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一百零三章 公主死而满城哭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不……他早就察觉到了,宫以沫那样聪明的人,又怎么会不明白他在顾忌什么?

    说完三个愿望之后,宫以沫终于仰天笑了,她笑的那么干净,那么轻松,好像卸下了心头重担一般!

    突然!爆炸声从船内部响起!在所有人的惊呼声中,宫以沫仿佛没有听到声音一般,手指缓缓的描绘着倚栏上的雕花,宫以沫突然抬头,朝宫晟狡黠一笑。

    “父皇……你知道么?这艘船……原本是要送给您做生辰贺礼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只是,我现在不想给你了!”

    “沫儿!!”

    宫晟好似幡然醒悟!但是悔之晚矣!整艘船接连爆炸,寸寸崩断!火光涌现处洪水滔天!

    最后整艘船都被烈火覆盖,熊熊燃烧起来!那火光几乎照亮了整片天空!当惊天动地的最后一声巨响后,整艘船猛地翻转过来,渐渐下沉!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!”

    城内是百姓惊吓惶恐的声音,城外却是人间炼狱!

    到处都是飞沙走石,到处都是火和硝烟,而两岸都受到了波及,炸出大大小小的坑洞来!当真印证了李珂那句话,“力断山河,叫日月失色!”

    宫晟双眼欲裂!整个人都在颤抖!!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不……”

    他方才没有想让宫以沫死,他只是不信任她而已,他还没有想好怎么做,但他绝对不会为了得到那件东西而逼死她!他没有!

    “常喜……常喜!你快去救她!快去救我女儿!”

    慌张之下,他都忘记称“朕”!而常喜连忙跪在地上,悲叹道,“陛下节哀!如此威力,公主必然已经……”

    “混账!”宫晟突然一把揪起他的衣领,将他整个人都提了起来!

    “你说谁死了?你说谁死了!我让去!快滚!!”

    被这样狂暴的帝王吓到,常喜也来不及悲戚了,他连忙下城,命人打开城门,带人冲入火光中寻找。

    而城门一开,原本惊慌的老百姓纷纷涌出来看,却见方才才精美无双的巨轮,此时只剩下一半残骸!到处都是断裂的木头与火光,到处都是硝烟和火药的味道,整个人天空都变成灰暗的颜色,而天地间再也看不到那个傲然挺立的身影!

    不知谁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公主……自尽了!”

    这一声,好似连锁反应一般,城内外竟响起一片哭声!

    堂堂男儿,竟然为了一女子自尽而悲戚流泪,满城戚戚,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事情!

    难怪方才公主要他们都京城,原来那个时候,公主就有了死志!

    哭声好似会传染一般,不少京城里的人听闻宫以沫死了,而有这么多人在为她哭泣,不知怎的,也觉得心酸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不由回忆起这位公主的好来,她才那么小,却做了那么多事,如今更是被逼自杀!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在京城内弥漫,整整七日,京城内都是一片低迷。

    有学子联名为公主写悼词,也有人坚持认为公主没死的,日以继夜的在龙腾河内打捞。

    那样的威力啊,足以覆灭一艘惊世巨轮!只怕那个小小的人儿,连尸体都不能留下……

    皇帝回宫后三日都没回过神来,而回过神来之后,接连下了三道圣旨!

    一是恢复了皇后中宫之主的权利,皇后从圣佛寺出来的时候,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二是派精锐去助镇西王一臂之力,寻找宫抉,其实他也没有他说的那么狠心,毕竟他一直都在默许镇西王动用大部分兵力去寻找宫抉。

    最后一道圣旨,才是真正掀起了轩然大波!

    他没有给宫澈任何封赏,圣旨上就只有一句。

    “——太子之位,实至名归!”

    这,是认可了宫澈太子之位了,那其他人……可还有机会?

    龙香香几乎要咬碎银牙!

    “那小贱人!死便死了!竟然还那么多事!宫澈是她什么人?值得她这样去做?!真是……气煞我也!当年就应该在冷宫毒死她!”

    她怎么想都不甘心,整张柔美的脸都变得扭曲起来!

    为了那个鼎,为了蒙蔽圣听,他们花了多少心思,废了多少财力物力?原本他们想的好好的,太子回京后因谋逆罪身死,她再让他的儿子去主持剩下的运河工程,不费吹灰之力,就能得到旷世功劳!

    而且他们还能逼迫宫以沫交出那神秘的武器,就算得不到,他们也有办法借帝王的手除掉她,可这一切,都被宫以沫自杀给毁了!

    她们付出了那么多,却什么都没得到,反而因为宫以沫的死,奠定了了宫澈的太子之位,他们如何能不气?简直要气炸了气疯了!

    这时,一个年轻的男子冷冷的笑了笑,低声安抚她。

    “母妃……别生气了,至少我们除掉了宫以沫不是么?没有了她,对付宫澈还不简单?我那仁义的太子哥哥,可没有宫以沫这么狡猾多端。”

    儿子的话总算让龙贵妃舒服了一点,却还是郁郁不平,只是她看着眼前人中龙凤的儿子,到底还是欣慰……

    “……罢了,你说的对……如今,既然太子受了伤,你可要把握机会,将修运河的事宜——夺过来!”

    男子阴沉一笑,一双阴柔的眉眼是让人惊艳的漂亮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……母妃。”

    在圣佛寺住了一年多,这段时间可以说已经磨平了皇后所有的棱角,她有些不知所措,但是看到身受重伤的儿子,她眼神闪过一丝狠劲!再次燃起了斗志来!

    她日以继夜的照顾宫澈,事事不假于人手,终于,七日之后,宫澈醒来了。

    他非常虚弱,但是太医说了,只要宫澈醒了,就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迷蒙中,宫澈其实觉得很心安,他能感受到宫以沫一直都在守着他,可是突然有一天,那种心安的感觉消失了,他疯狂的想要睁眼却做不到,而如今醒来,先不管自己在哪,他首先就去找宫以沫的身影。

    但是他第一眼看到的,竟然是他母后!

    “母……后?”

    许久不说话,他声音干哑而微弱,但刘皇后一下就听到了,她惊醒过来,见儿子醒了!登时喜极而泣!

    “澈儿!你终于醒了!……来人啊!太医!快叫太医!”

    一阵人仰马翻之后,宫澈总算梳洗了一番坐了起来,只是他如今还很虚弱,皇后一边给他喂一些汤药,一边说他昏迷之后的事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