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一百一十一章 那个飘雪的下午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但那愤怒之下的酸楚让宫抉十分难受,明明只要她说,不管她说什么,他都会保密!他都会信!可是为什么宫以沫到现在都不说?

    见他负气的咬着肉块,宫以沫心里摸不准他是不是发现了什么,索性一咬牙,将肉饼什么放到一边,也撕了一块狼肉来啃!

    “皇姐!”

    他一手抓住宫以沫要往自己嘴里送的手,神情伤痛又无奈,最后一叹。“你不能吃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手被抓住,她抬头露出一个笑脸来,“不是说还要待很久么,为什么你可以吃,我不能吃呢?”

    宫抉微咬下唇,这种吃人肉长大的野兽,若是有的选择,他怎么会让宫以沫吃?

    她不说就不说吧,只要她不折腾自己,他可以继续装聋作哑。

    想着,他抓着宫以沫的手,一点一点的拉向自己,他动作慢,抓着她手的力道却十分坚决,容不得宫以沫抗拒。

    最后他低头,就着她的手,将那一块狼肉含了过去,

    墨发倾泻而下,衬着他的模样精致到妖孽,那淡粉色的薄唇碰到宫以沫的指尖,让宫以沫心里一酸,看着他咽下那又老又腥的肉后,对她抬眼一笑。

    “我的皇姐……就应该得到最好的,不管在什么环境下。”

    少年低沉的声音斯磨人的耳尖,宫以沫竟不曾想到,当年一个无心之举,竟然能够让他这完美的嗓音得以保留,真是幸运。

    她咬了咬牙,终于暗下决定。

    她将宫抉手里的肉丢在地上,也不知生谁的气,还愤愤的踩了两下,并且将鸡腿塞给他,不由分说道。

    “吃!”

    宫抉楞了一下,然后颇为无奈道,“不必,我怕食物不够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的!”

    宫以沫打断他的话,在他满满都是信任的眼中,宫以沫不敢看他,低着头,一下掏出了很多东西……

    即便心里早有猜测,可是看到这一幕时,宫抉还是被惊住了!

    这场景,只有在话本中才看得到,而她的皇姐,已经足够不平凡了,这一手,更是超脱了人的范畴!

    见宫抉不说话,宫以沫有些不安……

    她是不是太冲动了?这对普通人来说绝对很可怕吧?

    她后悔了,不该暴露的,这是她最后的底牌啊!

    她讪讪笑着,神情不安的解释道,“其实也没什么……只是能装东西而已,而且装的东西有限,不能容纳活物。”

    她原本只是想告诉宫抉这个空间十分鸡肋,却不想一下就将空间最大的缺点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宫抉心里猛地一松,这样才好,若是有一天,宫以沫不见了,他一定会疯了的!

    但即便如此,他的心情还是十分起伏!

    人对未知都是不安的,宫以沫如此特别,又有这样一手如同神仙一样的未知力量,她会不会真的是神仙而不是凡人呢?

    她……会不会有一天就消失了呢?

    这个认知让宫抉心里一颤,他突然有些后悔逼迫宫以沫说出这个秘密了,会不会秘密暴露,她就会离开?就好像她当初出现一般……

    宫以沫的手莫名其妙被宫抉抓得死紧,看着他眼里的急切,宫以沫二丈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“皇姐……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!”

    宫以沫心里一松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不害怕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皇姐……你会离开我么?”

    宫以沫一愣,不明白为什么对方要这么说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论如何……你都不能离开我!不能!”

    宫以沫还来不及回答,就被宫抉强硬的打断了,看着他紧张又隐隐心慌的模样,宫以沫笑了,是她白担心了,这可是她养大的孩子啊,能有什么问题……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家啊,我怎么会离开?”说着,她在地上一堆东西里挑挑拣拣,然后眼前一亮!

    “有酒!居然还剩了这么多,你有口福了!咱两那么久没见,就喝点酒,聊聊天吧,你别那么紧张,放松心情。”

    宫抉服了,原本他还在心慌意乱,但是一听到宫以沫这么说,却奇异的心安起来。

    有时候他真搞不懂皇姐的想法,明明他这么紧张这么恐慌,她却好像完全接收不到这一段情感一般,还能叫他喝酒……

    宫抉无奈的叹了口气,好像,这是他们第一次喝酒吧? 只是他现在心里十分复杂心情……

    为什么好像一件很大的事到了皇姐这里,就变得不值一提了呢?

    宫以沫觉得,孩子过了十二就是少年了,就可以喝酒了,所以她给了宫抉一个小小的酒袋,心想他也喝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殊不知,少年曾经用烈酒杀过人呢!

    “拿着!别想东想西了,现在都是下午了,又下大雪,我们白天休息休息,晚上准备行动啦!”

    宫以沫不想过多的讨论空间的事,所以一个劲的喝酒,此时他们坐在山洞里,面前是篝火,抬头是飘雪,若不是被追杀这种情况,有吃有喝的,宫以沫还真不急着走。

    见她不在意,宫抉也就放开了,当真和她聊起天来,从京城说到西洲,从井渠,说到运河。

    喝到最后,宫以沫有些醉了,她抬头看向外边灰蒙蒙的天,和飘飘洒洒的雪,不由感叹。

    西洲的雪……是很美的。

    因为洞穴并不深,坐在火堆前,偶尔会有雪花被风吹进来,宫以沫心想,若是来几个书生,只怕还要赋诗一首了~

    就这样,一边看着纷纷扬扬的雪,一边喝酒,他们聊的越来越少,最后只是纯粹的在喝酒。

    一坛子上好的酒全进了宫以沫的肚子,而宫抉拿着宫以沫给他想酒袋子,一点一点的品着,几乎没有喝进去多少。

    “晚上的时候要叫我喔……”

    宫以沫说完,浑浑噩噩的就醉倒了。

    她内伤未好,睡眠才是最好的疗伤方式。

    宫抉将她抱了回去,然后出去找了不少枯枝和草回来,虽然像他们这样的习武之人,有内力护体,可是宫抉可以感受到宫以沫的虚弱,生怕她再受冻,而做好这一切后,他轻轻的躺在了宫以沫身边,满足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如果……世界上只有他和皇姐两个人就好了……那么……他就不用这样……这样的克制自己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