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一百二十三章 以身试药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宫以沫服了,这是人格障碍问题吧?

    算了,不管他了,“呐,我救了你,你是不是应该给我点报酬?”

    她笑的一脸奸诈,司无颜看着她一身狼狈,还笑的坏坏的模样,不知为何,原本戾气翻涌的心,竟然奇异的平静下来,这种挟恩求报不仅不让他讨厌,反而有些想笑。

    “你要什么?”

    他以为宫以沫会要求他立刻治好她身上的蝎毒,谁知宫以沫道,“如果只能提一个要求的话,我要你身上,可以生肌肉骨的灵药!”

    她神情渐渐严肃起来,而司无颜闻言,神情渐渐冷了下了,他深深的看着宫以沫,似乎要从那张小脸上看出什么来,但最后,他什么都没说,还是从怀里,拿出了一个玉匣子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司无颜声音低沉道,“这是母后亲手配出来的生肌膏,可活死人,肉白骨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闻言眼前一亮,忙将匣子打开,晶莹的膏体散发着一种让人迷醉的味道。

    就在司无颜准备起身时,宫以沫却突然用手挑了一点,抹在自己受伤的脸上。

    司无颜想阻止已经晚了!膏体一沾到伤口,那地方立马止住了血,却泛出淡淡的绿色。

    “你疯了吗!!”

    司无颜一下将匣子抢了回来,有些慌张的在身上找些什么。

    宫以沫有些好笑,这人到底在身上藏了多少东西啊?可这笑容却越来越淡,看着他慌乱,和脸颊上淡淡的麻痹感,她轻声叹道。

    “若是想让别人信任你,首先,你得值得别人信任。”

    司无颜的手一顿,看了她一眼,那眼神中满是震惊,又有些闪躲。

    宫以沫坐起身来跪在地上,费力的摸了摸他的头,神情温柔。

    “若是想让人在意你,你也必须先付出才可以啊……这就是人性,或许自私狡诈,但贪得无厌的能有几人?”

    “一直只看得到人性的丑陋,那么它就会更加丑陋给你看,可是若你看得到善良,你也会发现人可以有多善良。”

    好似在漆黑的夜里行走,他浑身都是磕碰留下的伤痕,可是有人猛地在他面前推开了一扇窗,照进来的,都是让他渴望又害怕面对的阳光。

    司无颜不知如何形容他此刻的感受,内心震撼不提,还手足无措,他只能板着脸十分冷硬的找出药来给她脸上上药。

    这一次拿出来的药装在一个木盒子里,一摸到脸上,竟然有拉扯的感觉,真是太神奇了,这肯定就是生肌膏了!

    司无颜还没抹完,宫以沫就一把抢到手,坏笑,“这一定就是生肌膏了对不对?!”

    她简直要为自己的机智点赞了!

    司无颜神情复杂的看着她,深深看了一眼,什么都没说,最后起身,准备走了。

    “诶?你去哪?”

    他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某个毫无形象的丫头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你身上的蝎毒很容易祛除?我身上没有适合的药,要回去重新配制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这才一笑,吹了个口哨后,方才她坐下的骏马飞快跑了回来,她捏了捏浑身酸痛的肌肉,看着手里的木盒不由想。

    哎,坑他一盒药真不容易啊……

    他们回城时,宫抉竟然醒了,并且一直在城门口等着她,神情冷漠。

    一见到宫以沫,宫抉还来不及露出笑脸,就被她一身狼狈吓到了,他狠厉的看着坐在马后的司无颜一眼,那眼神,几乎能够杀人!

    宫以沫看到宫抉倒是很高兴,她一下跳下马来,跑到宫抉跟前,又有些担忧,“你还觉得头晕么,怎么突然跑出来了?”

    宫抉对她笑了一下,然后解开身上的外衣披在了宫以沫身上,“如今这么冷,你出去为何不多穿一些?”

    宫以沫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,而宫抉则清理着她头上粘着的枯草,一脸无奈,“皇姐是大姑娘了……这是在哪滚了一圈?”

    宫以沫没好意思讲,何止是一圈,她滚了十几圈呢,遂拉着他的衣袖撒娇道。

    “快回去吧……我好饿啊!”

    宫抉见她有意的跳过这个问题,无奈的看了她一眼,“好,我们回家。”

    却在转身时那双墨玉般的眼睛,冷冷的瞥了一眼身后,还坐在马背上的司无颜。

    这人,若不是还有用,他必要将其千刀万剐了!

    司无颜到底年长宫抉十岁,他回了一个冷笑,心知,只要宫以沫在,宫抉不敢对他怎样,也就毫无畏惧了。

    吃饭时,宫以沫第一次见到了镇西王一家子,她有些不好意思,这么久以来,麻烦人家良多,却没能第一时间好好聚聚。

    镇西王已经五十多岁了,他还有一个儿子,叫李长风,一个儿媳李张氏,有两个孙子,一个孙女,再就是他的王妃,李如氏了,家庭成员一点都不复杂,所以交往起来也挺省心的。

    但是一顿饭下来,宫以沫十分心不在焉,好不容易等王妃拉着她的手絮叨完,宫以沫飞快的就带着宫抉回房了,镇西王看到两个孩子感情好,笑得合不拢嘴,可是他到底是个男人,粗枝大叶,反倒是王妃有些担忧。

    “这两孩子感情真好……”

    她微微颦眉,到底是大家闺秀,还是有些不认同,“只是公主和殿下年纪都不小了,这样时不时同处一室,怕是于名声有碍。”

    镇西王大声道,“怕什么!他们虽然不是一母同胞的亲姐弟,可是这么多年相依为命,比亲的也不差什么了!我看谁敢乱说!”

    王妃张了张嘴,到底没有说出来。

    王爷一个男子,心思也太粗了些,想想之前公主危急时,殿下的反应,若是说感情深厚也算情有可原,可是方才不过是吃顿饭,公主想吃鱼,殿下早就剔除了鱼骨,还没用完,殿下又提前舀了汤放凉,刚喝完汤,殿下就递上了帕子……

    这……真不像是弟弟会做的事,倒是像……

    她顿了顿,到底没敢深想。

    宫抉任由宫以沫拉着,看着她能吃能跳的灵动模样,一下就好像回到了几年前,但是不同的是,那时候在皇宫内,步步惊心,现在出来了,再也没有人能左右他们怎么相处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