宴,便不等了吧?”

    她看上去十分显小,脸嫩嫩的,都十八了,还是一副内向胆小的模样。

    宫以沫摸了摸肚子,摊在椅子上一动不动,双眼无神望天,“别理我,我能睡死在这张椅子上……”

    见她这幅没有骨头的样子,馨儿实在想象不出,一个多月前,公主一人对峙皇帝那意气风发的模样,这要是让那些学子们知道了,用公主的话来说,那就是“幻灭”吧?

    “那还用膳么?”

    她只是程序的问一下,果然宫以沫摆摆手道,“你去给我找一个木质托盘来……嗯,再来点酒……我要泡温泉啦!”

    馨儿拿她没办法,只得听命去做,等她准备好这些的时候,宫以沫已经脱光光的下水了……氤氲的水汽弥漫着,蒸的她的小脸粉嫩微红,她懒懒的睁着眼趴在池子边看馨儿动作,讨好一笑。

    “好馨儿,要不你也下来一起啊!”

    她双眼色眯眯的打量着馨儿那有料的身材,手指发痒,要是她也有d罩杯就好了,她就玩自己的!那手感……简直了…… 这猥琐的念头遭到了馨儿义正言辞的拒绝!她小声道,“这哪里是吾等下人能享受的?我的小公主啊,你就饶了奴婢吧……”

    要是让殿下看到了……馨儿一哆嗦,简直不敢想象。

    被拒绝了,宫以沫有些委屈,可怜兮兮的一个人拿着酒杯斟酌,她将托盘放在水里,盘子里有水果和酒,随着水而一动一动,她自己则坐在了水里一块天然形成的原石上,胸以下都没在水中,一点都不觉得冷。

    而馨儿就在一边候着,穿着厚厚的衣服,这时她突然抬头,欣喜道,“公主,下雪了呢!”

    她有些激动,“这可是京城的第一场雪……”

    宫以沫睁眼仰头,只见漆黑的夜空中飘下无数白色的雪花,在院子里的灯火照应下,有种寂静的美,宫以沫伸手去接,水气弥漫,雪还没落到她身上,就融化了。

    她喟叹。

    “这才是人过的日子啊……”

    想到前世种种,她经历了江山如画,也看过了血染山河,做到了至高无上,也沦为了阶下死囚,短短一生……太匆忙了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若是有其他的人重生会是什么心境,是去追求至高无上?还是想复仇,将欺负过她的人都踩在脚下?

    那也太累了……人活着已经很辛苦了,再折腾,只会让自己更辛苦罢了,人命那样脆弱,说死就死了,还整日算计来算计去,吃吃不好,睡睡不好,有什么意思?

    还是随心所欲的好,有问题来了就解决,没问题就万事大吉,这才是人生啊……宫以沫想着,美滋滋的喝了一口酒。

    就比如这去年的梨花酿啊……一年也就产那么多,她能喝到,真是太幸福了!

    喝完,她一仰头,用一种十分跋扈的语气吩咐道,“馨儿,还不快过来给爷擦背?”

    馨儿笑着应了一声,连忙跪坐在池边,给她擦背。

    跟着公主中有一种感觉,那就是想将所有的心里话都告诉她,以前她不明白,后来大了才知道那是为什么。

    因为公主心胸宽广……她的眼界早已非凡人所能企及,所以她不去计较,更不会防患谁,做人做事皆是随心,可以说是返璞归真到最初,而人的最初……可不就是良善么?

    公主是个善良的人啊!

    馨儿很庆幸她能遇到宫以沫,在她身边,她似乎都变成了一个更喜欢的自己。

    宫以沫完全不知道馨儿的想法,她一边抱着托盘吃吃喝喝,一边享受着馨儿的服务,时不时还翻转过手给馨儿吃一点,那不亦乐乎的小模样,完全想不起还没去給宫澈报平安,答应了申十夜要请吃饭也没做,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琐事都抛在脑后,再这样下去会退化的吧?

    宫以沫茫然的想,夹着一块水果往身后送。

    “馨儿啊……你说明天皇帝是不是要举行宴会给宫抉庆功啊……”

    感受到身后的人直接用嘴含走了水果,宫以沫还有些意外,却还是自顾自的说。

    “好想去玩,一个人太无聊了……而且到时候肯定有很多女眷……好像是时候给宫抉物色物色了……万恶的旧社会啊,不过还是要顺应潮流……貌似也很好玩的样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皇姐很想让我娶妻么?”

    冷清特质的嗓音突然响起,宫以沫猛地回头,就看到宫抉那有些委屈的模样,似乎她不要他了一般。

    宫以沫被抓包了,暗恨馨儿这家伙不给力,糯糯的讨好道,“我怎么会不要你呢,话说这还是饭点吧,你这几天忙着赴宴,怎么就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因为……”想你啊……

    宫抉从水里捞出她一缕青丝在指尖把玩,神情莫名的笑道,“因为那些人实在太无趣了。”

    他此时斜斜的半躺在水边,黑袍的衣摆和长长的发垂到水中晕染开来,那漆黑的颜色和他玉色的肌肤组成了惊心动魄的色差,墨玉般的双眼冷清清的看过来,整个人好似泼墨画一般美得随意又风韵无边。

    氤氲的水汽一蒸。更衬着他美得不似凡人,宫以沫不由咽了咽口水,半响才回想起他刚刚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无趣好……无趣好……”她喝了点酒,早就被这美色勾了魂,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宫抉暗自好笑,一手支着下巴,将胸腔打开。

    随着他的动作,本就系的松松的衣带更是松散了,衣领处被拉开,露出精致的锁骨来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