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九十章 一事相求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宫以沫想了一宿,思路被一层一层的理清,先是流言四起,再是挖出祭鼎,现在太子遇刺……这一系列很明显是冲着太子来的,只是必然还有后手……而且他们之中也有内鬼。

    宫以沫不由去想后宫那几个人……

    柳贤妃手里有权,龙贵妃手里有钱……这件事看上去柳贤妃的可能比较大,但是……

    宫以沫突然站起身来……但是李珂是户部尚书之子,而龙贵妃的父亲……也是户部之人……莫非户部之人已经同流合污到了这个地步?

    不可能的……李珂……此人她先前用人之前就查过,他不是家中长子,却有野心想干一番事业,在京城内赞誉他的人很多,是难得品性正直的公子哥。

    而且其父户部尚书,与掌管户部的龙贵妃之父左相向来不合,他们合作的可能性不大,所以当初宫以沫才会在挑选氏族子弟时,认可了李珂这个人!

    而就好像为了佐证她的猜测一般,一道明晃晃的圣旨到了,因为太子不在,便由太子身边的随从官员刘侍郎接旨,宫以沫倚在门口听着,那圣旨竟然字字句句要求太子即刻班师回京!

    可太子命在旦夕啊!皇帝怎么可能不顾他儿子的生死?

    唯一的解释就是……皇帝这么着急要见的,不是太子,而是要见她……而要见她……只有可能是为了火药!

    宫以沫承认火药的诱惑很大,但是以宫晟的性格,也不至于罔顾自己孩子的性命要来抢夺!唯一的可能,就是发生什么她不知道的事,而改变了整个事态走向!

    当传旨公公走后,刘侍郎拿着圣旨不知如何是好,宫以沫走了过来,他好像一下看到了救星!

    三十几岁的人了,看到宫以沫的瞬间眼神发亮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公主殿下,这可如何是好?殿下如今命在旦夕,能么能舟车劳顿?即便是坐船,也不能直达京城啊!”

    宫以沫示意他稍安勿躁,她看着对方手里明晃晃的圣旨,良久吐出一口浊气。

    “太子哥哥如今是肯定不能受颠簸之苦的,我们唯有等他醒来再说。”

    刘侍郎苦着一张脸,“可圣旨命我们即刻启程啊!”

    宫以沫无奈的一笑。眼中却闪过一丝决绝!

    “那便只有……抗旨不遵了!”

    刘侍郎被她吓到了……

    “那可是死罪!”

    宫以沫耸肩一笑,“那又如何呢?”

    说完,她朝宫澈的屋子里走去,留下刘侍郎呆愣的站在原地,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皇帝的圣旨写的很明确,就是要太子带全部的人回京听封,这运河未成,有什么好听封的,无非是为了火药,还是为了火药……

    宫以沫一笑,没关系的,不管发生了什么预料之外的事,这一次,她绝对不会让配方泄露出去,就算有人告密,那又如何?反正迟早会被世人发现。

    就算李珂真的背叛了他,就算他背着他父亲真的和龙贵妃搅在了一起,那又如何?她不生气,不就是背叛么?

    只是心里一想到当初一起喝酒畅谈时,听他描述未来,那眼中的自信和意气风发,让宫以沫心里一酸,实在不肯相信他是那样的人。

    宫以沫带头抗旨不遵,整个队伍上上下下虽有怨言,却无一人反抗!

    而宫澈依旧没有要醒来的意思,一直由太医照看着。

    宫以沫看着天边沉下的乌云,心里突然有了一个很疯狂的想法……

    就这样过了两日,宫以沫还没能下定决心,只听一声通传,宣旨太监竟然又来了,并带来了皇帝的第二封圣旨!

    宫以沫藏在了屏风后,听他用尖细的声音宣读完圣旨,而刘侍郎听完后,跪在地上差点晕倒,最后还是咬着牙接了旨,宣旨太监环视了一眼室内,似乎在找什么人,最后冷哼了一声,趾高气扬的走了!

    完了!皇帝竟然怀疑太子有不臣之心!

    宫以沫走出来,揭开圣旨一看,那用朱砂写的“修运河者龙泽天下”鲜红侧目!再加上宫澈没有及时动身,皇帝的意思,竟是质问太子是不是真的想“龙泽天下”了!

    宫以沫咬牙,她还没收到消息,并不知派出去的那两人有没有到京城,是到了,见到了皇帝,但皇帝仍然如此,还是没到,死在了半路,皇帝见宫澈抗旨,又听到了那样的流言而大怒!所以再一次命令他们即刻回京。

    她将圣旨紧紧的捏在手里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“公主……这可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宫以沫看了众人一眼,他们都脸色苍白,两股战战,在这个年代,抗旨是杀头大罪,跟太子出来的人,可以说身家性命都与太子系在了一处,但一想到远在京城的妻儿亲人,他们犹豫了,恨不得立刻回去。

    宫以沫看在眼里,记在心里,果不其然,刘侍郎看了众人一眼,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陛下急招,连下了两道圣旨,咱们不能在抗旨了,不如即刻启程,至于殿下……”他一时想不出什么方法来安置太子,毕竟太子如今还在吊命,谁知道出去了会发生什么事?

    可管不了那么多了,若是天子一怒,伏尸百万,他们的家人都要跟着遭殃。

    宫以沫看了在场的十几人一眼,许太医,刘侍郎,徐太医,李掌司,共公等……这些人,可以说都是她的朋友,是相处了一年多的合作伙伴!但是此时他们神情焦灼,眉头紧锁,竟然都不敢抬眼看她。

    宫以沫突然单膝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众人大惊!

    “公主!您这是为何?!”

    宫以沫挡开刘侍郎过来搀扶她的手,背挺得笔直,坚定的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不是公主了,如今跪在此处,只有一事相求。”

    刘侍郎看了其他人一眼没有说话,他们都认为宫以沫是想求他们继续抗旨,至少等太子醒来,熬过这一劫再启程,可是圣旨逼在眼前,他们实在不能答应。

    却不想宫以沫道,“我答应启程回京……只是,不能是现在……”

    果然,刘侍郎紧锁着眉头,不知如何拒绝才好。

    宫以沫一咬牙,双膝跪了下来,给众人磕了一个响头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