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一百章 龙腾河上的对持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原来她就是常年称病不见人的龙贵妃,若是宫以沫在此,还真要赞叹,好一位倾国倾城的娇弱美人了……

    她眨了眨眼,那双宛如秋水般的眼睛满是担忧,“陛下也不必太过忧心,想来那些谣言也不是真的,太子可能是真的遇刺了不能回京,而不是真有不臣之心,假借遇刺拒不回京,陛下等会……可不要动怒。”

    她这话说的慢慢的,又十分柔弱,却叫宫晟的心情一点一点的冷漠下来。

    宫晟面沉如水,脸上更是抽动了两下。

    “他没有这个心思最好!朕这个位置,只有朕给,没有人抢!”

    说完,他大步出殿,准备出宫了,他倒要亲自去迎接一下,他这个一年多不见,就如此得民心的儿子了!

    龙香香看着皇帝大步离去的背影,掩唇一笑。

    龙腾河是护城河,而东城门,就是离护城河最近的城门,此时,皇帝率百官站在城门之上,遥望远方。

    不同于宫晟的复杂情绪,百官也是神态各异,有担忧焦灼的,有冷静自持的,还有浑身紧绷仿佛备战一般的!而直到那艘巨轮,在无数百姓的簇拥下缓缓行来时,他们再也不能克制自己的惊讶,纷纷惊呼出声!

    太大了,实在是太大了,宛如一座行宫!难怪要那么多人拉纤,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巨轮!

    而有人便抓紧时机在皇帝身后窃窃私语道,“不过是遇刺,就要做如此大船回京,太子还不是天子,就敢这般劳民伤财,骄奢糜烂!若真成了天子,还不知要为一己之欲祸害多少百姓!”

    宫晟听到了,不由回头看了左相身边的人一眼,这一眼,看得那说话的人背脊发凉,讪讪的闭嘴,不敢再抬头。

    但是他不说,还是有别人说的。

    “太子品性本不是如此,早听说太子挖出当年沉在玉龙的吴王鼎,而鼎上还有济世预言,想必是有谗臣吹捧,太子才会变得如此不知所谓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啧啧,修运河者龙泽天下,真是好大口气!”

    他们的话让宫晟的心思越来越沉,想到宫以沫手里据说能震天断地的火药,和太子挖出预言铜鼎……他渐渐焦灼起来,眼神也越来越冷厉。

    见船近了,他一挥手,暗处的人立即严阵以待!五千多人的禁军围住整个东城门,看着那越来越近的巨轮,脸上都露出了迷惘之色,若是真的有不臣之心,为何要如此大张旗鼓?

    近了……

    无数学子首先汇集在城下,感受着城内外紧绷的气氛,他们高昂着头,背挺得笔直!最后全部跪下。

    “叩见陛下,吾皇万岁!万岁!万万岁!!”

    呼天震地的叩拜声将宫晟拉回现实,他看着城下跪下的黑压压的一群人,神情复杂而疑惑,他们为什么如此顺从而虔诚的叩拜自己?宫以沫又在搞什么花样?

    而巨船渐渐停止,与城门之间就隔了二三十米的河道。不少人从船上下来,朝皇帝跪拜,可城门紧闭,一点要打开的意思的没有。

    宫晟一双虎目死死的盯着船上,还有人没下来!

    当所有人都下来的差不多了,才有人抬着宫澈下来,谢天谢地,经过这几日的治疗,宫澈已经熬过了这一劫,只等醒来,就能好好养伤了。

    宫晟看了宫澈一眼,虽然远远的,但是那苍白的模样骗不了人,而且常喜一路跟着宫澈,他们也做不了伪装,这么说,宫澈是真的遇刺而且伤的很重?

    宫晟双眼一眯,为何他的情报却说宫澈受伤不重?

    这其中,到底还有多少猫腻?

    他不再想,一双眼还是死死的盯着巨轮!

    还有人没下来!

    那船可真高啊,桅杆比城门还要高处一截,如今这么近,人们可以清楚的看到这艘船有多么壮观而精美!宫晟不承认心里有些嫉妒,他的龙船都没有如此宏伟!

    而此时,常喜已经潜到宫晟身边了,还有人!宫以沫还没下来!

    似乎为了迎合他的想法,一个苍白的身影出现了,但是她没有下船,而是站在了甲板之上,因为船很高,宫晟能清楚的看到她如今有多么虚弱,那苍白的脸上毫无血色,她那双眼睛,正冷冷的注视着他。

    常喜看着这样的宫以沫,全身戒备着,随时准备保护帝王,这一路,他实在摸不准宫以沫葫芦里卖得什么药,自从两日前她醒来后,除了出面感谢了老百姓一次之外,就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听到常喜一边警惕,一边小声的回禀,宫晟心里一痛,他竟然没想到宫澈是真的快死了,而他又在那样的时候颁布了那样的旨意,以至于眼前这个孩子,竟然被逼到吐血!

    他实在无法想象,心智坚韧如宫以沫,竟然也会有吐血的一天!

    她可是十岁就敢御前杀人讨要奖赏的主啊!她可是在他盛怒之下,还敢用功劳,换刘家人命的人啊!

    她还敢光明正大的送宫抉去西洲,敢在困境中给宫澈划出一条通天大道!她这样的女子,也会有无奈道吐血的时候么?!

    宫以沫孤身一人站在甲板上,风撕扯着她瘦弱却挺拔的身体,她手扶着精美的雕花倚栏,冲着城门上的人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好久不见了,陛下。”

    仿佛隔着千山万水,明明近在咫尺,她却远在天涯。

    宫晟还记得,她曾经总是会甜甜的叫着父皇,变着法的哄他开心,然后耍赖一般的要他奖赏,如今,她却这样站在自己的对立面,冷漠的叫他陛下,宫晟心里颇为难受,但是双眼还是威严的盯着她,他倒要看看,她究竟要玩什么把戏。

    “大胆!见到陛下为何不跪?!”

    皇帝身边有人反应过来,连忙跳出来指责。

    宫以沫看都懒得看他,“陛下曾特许我在任何人面前都不必行礼,你算什么东西……轮得到你开口么?”

    那官员一噎,很想说她一介平民,他身为一品大臣怎么就不能开口了,可是瞥见皇帝不悦的眼神,他心尖一颤,连忙灰溜溜的退下了。

    “沫儿。”宫晟指着城门下的学子与老百姓,神情不悦。

    行礼过后,这些人都坚定护在船两侧,似乎怕他暴起伤人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带这些人来,又驱巨轮直逼皇城,欲意何为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