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一百三十二章 逼婚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宫澈的手攥得紧紧的,明明在艳阳下他却觉得寒冷,一股寒意直冲头顶,让他整个人仿佛置身寒潭,无法呼吸。

    可是他就是想要见她啊!他盼着宫抉回来,日复一日的盼着,不就是为了见她吗?

    如今佳人近在京城,他却连见一面都不行,这种掏心掏肺的酸楚,旁人根本无法理解!

    宫抉见宫澈没有跟上来,眼里闪过一丝狠意!

    如果……他能让宫澈不知不觉的消失就好了,这世间,凡是与他抢皇姐的,都活该被他杀掉!

    但是一想到苏妙兰,他又释然了……他会极力促成这件事的!因为他很清楚,皇姐不会接受什么样的男人,皇姐要的,是一夫一妻啊……

    他想到宫以沫,宫抉又觉得甜蜜起来,往和曦宫去了。

    太后此人常年礼佛不问世事,所以宫抉本来以为自己就是来走个过场的,但是话说完了,对方似乎并没有让他离开的意思,宫抉暗自皱眉,他并不想在这呆太久。

    而宫澈则有些恍惚的被皇后身边的人叫去了凤栖宫,他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,但还是去了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刘皇后是有点害怕她这个儿子的。

    宫澈就好像一夜之间蜕变了,他原本仁厚善良,可现在,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,他便借由皇帝的手铲除了不少人!

    偏偏还哄得皇帝对他愧疚,其心智手段,比以前高了一筹不止,皇后有时候都觉得,她不认识这个儿子了……

    但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,因为东宫稳固,就连她的地位都跟着水涨船高了起来,后宫事宜渐渐得心应手,虽然人也有些忙不过来,但日子比起从前,好了不止一点半点!

    一见到宫澈,皇后露出一个笑脸来,最近她人逢喜事,整张脸容光焕发了起来,而且皇帝也来了几次,让她四十几岁的人了,眉梢都染着淡淡的春意。

    宫澈将皮裘递给了一边的宫人,走了过去,看到皇后的模样,他心里一叹……对女人来说,再多的地位,财权,还是子女,还是比不上丈夫的怜惜吧……

    他还是如曾经一般温柔,俊朗的脸庞上是让人如沐春风的笑容,让人心生好感。

    “母后急着找我,是有何事?”

    皇后淡淡一笑,拉着他到了案桌前,案桌上是堆积如山的宗卷,宫澈凝目一看,发现竟然都是介绍官家女子的卷宗!

    他双眼一眯,刘皇后却不曾发现,只是回想从前,略微苦涩的笑道,“原本澈儿你早就该选妃了,可是以前……”

    她一顿,又摇摇头,“不提也罢!如今你即将离开京城赶赴淮河,在去之前,还是将亲事定下来,到时候回京论功行赏时,正好能举行大婚!可谓双喜临门!”

    皇后的话让宫澈呆在原地,他双眼瞪着那些卷宗,似乎这样,它们就可以全部消失一般!

    他……不想成婚!

    或者说他想娶的人,根本不会出现在选妃的名单之中。

    见他不说话,皇后想到了什么,眸光闪烁了一下,又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澈儿,如今……你都快十八了,你弟弟哥哥,都是十五十六成的婚,你六弟的孩子都有两个了……皇家注重皇嗣,你……必须早作打算才是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又将放在最上面的几封卷宗只给他看,“这几位女子,都是适龄的世家女,背景雄厚不说,相貌,性情都是极其出挑的……就比如这苏妙兰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,宫澈总算找回自己的声音,他勉强笑了笑,“母后,此事还是等我修成运河之后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刘皇后闻言瞪了他一眼,“等到你修完支流,至少都是两年以后了,这些女子若是不早早的定下来,到时候母后到哪里去给你找合适的人选?”

    说着,她柳眉一挑,神情古怪的问,“还是……你已经有了心仪之人?”

    她的问题,让宫澈无法回答!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缭缭轻烟在屋内弥漫,宫抉很讨厌太过浓郁的檀香味,他扫了眼佛堂内摆满了的菩萨,心里冷笑,亏心事做多了,再多的菩萨也不能让人心安吧。

    帘子后许久都没有声音传来,宫抉微微眯了眯眼,不知道这位太后在搞什么把戏。

    这个时辰了,皇姐肯定还在赖床,也不知白生有没有将她叫起来用膳……

    只是白生也是个没用的,肯定不是皇姐对手……

    这时,一声低咳传来,宫抉连忙集中精神。

    只听帘子一响,有些昏暗的佛堂内室走出来一个老妇人。

    太后还不满六十,可是不知道是不是太过操心,那保养的还算好的脸,竟然配着满头银发。

    她被人搀扶着,看到宫抉慈爱的一笑,“我的孙子,竟然长这么大了,快过来……让哀家好好看看。”

    宫抉闻言稳步走了过去,太后一双精明的眼睛打量着他,一副越看越满意的模样,一边夸赞着,一边拉着他往会客的旁厅走去。

    命人上了最好的茶,她这才放开了宫抉,笑眯眯道,“如今都是大孩子了,这一年多西行,可遇到什么有趣的事?”

    宫抉懒得多说话,只是冷淡的回答道,“孙儿是去赈灾的,并不曾遇到过什么有趣的事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让太后脸上的笑微微一僵,她深深的打量了宫抉一眼,又笑道,“这么说来,也不曾遇到什么喜爱的姑娘了?”

    宫抉心思如电,几乎立马就明白了她想做什么,太后是柳贤妃的亲姑姑,她这是见自己渐渐掌权,又立了大功,想要将他拉入柳贤妃一边了?

    不等宫抉开口,太后又道,“如今你年岁不小了……是时候可以物色正妃了,可怜……你也没个母妃能为你操持一二,不然也不会如此被动。”

    宫抉自然不会让她这样说下去,连忙接话道,“孙儿如今年岁还小,不通情事,只想好好为父皇分忧,为大煜献上绵薄之力。”

    他再一次的抗拒让太后有些不悦了,她捏了捏手里的佛珠子,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没经历过自然品不出其中的好来……正好,哀家有一小侄女,贤良淑德,那相貌更是没的说……家世更是配的上皇家的,哀家这心里啊……最惦记的还是你啊!”

    她话都说到这份上了,宫抉再拒绝就有些不识好歹了,他抬头,定定的看了太后一眼,突然展颜一笑,这一笑,让原本低调奢华的偏厅突然黯然失色起来,看得太后心里都是一跳!

    “既然祖母盛意拳拳,可容孙儿一见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