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七十六章 立誓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小胖子秦青想了想,“我没什么想发誓的,就想把这一路的好吃的都吃一遍,看看这南来北往,到底有什么不同。”

    而李珂,却什么都没说,只是和小胖子一起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申十夜看了宫以沫一眼,大笑道,“看着吧,我一定要成为京城禁军左都卫!到时候你们回来,还是我罩着你们!”

    说着,十分豪气的喝酒!

    听着耳边其他儿郎对未来的展望,宫澈眼里,也浮现出一丝豪情!

    “孤一定要修成运河,造福百姓!”说完,仰头饮尽,最后,所有人都将视线投到了宫以沫身上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这些野心迸发朝气勃勃的少年们,宫以沫咧嘴一笑,“愿我们所有人,马到成功!”

    说完,在他们爽快的笑声中饮尽杯中酒。

    自古悲伤多离别,因为没有电子通讯,有时短暂的分离,很可能就是永别。

    可是他们年轻啊!年轻就有无限的可能,什么都是无所畏惧的,只有向前,去争!才能成就最想要的自己!

    这,就是少年。

    十里亭一别之后,少年们的情绪显然都低落的下来,宫以沫连忙凑过去,拿出自己剪的硬纸牌,神秘道。

    “别死气沉沉的了,来来来,我来教你们一个你们绝对没有玩过的游戏!”

    一想到公主那聪明的脑袋,几人一扫低落,纷纷打起精神来。

    在三个少年期待的眼神中,宫以沫一次性教了他们斗地主,跑得快,升级炒地皮等诸多玩法,让他们眼花缭乱。而李珂一直在旁边看书,做一个静静的美男子。

    但气人的是,斗地主的时候,试打期间都是宫以沫一个人赢,等一到打钱了,这几个小子就跟变了一个人一般,算的精精的,反而是粗枝大叶的宫以沫一直在输。

    她摸遍全身发现确实没有钱了,便掀开帘子朝前头喊!

    “太子哥哥!太子哥哥!”

    听到宫以沫的声音,宫澈的背有一瞬间紧绷,虽然他想当听不见继续走,但是胯下的马倒是很老实,越来越慢,最后与马车平行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他说话语气神态什么的还是很温柔,声音宫以沫也没看出他有什么不同,垮着小脸惨兮兮道。

    “太子哥哥,他们几个合起伙来欺负我,我身上的银子都没了,太子哥哥借点?”

    宫澈神情不变,径直从腰间接下一个钱袋给她,“不够再问我要。”说完,脚下一蹬,又走到前面去了。

    宫以沫看了他的背影一眼,觉得奇怪却不曾多想,拿着钱袋笑嘻嘻的钻进马车道。

    “又有钱啦!这么多钱,我就不信你们赢得走!”

    她兴高采烈的抓牌,但是徐元却和玉子清却神秘的对视了一眼,玉子清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有没有觉得太子怪怪的?”

    “一个三。”宫以沫抽空回了一句,“哪里怪啦。”明显十分不经心的模样。

    徐元煞有其事的点头,“一个九……是很怪啊,要知道,如果是以前,他看到你又跟我们厮混,还打牌赌博,肯定要训我们。”是!训他们而不是训宫以沫。

    “诶?是么?”

    宫以沫眼睛一亮,连忙牌也不打了,兴冲冲的跟他们聊八卦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是?”徐元继续分析道,“以前太子把你护的跟眼珠子一样,旁的人看一眼都不行,如今倒是有点听之任之的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说,宫以沫摸着下巴诧异的问,“这么说我失宠了?”

    李珂原本一直在角落看书,见他们越说越兴奋,不由叹道,“公主,你别不嫌事大了,太子又怎么可能不在意你呢?”

    但徐元有些不服气,“事实就是事实嘛……”

    宫以沫耸耸肩,无所谓道,“好了好了,不扯这些有的没有,打牌也累了,咱们就来说说正事吧!”

    她一说到正事,几个人都凑了过来,一副认真听话的模样。

    宫以沫道,“此行,我们会先去星城,从星城长江河段出发,一路向上,检查曾经的玉龙内运河现在的概况。”

    李珂思索了片刻,“玉龙内陆河大部分河段都堵塞了,光是清理湖障,就是一件耗时耗力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需要一些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宫以沫眸光一闪,分别在每个人耳边嘀咕,说完之后,几人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?”宫以沫凶狠道,“等到了下一站目的地,你们就去买,记得,多多益善!”

    这时小胖子伸出手来,“买东西,那钱呢?”

    宫以沫邪恶一笑,“钱……不是被你们刚刚赢走了么?”

    见几个少年不服,宫以沫眼睛一瞪,做凶狠状!

    “少讨价还价,不然我的手段,哼哼……你们肯定不想尝试一下。”

    就这样,车队走走停停,沿着断断续续的水流走,顺便考察数据,等到了星城的时候,已经是一个月之后了。

    星城的太守一早就得到了消息,远远的出来迎接,而舟车劳顿的一伙人,除了宫澈留下来撑场子,其他人都马不停蹄的跑到客房里去休息去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,宫以沫起了个大早!

    她先让人将这一路上买的东西都搬到了自己的院子里,然后将门一锁,开始干活了!

    要说怎么才能快速的打通河道……宫以沫可做不出挖掘机这样的东西,所以她只好采用最简单,也是最暴力的方法,炸开!

    这时宫澈正在和太守商议正事。

    “星城这一截玉龙内运河河道有数十千米,而其中河床抬高多有堵塞,所以孤想就地争集民工,扩宽河道。”

    太守一双小眼睛一闪,“殿下既然说奉旨办差,为何不直接贴榜文召集徭役?”要知道徭役是不用给钱的,而民工却要出钱,并且徭役是必须一家一个人,民工则不同,在他看来,扩宽河道这种事,没有个十几万人那要挖到什么时候。

    宫澈一笑,“不必那么多人,只要身强体壮之人,而且,孤会出钱,每人半日,二十文。”

    太守一惊!

    二十文已经不少了,普通人家,一天才能挣十几二十个钱,何况只是半日?

    看来这次皇帝拨了不少钱啊……

    他小眼睛溜溜的转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