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七十五章 与君离别意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?她是不是也看出了我心里的恐惧,她是不是在心里一边嘲笑着我,一边又狠狠的帮我将所有的牢笼打碎,不破不立?

    她……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?

    见他盯着自己不说话,宫以沫颇为无趣的抹了把脸。

    “别发愣了!接下来你知道怎么做么?”

    申十夜沉吟片刻,“我还有一些势力,能够自保了,明日,我会让我那几个兄弟使力,让家人联名上奏,说平王府内疑似有他国奸细潜入,所以才会一夜打杀声不断,还有那么多侍卫派出去找人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点点头,申十夜还是挺聪明的嘛,敌国奸细什么的,一直都是所有身处高位之人最害怕沾染的几个词,一个通敌叛国的罪名,足以株连九族!

    所以只要申十夜敢这么做,平王害怕之下,必然会夹起尾巴做人,尽力将这件事压下,大事化小,小事化无。别说污蔑自己的儿子了,人家多往自己王府多看一眼都够他胆战心惊的了。

    听到由远而近的脚步声,宫以沫打了个呵欠,有些困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知道等会见到你父亲这么做么?”

    想到父王,申十夜眼里闪过一丝杀气!他冷笑道,“只要他踏过院门,我便将这个女人的头砍下来!丢到他怀里!”

    他似一夜脱胎换骨,再也不是那个逃避现实,只会闯祸,等着继位的跋扈子弟了。

    而宫以沫嘻嘻一笑,塞了一个东西给他,“明日我便走了,也不知什么时候回来,若是我回来……你能接下皇城禁军左都卫这个位置,我就给你带礼物!”

    说完她转身走了,脚尖轻点,整个人一下越上墙头!

    她转身,身后一轮圆月皎皎,衬着她叉腰大笑的身影好不嚣张!

    “如果再有人找你麻烦,你就用这个,砸他的脸!”

    申十夜将手里的牌子翻过来一看,“如朕亲临”四字如蛟龙般张牙舞爪!他挑眉一笑。

    “夜儿!你没事吧!”

    远远传来祖母惊惧担忧的声音,还有护卫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申十夜抬头轻叹了一口气,这夜对他来说,还有很长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大队出京,在他们出发之前,圣旨早已快马加鞭的送到了南下各处,这一次,他们并没有带多少人马,只带了两千人护送财物,工具,而工匠,水司等人在队伍的最后边,马车五十辆。

    宫澈与皇帝告别时,皇帝还似笑非笑的问了一句,“小丫头不在车队里吧?”

    这句话,让宫澈脸色窘迫,十分尴尬,然后,皇帝哈哈大笑,拍拍他的肩便放行了。

    坐在马背上,宫澈不由回头看,城门之上,皇帝威严的站在那目送他,目光沉沉,似对他满是期许和信任。

    父皇……他或许不是个好父亲,但是他真的是一个好皇帝。

    这样一想,宫澈似下了某种决心挥马前行,而一辆马车内,一个小脑袋从窗户口伸了出来,看向皇帝的方向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皇帝看了过来,她连忙做了个鬼脸!看得皇帝哭笑不得!

    这丫头……这丫头!

    宫晟越笑,心里却微微发酸,这丫头心胸宽广,她这样分明是不记仇,哪怕他当着所有人的面贬了她……

    明明是个好孩子,也一心是在做好事,可惜……日后却不知要因为她,要生出多少腥风血雨。

    而宫澈也看到的宫以沫的举动,原本他还担心,但一看到皇帝龙心大悦,他不由松了口气,也是……谁会不喜欢她呢?她让人无法不喜欢不是么?

    只是牢牢急着要克制自己远离她的宫澈,心里一涩,挥马跑到最前面去了。

    十里亭。

    上次宫以沫还在这送别了宫抉,没想到再一次来这,竟然也有人在此等候。

    申十夜拦住车队,一脸嚣张的对宫澈道,“太子,小爷几个朋友也要跟你们一起走,今日一别也不知何时才能再见!所以想耽误太子一些时间,让咱们能喝一杯水酒告别。”

    这本是人之常情,宫澈点了点头,后头立马就有一辆马车上前,徐元一把掀开帘子,眉开眼笑道,“世子爷果然够义气!居然真的来送我们了!”

    申十夜一笑,突然低咳了几声。

    他昨晚才收了重伤,这不在家好好养着,到处跑啥?

    趁着全车队修整,宫以沫一下跳下马,飞快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此时她穿着男装,而且还极其骚包,以银白色为底,上面全部都是用金丝银线勾勒描花,头上戴着闪瞎人眼的宝石冠,脚下蹬着襄珠的银丝短靴,要多晃眼有多晃眼,见她迎面走来,阳光洒在她身上简直刺目!

    申十夜难受的捂住眼睛,“喂!你是把全部家当都穿身上了么?!”

    宫以沫看了看自己,到处都是亮闪闪的,多好看,她是女孩子啊,女孩不多喜欢亮晶晶的东西么?

    她扬着小下巴,不服气道,“这衣服,也只有我穿才撑得起来,有种你试试?”

    申十夜多看一眼都觉得伤眼,“我才没有把银子裹着自己的嗜好。”

    说着又低咳的几声,这次,换宫以沫幸灾乐祸了。

    “哟,世子爷这脸色可不好,昨晚偷人去了?”

    申十夜白了他一眼,“是啊,偷你去了!”

    这时宫澈也走了过来,人也就齐了,玉子清连忙将酒斟满,一 一送到在场人的手里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别说了,咱们是来话别,不是吵架的,能不能表现的伤感一点?”

    “不能!”申十夜好没气的接过酒杯,你看看宫以沫笑得那蠢样,一副期盼的不得了的模样,哪里有一丝丝的不舍?

    申十夜心里发狠,嗯!他也没有不舍!

    宫澈深深的看了申十夜一眼,又飞快的看了宫以沫一眼,笑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世子为我们践行,如此,干了这杯酒,当送离别情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宫澈这么一说,一想到此去山高水远的,也不知要去多久,想到京城里的一些人一些事,到底还是生出了几分惆怅来,纷纷举杯。

    “我徐元在此立誓,此番一定要干出一番大事业!让我哥哥看看!”徐元十分大气的说着,一口饮尽。

    而玉子清也笑,“那我玉子清也立个誓好了,此番必然将所见所闻写为游记,给京城那些书呆子看看,什么叫读万卷书,不如行万里路!”说完,也笑着干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