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一百二十七章 争锋相对公主胜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他感觉自己好像说了个笑话,冷笑了起来,然后凑得更近一些,看着她眉眼皆是温柔与隐含的危险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怕我呢?我是你最听话的弟弟啊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从这种紧张的气氛中喘息了一下,认真的看着他道,“如果你真听话,就放开我,并下令放过他。”

    宫抉闻言双眼发红,突然伸手捏住了宫以沫的脸,他的举动吓了宫以沫一跳,只见他微微偏头,诡异的笑着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他是你什么人,值得你这样三番四次的求情?”

    那轻飘飘的语气,让宫以沫背上的寒毛都竖起来了!但反应过来后也被他这个举动触怒了!

    她冷下脸来,色厉内茬道!“宫抉!你最好放开我!”

    好久没听她叫自己的名字了,从她嘴里说出来,宫抉觉得浑身惬意

    “不……你还没有回答我。”

    他极其强硬又不容拒绝的压制着宫以沫,这样的他真的让她害怕了, 宫以沫推了他一把,发现他竟然纹丝不动,原来不知不觉中,宫抉的武艺已经超过她了么?

    宫抉眉眼含笑,眼神却十分阴沉的在她身上扫了一眼,那眼神似乎具有穿透性一般,在她身上刮过!

    “你告诉我……为什么要放过他?为什么要帮他?他也是,宫澈也是,这一年来,你为什么要帮宫澈?”

    越说,他的笑再也维持不住,声音突然拔高,隐含怒气的质问!

    原来这些醋意早就在他心底酝酿已久了,每当听到消息,说她又为宫澈做了什么事,他便恨不得要杀人!

    尤其是从荒瘴平原回来,宫以沫昏迷期间,他听到了宫以沫是如何被逼迫,如何为宫澈牺牲,又如何炸死逃走的消息,他只觉得整颗心仿佛被放在油锅里煎熬!恨不得摇醒她,问她宫澈何德何能?!又恨不得冲到京城,将那些人统统杀光!

    可看着受伤昏迷的她,宫抉忍住了,甚至在她醒来后也一个字都没提,他以为他能忍,却不想根本忍不住!

    宫以沫是他的,整个人都是他一个人的!任何人都不可以染指,太子也不行!

    见宫以沫好似慌了神一般愣愣的看着他,他再一次冷笑逼问!

    “你说啊!你为什么要帮他?你喜欢他么!”

    “宫抉!”

    宫以沫突然喊了一声,就在宫抉以为她会愤怒的反抗,也准备好说辞的时候,她突然哭了!

    那一双大眼内满是盈盈泪水,只是她凶狠的瞪着自己,不肯让眼泪落下来罢了。

    她一哭,宫抉沸腾的情绪就好像一下按了暂停键一般,尽数消失了,他眨了眨眼,突然有些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宫以沫一双大眼狠狠的,满是控诉的瞪着宫抉,瘪瘪嘴,半响还是止不住哭腔的骂道!

    “你!你没良心!混蛋!……我怂恿太子哥哥修运河,是帮了他不错,可是我更加是为了你啊!”

    她愤愤的用手背一擦眼泪,负气的不肯再看他,“我不过想着你日后能多一些金钱傍身,我想将我们家的店铺开遍大江南北!不然你以为我很缺钱么?

    我一个人过不用为你考虑的话,不知道活得有多自在!

    为什么要留下司无颜,他就是玉祁的傀儡帝,我今天帮了他,只是为了日后四国通商能有一个好的开端,他会是一个为国为民的好皇帝!会极力促成这件事!

    你不是说以后想到处走走么?如今国防那么严怎么可能?一旦四国通商,我们才能到处走,可是你不仅不信我,你还质问我!”

    她越说越气,只觉得自己养了个白眼狼,上辈子虐杀了她,她没有报仇还以德报怨,可是他就是这样对她的?越想越委屈,她的眼泪终于如断了线的珠子般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质问我也就罢了,你还……还凶我……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那泪珠滚烫的好似将他的心也烫了一般,宫抉连忙伸手去擦,这一擦不得了,宛如洪水决堤!宫以沫一翻身,干脆背对着他趴在床上呜呜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下宫抉是彻底慌乱了!之前的冷酷也好,霸气也好,狠厉也好,统统消失不见,他又变回了那个干净冷清又懵懂的少年,拿心爱的人简直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别哭了……对不起,皇姐是我错了!”

    “出去!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!给我走!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她一说再也不想见到他,明知是气话,可是宫抉的心口还是忍不住一痛,手紧握成拳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就派人去叫人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宫以沫不理他,继续哭,宫抉没办法,只得打了个手势,立刻就有一个人出现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他是镇西王特意培养的人,后来到了宫抉手里,跟着他的时间也算最久,如今见公主哭,他万万不敢抬头,只是埋头听候命令。

    见有外人在,宫以沫一点也不怕羞还是在哭,宫抉十分心疼又更加头疼的叹了口气,然后冷冷的盯着他,声音冷漠的吩咐道,“将派出去的人叫回来,快去!”

    说道最后,语气竟然有些无奈,那人一听,连忙去了,而宫抉扭头看着宫以沫耸动的肩,为难的皱了皱眉,凑过去轻声讨好道。

    “皇姐……我已经按照你说的做了,你别哭好不好?”

    他说的楚楚可怜,冷清的声音带着少年特有的委屈,为何明明一开始生气的是他,满腹委屈、吃醋、隐忍的也是他,但宫以沫一哭,他就毫无招架之力只有屈服呢?

    想是这样想,宫抉还是很愿意哄她的,没有一丝不耐烦,而且……他一边拍着她的背,一边说着一些讨好的话,心里还有一丝甜蜜……姐弟是不会这样的,他们这样,就好像外公和外祖母吵架的时候一般,是夫妻啊……

    为宫抉耐着性子哄了好久,宫以沫才抽抽噎噎的抬头,一双眼红的像小兔子一样,委委屈屈的瞅着他问。

    “那你以后还凶我么?”

    “不会了!我发誓!”他怎么会?这是他的心肝宝贝啊!他爱都来不及……

    宫以沫眨了眨眼,眼睛里还有泪水,看上去水润润的,她撅着嘴哽咽道,“那你以后也不能不信任我,不管我做什么,你都要无条件理解并支持……”

    宫抉真想抱抱她,然后亲吻她哭的通红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我答应你,我都答应你,我都听你的……”宫抉与她贴的很近,最后竟然不要脸的开始卖萌。

    “皇姐……别生我气了,也不要不理我嘛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