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七十九章 她的恳求与下跪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是被爆炸的冲击力打昏了?还是被飞起的巨石砸伤了?!或者……或者,直接在爆炸时没来得及跑掉粉身碎骨了?

    不,不可能的……宫澈的手继续拍打着水,水渐渐到了他的腰部,他一双眼慌张的四处张望,但都是水,全部都是浑浊翻滚的浪花,哪里有她?哪里有她!

    “公主!你在哪——”

    岸上的呼喊传到宫澈这里,带着惊慌,宫澈看着水面,他也想喊,但喉咙就好像被什么堵住一般!他双眼猩红,任狂风撕扯他的发,却一个字都喊不出来!

    宫以沫……你不能死!我不允许!不允许!!!

    突然,他感觉有什么在拉他的小腿!他猛地回头,只听哗啦一声水响,那个好端端站在他面前,笑的没心没肺的可恶丫头,不是宫以沫是谁?!

    他猛地一把抱住她!抱得紧紧的!

    宫以沫猝不及防被抱了个满怀,喘着气道,“吓到了吧!叫你这么久不理我的!其实……”她话还没说完,身体就被一股大力推开!她猛地跌落水里,扑腾之下,呛了好几口泥水!

    “我去……”你发什么疯?!

    她话还没说出口,却听见宫澈撕心裂肺的喊!“你疯了么?!你为什么要这样吓我……为什么?!”

    他拳头攥得紧紧的,眼睛里也满是血丝,好像随时会暴起打人一般!宫以沫被他这么一吼,气势一下就消了……连忙在水里站稳了身子,就像个小媳妇一般解释道,“其实我也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她刚想说她不是故意的,是因为被爆炸掀翻时,她被水流推倒了江心处,那里水草茂盛,把她脚缠住了,还好她会一点龟息功,不然真的就交代这了,但她解释还没说完,却又被宫澈紧紧的抱在了怀里!

    这一次,他收紧的手臂都在发颤,不,宫以沫觉得他整个人都在颤抖!

    他哀求般的声音响在耳边,似乎刚刚那个推她的不是他一样。

    “别再这样吓我……我好害怕……我真的好害怕……”

    若是再也见不到她……若是她就这样死在自己面前,宫澈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!

    他吐出的每一个字都跟他的人一样,僵硬却颤抖的扑到耳边,让宫以沫突然有些愧疚,她感受到了他内心滔天的恐慌,他需要自己。

    这一点,让宫以沫心一软,这才是她的哥哥啊,所以反抱着他软软的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故意吓你的……是因为被水草缠住了,我差点都憋死在湖里了。”

    她一说,宫澈连忙推开她仔仔细细的查看,慌张的问,“那有没有怎样?!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”

    宫以沫摇头,嘻嘻笑道,“真好,太子哥哥还是关心我的,不像前两天,不闻不问,我还以为我失宠了呢……”

    她越说越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,浑身是水可怜兮兮的拿眼睛偷偷的瞟他,却见对方闻言后,神情似悲似喜,复杂万分。

    宫澈见她这样卖萌,最后,不由一笑。

    他的手轻碰她的额头,眼里的深情犹如实质,也那样温柔似水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怎么会失宠呢?”

    你是我死也忘不掉,放下不的人呐!

    听他这么说宫以沫松了口气,仰头双眼亮晶晶期盼的问,“那你还会不理我么?”

    宫澈忍不住再一次将她拥入怀中。但他忍住了,因为其他人看到动静都朝这个方向飞奔而来。

    “不会了……再也不会了……” 他这样保证着。

    是你逼我的,是你让我放不下你的,是你非要出现在我眼前要我爱你的,是你不走的……那以后都不许走了……

    见他恢复了以往的模样,宫以沫长长的舒了口气,吓死她了!方才她是被水草缠了不错,但是一想到最近宫澈这么冷落她,只怕好感度下降了不少,才故意呆的久了一点才出来,而且让他们担心一下,也为等会要表演的戏码铺路。

    真是劳累的演绎人生啊!

    只是她没想到宫澈会这么担心她,所以她也十分愧疚,她是真的决定原谅宫澈,做他的妹妹的,她也很珍惜这份亲情。

    好在宫澈好像没发现她是故意的,不然肯定不会这样轻易放过她,看来这好感度已经刷的妥妥的了,肯定不会在掉了。

    殊不知,她的好感度早就刷爆了表,以至于兄妹情深什么的直接变质,在另一条奇怪的道路上狂奔而去……

    而其他人回来,宫以沫也好好的被她哥哥抱回了岸上,都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公主啊,我说不带你这么吓人的!你吓死我了!”徐元喘着粗气,好没气道。

    宫以沫不好意思的做了个鬼脸,跳下了宫澈的怀抱。

    “真对不起,我被水草绊住了,让你们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见她认错态度良好,众人说了几句也就不再说了,反而兴致勃勃的讨论起了炸药的事!

    玉子清两眼放光!“公主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!你是神仙吧!你是不是会法术啊!”

    就连李珂也一脸求知的望着她,仿佛要将她看穿一般。

    那样震天动地的力量啊!真的是眼前这个小姑娘做到的么?

    这时宫以沫的神情倒是严肃起来,她咬咬牙,上前一步,突然跪了下来!

    几人大惊失色,宫澈连忙过来拉她,“你做什么?!”

    看着宫澈和面前几人,宫以沫被拉扯也一动不动,反而向他们磕了个头,“诸位受我一拜,因为我有事相求!”

    她这么一说,大家伙都知道她要说的是什么了,方才那么大威力的火药,若不是神迹,那么就是前所未有的武器了!

    而武器,本就是所有野心家最想要的东西,也没有哪个男人能抵挡这种诱惑。

    而宫以沫,显然不想把这个东西交出去。

    其余的人面面相觑,宫澈沉着脸一言不发,只有李珂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瞒不住的,如果要用这个来修运河,那么迟早会让皇帝知道,我们不说,自然还有别人会说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再一次磕头,那碰撞声几乎是敲打在众人心上!

    她方才差一点就死在水里,如今浑身湿透,看上去十分狼狈。

    平日她给人的感觉是无所不能,十分强大,但是此时跪在众人面前,众人才惊觉她的无奈,才想起她不过是一个十二岁的女孩,寻常女子还待字闺中,她却已经能为天下人谋福祉了。

    ……但这并不能改变她弱小的本质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