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八十八章 修运河者龙泽天下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四面八方的脚步声都响了起来,这里果然有重兵把守!他一个闪身潜入到一个小帐篷内,里面一个女子刚要尖叫就被宫抉打晕,然后拖到了暗处。

    很快脚步声就过来了,一个男子凶狠的掀开了帘子问道,“里面的!有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人?!”

    一个小女孩吓得低头,“没……”

    见她这副胆小的模样,那人也懒得问,直接去下一个帐篷了。

    宫抉凝神听了一会,确定人已经走远了。他才站起身来,将床底下的女人拖了出来。

    娄烨的等级制度非常明确,而且从穿衣就能看出来,平民只能穿深蓝深绿黑灰等颜色,越往上,越鲜艳,而最尊贵的颜色是金色,太阳的颜色。

    他方才解散了头发遮住了脸,加上年纪小,并没有后来那副英朗的身姿,又随手披上了女人的衣服,看上去,还真有几分惊艳动人,而这件衣服,是浅紫色的。

    但眼前这个女人却住在最偏远的帐篷里,由此可见,是歌姬一样的人物了。

    宫抉的眼中似有火在明灭,他微微勾起一边嘴角,意味深长的看了看眼前的女人……

    女人悠悠转醒,还来不及尖叫,就被宫抉一下捂住了嘴,他露出最纯良的笑来,那墨玉般的双眼,在帐篷内的火光照耀下,忽明忽灭。

    “你想做个交易么?”

    ***

    运河的挖掘还在继续,但是因为流言越传越烈,让宫以沫这么神经大条的人,都感觉到了危机感。

    她不由越发小心的使用火药,减少剂量,时不时的人前表演几番,让许多慕名而来的人失望而归,认为传言夸大,名不副实。

    但事情还是要做,她抬头打量着眼前这个庞然大物,心里非常高兴!这么漂亮还被金属包裹着的钢船,宫晟一定会喜欢的吧?

    她看了看船上已经一应俱全,确实没有什么可以添加的了,不由摸着下巴想,她是不是还要做一个威风凛凛的龙头在前面呢?毕竟好像皇帝都喜欢龙的吧?

    想到就去做,宫以沫亲自操刀,准备自己雕一个模型给工匠去完成,到时候,一艘超级豪华龙船作为生日礼物,那个大叔肯定没收到过!

    但外围的气氛,还是日益紧张了起来。

    终于,在一个下午,宫澈手下一个十分信任的谋臣过来找宫以沫,他神情慌张,跑过来的时候几次差点跌倒!

    “大事不好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宫以沫放下手里的模具,微微皱眉的看他,

    那人嘴动了动,最后实在不知道这么说,只道,“您快去河边看看吧!”

    宫以沫闻言,连忙跟着他走,最后嫌他太慢,施展轻功往河道而去,那里,已经聚集了不少人了……

    “据说当初吴王开凿玉龙时,运河大成之日,沉有一青铜鼎用于镇河,如今被挖出来了?”

    “对啊……据说上面还有字呢!”

    “……什么字?”

    流言碎语一一在宫以沫耳边闪过,她拨开人群时宫澈已经在那了,那据说是古代文物的鼎被盖了起来,看来宫澈是准备运走它。

    但是,现在运走又有何用?

    宫以沫几步上前,宫澈恍惚间没有拦住她,让她一下揭开了幕布,果然是一铜锈斑斑的大鼎,鼎身有三面,分别是牛羊猪头,寓意三牲祭祀,而在牛头之下,刻着几个十分醒目的大字!

    “修运河者龙泽天下!”

    这大逆不道的话再一次出现在人前,引起了一阵惊呼!

    宫以沫紧皱着眉看了一眼,突然笑道,“这是当初吴王修好运河后,想借由运河北伐胜利进而一统天下,所以送给河神的祭品呢!为何要盖起来呢?”

    宫以沫的话引起众人一阵窃窃私语,方才他们都认为,这是上天示意,要太子继位呢!而听这个宫以沫这么一说,倒是更像当初吴王对自己的祈愿。

    宫澈的脸色好看了些,却还是很苍白,他与宫以沫对视一眼,心知这件事百姓如何看待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那个将消息传递到皇帝耳朵里的人,他怎么传这件事。

    是夜,月明星稀。

    “太子哥哥,这件事,你打算如何处理?”

    宫以沫想不出什么头绪来,因为在她的认知里,这不过是一件很小的事,但是在这里,却可以是杀头大罪!

    宫澈微微颦眉,此时他已经想好了,他打算连夜启程赶往京城,先走水路到徐元那,再骑马过去。

    这件事可大可小,他必须亲自去向皇帝解释这件事情,还有,他太久没有见他母后了,他也想去看看……想必只要他能够及时赶到,再将宫以沫的“吴王论”解释给父皇听,父皇心里会舒服的多。

    他的想法不无道理,加上宫以沫也没有更好的建议,于是便同意了。她则留下了,继续修运河。

    但是,对方显然不想这样轻易的放过他们。

    宫以沫还没睡着,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传来,她一个机灵便坐了起来,接着,听到了一阵哭嚎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她一出来,正好撞上了来禀报她的人。

    “不好了!太子遇刺,命在旦夕!”

    一句话,宛如一声警钟,狠狠的敲击在她耳边。

    她匆匆走入室内,屋子里挤满了人,大部分是随行的太医。

    “情况如何?”宫以沫问正在把脉的许太医。

    许太医皱了皱眉,摇头道,“情况不妙,一剑穿过肺腑,若不是及时服用大还丹保命,太子危矣!”

    明明带的都是近臣,却一出府就被行刺,必然是有内鬼,只是这个时候不是兴师问罪的之时,宫以沫连忙叫了一人进来,这人是太子伴读,是绝对可以信任的人。

    “你立刻启程走陆路去京城,向皇帝禀报太子遇刺之事,万不能耽搁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宫以沫看着他离去的背影,想了想还是不妥,又叫来一人再吩咐了一次,派了两个人一人走水路,一人走陆路。

    但即便如此,她心里还是十分不安,彻夜不眠,守着宫澈到了天亮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