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七十四章 我是在为你杀人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“保护王妃!”

    一阵惊叫声后,王妃被人拉扯到保护圈内,而宫以沫步步紧逼,先前围杀申十夜留下的血迹还在地上,在她手起刀落下,很快又添上了新的艳色!

    一时间,女眷惊呼声声不断!

    宫以沫为什么要这么做?难道她不知道,她这样做一旦被人缉拿,那就是死路一条么?难道申十夜那个孽子,竟然能让宫以沫舍生忘死不成?王妃怎么都想不通,就连申十夜自己都想不通,她为什么要为他这样做!

    她无利不起早,这件事可以说对她毫无好处,她返回王府的举动也极其冒险,一旦那些人早些回来将她活捉,擅闯王府杀人的罪名,足以让宫以沫凌迟处死!

    她不怕死么?

    血色飞溅!宫以沫身姿灵活,像一只蝴蝶一般穿梭其中!

    而申十夜在假山内,一双眼想看又不敢看!

    噗——又是划破动脉时,那飚飞的血柱,瞬间让申十夜紧紧的闭上眼睛,十年前母妃身死的那一幕一遍遍重演!他恶心得想吐!那种昏厥的感觉再一次涌现,可宫以沫突然叫他的名字,让他精神一震!

    “申十夜!把眼睛睁开!”

    宫以沫虽然没有看他的方向,却知道,他肯定是没有睁眼的。

    她白色的衣服上是大片大片晕染的血迹,整个人如魔魅般展现出了一种与平时截然不同的风采!

    申十夜强忍着恶心,死死的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宫以沫一笑,月色下,她脸上是飞溅的血液,这一刻她竟然闭上眼来,好似在享受杀人一把。

    “睁开眼睛,看清楚!我,是在为你杀人!”

    说完,她猛地一睁双眼,横手直接划破了一人的喉咙!那场景,简直和十年前母妃自刎,一模一样!

    她!是在为我杀人!!

    王妃听到申十夜也在这,才宛如惊梦一般醒了过来,眼前的侍卫倒了一地,“快……快叫我王爷!快去啊!”

    但是她说完,侍女却动都不动,原来宫以沫已经杀光了所有的侍卫,那袖剑滴着血,似笑非笑的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王妃?”

    宫以沫笑着开口,却不想她一开口,王妃便扑通一下跪在了她面前,脸色煞白,如见了恶鬼一般!

    没想到她竟然厉害如斯!

    是了……这可是十岁就在冷宫大开杀戒的人啊……时间过得太久,以至于世人都忘了宫以沫还有这样一面。

    “求求你不要杀我,不要杀我!我不是故意的,是王爷!是王爷要杀那孽……不世子!与我无关啊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她身子一颤,竟然被吓得失禁起来。

    宫以沫指着她突然扭头笑道,“申十夜,你平时在外面不是挺横的么?竟然为了这么一个女人……这样一个家,左顾右怕的,在那里矛盾了那么久?”

    其实宫以沫心里清楚,申十夜从小没了母亲,父亲不疼,又日日受后母刁难,小的时候,这个女人肯定是在申十夜心里留下了抹去的阴影,以至于长大了,他都不知道该如何反抗。

    就好像野兽,小时候打得很了,长大了,他敢到处咬人,也不敢对那个伤害他的人露出獠牙。

    又或者是对这个家,对他那父亲,他还有一丝期望吧。

    可是这一丝期望,如今却被宫以沫狠狠击碎踩在脚下!

    他扶着假山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王妃看到申十夜,眼中一下迸出一丝怨毒来!早知道,她早就该毒死他!

    申十夜看着她,就连自己都很奇怪。

    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,一个尖酸刻薄又无用的女人,祸害了他的母亲,还有他……小时候,他时常受到她的虐待,最后却拿她没有办法,每次还会被父王责骂,弄得他自己委屈又气苦。

    而长大了,他也不敢对她出手,小时候的恐惧好像已经根深蒂固了一般,所以他一直以来在外面横行霸道,给家里添麻烦,不过是心有怨气不得发罢了,因为他心里恨她,又总觉得扳不倒她,她是被父王保护,是无坚不摧的,同时又厌恶这样的自己,如此恶性循环着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这个他意识里无坚不摧的女人就像一条狗一样趴在宫以沫脚下,申十夜兀的觉得心头发酸,为他,和他母妃不值。

    一柄染血的剑递到他面前,女孩的声音明明带笑,却透出无尽冷意。

    “杀了她。”

    她说。

    不必考虑后果,只有愿不愿意这么做。

    鬼使神差的,申十夜一把接过。

    而王妃见他这么做,一把上前抱住申十夜的腿!痛哭哀求!“十夜……孩子!你不能这么做,我是姨母啊,我是你娘的亲妹妹啊!”

    申十夜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残忍,“正因为是姨母,才该死啊……”

    他一叹,又笑,这笑容在那染血的脸上浮现,竟美得触目惊心!

    “母妃寂寞,你下去陪她吧……记得,好好认错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一剑刺下!

    血液飞溅,但不知为何这一次,他竟然没有恶心的感觉,他第一次杀人,但方才那一瞬间的冷酷,他觉得自己好像杀了无数人一般。

    心里好像有什么破碎了,他似乎一瞬间什么都不怕了。

    宫以沫看到他手微微发颤,不由苦笑。

    上一世她第一次杀人,是从背后抹了一个人的脖子,后来她做梦,整夜整夜都是在重复抹脖子这个动作,刀锋划开筋肉的阻塞感,也一遍遍回放,过程并不美妙。

    她不想杀人,也不愿杀人,可是在这古代,有时候以权压暴,以财压暴,却都不如以暴制暴!这是她杀了无数人之后豁然明悟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所以自那以后,她不再害怕杀人,而是只要动手,便招招死穴!这样,至少那些人能少痛一点。

    其余的女眷见申十夜突然抬头看向她们,纷纷惊叫,有的,甚至昏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慢慢走了过去,竟然一一将她们都杀了!这一点,倒是让宫以沫十分意外。

    “她们既然看到了你,就不能留了。”

    申十夜看着宫以沫,如此解释道。

    宫以沫一笑,此时她满脸是血突然往申十夜方向凑过去,“你不是晕血么?怎么?好了?”

    她故意将自己满是鲜血的脸凑近,本以为申十夜会躲避,谁知,他深深的看着宫以沫,似乎要将这个人,看到心里去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