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九十五章 步步紧逼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几声女孩的尖叫,宫以沫抱着脸色苍白如鬼的宫澈出现在众人眼前,而照顾宫澈的两个侍女,从马车爆开的瞬间就跌落了下来,连忙跪在地上一动都不敢动!

    宫以沫抬眼,一手护住宫澈心脉,冷冷斜瞥了共公等人一眼。

    这一眼,竟叫共公再也不敢叫嚣,他躲在侍卫统领身后,不敢面对宫以沫的目光。

    宫以沫笑。

    只是笑声中透着无尽的疲惫和失望……

    “……为什么?当初你们都向我发过誓,说会等我,会守好太子,而我前脚走,你们后脚就背叛我,就因为他杀了一人胁迫了你们?”

    被宫以沫指到,共公脸色煞白!两股战战,几欲跪倒!

    徐太医闻言羞愧不已……

    他朝宫以沫跪了下来,“是老夫自己的错,与其说受共公胁迫,不如说是老夫实在不敢继续抗旨,毕竟家中尚有妻女,不得不从……”

    他一说完,不少人点头,李掌司更是面露哀戚,“吾等实在是被逼无奈,吾等的亲人都在京城,若是惹怒了陛下,他们哪里还有活路?”

    宫以沫大笑! “所以,你们就敢不顾太子生死,将他带回复命?若是太子真死了,你们家族就能逃得过干系?也不知共公到底跟你们做了什么保证,你们敢这样冒险!”

    说完,她微微仰头闭上眼,声音突然低沉了下来……叹在风里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是那样的信任你们,你们为何不能信我一回?如今衡水日夜赶工,不消几日便能打通龙腾河,只要我们走水路,几日便能回京,我做到了……你们呢?!”

    “你们呢?!”

    她的话又是让众人惊讶,又是羞愧,皆不敢抬头。

    但是他们不敢赌啊!自然共公杀了刘侍郎这个最为坚持的人之后,他们就摇摆了,三言两语被共公说动,就按照共公说的去做了……如今想来,悔之晚矣。

    而宫以沫手下正在全力给宫澈输送内力,直到内力几乎耗尽,宫澈原本毫无血色的脸,才多了几分生气。

    她心里一松,而这时,共公突然将侍卫首领赵统领一推!拿出一道明晃晃的圣旨来!

    “赵统领!圣旨在此!我命你速速将宫以沫拿下!你敢抗旨么?!”

    赵统领气的脸色发白,他早看不惯共公此人,不仅吃里扒外,如今还想让他对付公主!

    他硬气的一仰头道,“我的职责是保护太子!奉命护送太子回京,所以我不会听你的命令的!”

    “你!”共公又气又怕,他很怕宫以沫突然暴起杀了他,一双小眼睛几乎瞪了出来。

    而精疲力尽的宫以沫听到赵统领的话,心里微微一暖,她就知道,只要她追上来了,赵统领肯定还是站在她这边的,他只是皇命难违罢了,如今只要他们答应,回去乘船赶赴京城,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“哼,不听他的命令可以,那杂家呢?”

    一个略有些尖细的声音响起,满头白发的常喜如鬼魅一般出现在众人面前,他手里还捧着圣旨,一双利眼直直的射向宫以沫!

    “众人接旨!”

    所有人包括禁军都跪了下来,而宫以沫却没有要下来的意思,只是十分冷淡的看着他,常喜等了片刻,不由叹了口气,打开圣旨宣读起来。

    “奉天承运,皇帝诏曰,太子宫澈,屡次抗旨不尊,即日起,暂剥夺皇子位分,剥夺其禁军掌权,收押回京,即刻启程,不得有误!钦此!”

    他念完,又叹了一声,“太子还不接旨?”

    宫以沫突然笑道,“太子哥哥如今不过还有一口气,怕是不能接旨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让共公脸色一白,常喜微楞,看着宫澈脸色苍白不似作假,皱眉道,“怎会如此严重?”

    “不然呢?”宫以沫依旧在笑,“也不知京城传成什么模样了,太子声高震主?还是太子欲意逼宫,刻意抗旨,拒不回京?”

    常喜朝前走了几步,发现太子确实是非常虚弱,就像宫以沫说的,只剩下一口气了。

    他心里暗骂,这京城如今一滩混水,这件事也不知多少人插了一手,竟然一句都信不得了。

    “常喜公公。”宫以沫温和的喊了他一声,一如当初在皇宫时那样,“太子哥哥如今命在旦夕,我欲带他走水路归京,望公公准允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虽然没有低头,但是那字里行间的哀求还是让常喜不忍,但是他毕竟是忠于皇帝的,想到皇帝的要求,他十分残忍的摇了摇头……

    宫以沫轻咬下唇,不甘心道,“我保证行船到衡水时,运河已完全打通,绝对不会耽误公公行程,公公……您就不能通融一次么?”

    常喜想到日前收到的关于衡水的信报,天修运河,以至于帝王大怒,若是宫以沫真的是带太子坐船回去的,只怕皇帝会更加生气!

    所以常喜再一次摇头。

    “还请公主不要为难杂家,让杂家带太子先行,公主放心,这一路上有杂家内力护体,太子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他坚决的态度和话语让宫以沫笑了,她笑的气不可支……

    真有趣,就算一路常喜护送,宫澈真的能吊着一条命回京,可是他就这样回京的话,那就是罪臣的身份,搞不好还会被那些虎视眈眈的皇子们冠上一个谋逆的罪名!

    死于不死有何区别?

    到时候……别说修运河名扬天下了,没有功劳不说,更是要背负着骂名死去!而她宫以沫努力了那么久,宫澈努力了那么久,不是为了一朝前功尽弃的!

    见宫以沫一动不动,常喜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“公主……你难道想第三次抗旨么?”

    宫以沫一手暗自捏着袖剑,仰着头笑道,“有何不可呢?”

    常喜微微摇头,此时风过树林沙沙作响,夹杂着他的叹息。

    “……难道公主您……就不顾九殿下死活了么?”

    宫以沫微微变脸,“这跟宫抉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常喜将一封急报递给宫以沫,她立刻接过来一目十行的看过,越看,越是心惊!

    原来宫抉……他竟然不听她和镇西王劝阻,带人潜入娄烨探秘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