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六十九章 她,只有一个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就当这边紧锣密鼓的准备出发的时候,那边宫抉已经快到西洲了。

    西洲的位置,按现在来讲,是处在西藏和拉萨之间,属于塔里木盆地南部。

    大煜的国土本就是扬首的长条形,西洲更是呈一条长线,它的北面与娄烨接壤,南面草原也有不少游牧小国,所以西洲一直在三个方位都把持重兵,以卫国门。

    眼看不过两天就要到了,宫抉松了口气,这一路十分顺利,他走过沙漠,绿洲,看过雪山,草原。

    此时他才知道,皇姐描绘过的那些是什么,也知道了他所在的国家是多么的壮美而兼容,他的父辈祖上,一点点打下这大好河山,是多么的锦绣如画。

    这时,他们路过了一处依着绿洲而建的村庄,宫抉便下令所有人停车修整,等晚上不那么炎热的时候在出发。

    村庄的人得知他们是去西洲赈灾的人,十分热情的接待了他们,而宫抉,更是被安排到了村长家里。

    即便一路上看的多了,宫抉还是觉得很新奇,这里人的面孔与京城那些人截然不同,皇姐曾经说过,人的面貌有很多种,甚至在遥远的南方,还有浑身漆黑的人呢,可惜他这一路并没有见过。

    因为赶路辛苦,除了安排下来放哨的守卫,其他人安排好了后,都休息了,宫抉去枕在床上,怎么都睡不着。

    他觉得很奇怪,因为这一路他一封信京城的信都没有收到,要知道京城那些管事,有时也会向他汇报一些情况,莫不是皇姐觉得他已经离开了京城,传信路途遥远,便勤快了一回全部包揽下来了?

    想到此,宫抉不由一笑。

    他摸了摸怀里的发丝……也不知皇姐一人在皇宫……是否开心呢?

    念着对方的一颦一笑,宫抉慢慢的陷入睡眠,也不知过了多久,一个偷偷摸摸的摸进了宫抉的住处,他一惊,“蹭”的一声长剑出鞘,一把剑就落在了来人肩上!

    水盆砰的一声落在地上,宫抉并没有理会,他双眼猛地一睁!“皇姐?!”

    少女被他吓得瑟瑟发抖,水盆落在地上也动都不敢动,而等看清后,宫抉有些遗憾的眨了眨眼,原来不是皇姐,而是一个与她有七分像的少女。

    但这并没有让他放松,反而更加警觉了起来,他如今并不曾见过易容这门功夫,但是与皇姐那么像,显然是有蹊跷的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谁派你来的?”他手里才窄剑紧贴着对方的脖子,似乎只要对方说错一个字,他就会毫不手软的砍下去,那冷清的眉眼犹如在看一个死人,让面前的女孩更加瑟瑟发抖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知大人说什么……我是村长家的养女,是给你送洗脸水来的。”

    村长的养女?

    宫抉眯着眼打量着对方,“既然如此,为何要你来做这等下人做的事?”

    他语气很冷,却叫眼前的小姑娘脸颊微红,“是我……是我自己要来的……先前你在马上,我看到你了……”她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宫抉,她做这幅模样的时候,竟然与宫以沫有八分像!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爱慕大人,所以……所以才……才进来的。”

    也不管宫抉的剑还冷冷的别在她的脖子上,她低下头,脸更加红了,“听说大人还要西去……巧巧,愿意追随大人同去。”

    表完倾心之后,她便不再说话,耳尖红红的,似在等心上人宣判一般。

    但宫抉,却只是冷冷的看着她,就好像一个冰冷的审判者,让她的谎言变得十分拙劣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么?”宫抉冷笑,剑锋却贴的更近了一些。

    他这样的举动让女孩的心狂跳了起来,却强迫着自己镇定。

    “……是真的,大人……我……我倾慕您……”

    她原本还有些不屑,一个才十一岁的小鬼,本来就很好骗,为什么还要化装成他姐姐的模样?难不成人家对他姐还有些不可告人的心思?

    但是现在,脖子边上的剑紧贴一动不动,她甚至觉得,若是当时不是因为她这张脸,对方在第一眼的瞬间就会将她杀死!

    这一刻,她终于觉得害怕起来,因为她发现在她说完那句话后,宫抉身上的杀气如有实质!

    所有的腹稿被她死死的压在喉咙里一个字都不敢再说,只希望对方能看在她这张脸上,放她一条生路。

    “你说你倾慕我?”少年冷清的声音突然响起。

    女孩闻言欣喜的抬头,但是这一瞬间,便成了永远的定格。她大概到死都想不通,她为什么会被杀吧?

    而杀了她之后,宫抉总算感觉到不妙起来,眼前这个女孩分明是宫里的人派来的,因为知道他和皇姐之间的羁绊,所以才用这样的招数,而皇姐在宫内,必然不会容许这样的事发生,唯一的解释就是……

    皇姐不在宫内。

    这时一人走了进来,原来是白生,他是宫以沫特意安排给宫抉的人。

    宫抉不由看了他一眼,因为他是皇姐极其信任的人,所以他也十分信任。

    白生此人长得十分平凡,属于丢在人堆就找不着的那种,此时他看着地上的尸体,叹息一声,“殿下,您不该杀人的。”

    按照宫以沫和镇西王的想法,他们都希望宫抉会变得正直而坚毅,就好像一个军人一般,但是深入了解他的白生却知道,眼前这个孩子,弑杀是已经沉寂到骨子里的,所以他只有制止,上一回残杀流寇已经给其他人造成了令人胆寒的印象,没想到临近西洲时又破了戒。

    “太吵,就杀了。”

    不知为何,白生竟然感受到宫抉看他的眼神中也有杀意,这个认知让他心里一颤。

    白生连忙错过脸,蹲下身去检查尸体,结果翻过尸体一看,却发现对方的眉眼与朝阳公主极其相似!

    他心里一惊,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,但以殿下对公主的情谊,这人如此像公主,就算来的蹊跷,也不该如此就杀了,至少应该先拿下拷问来历吧。

    他抬眼去看宫抉,而此时宫抉坐在桌椅前随便翻着一本书,好似在想些什么,动作慢条斯理,分明就是一冷清的贵公子,好似方才动手的不是他一般。

    感受到白生疑问的目光,宫抉那双墨玉眼淡淡瞟来,仅一眼,竟然叫白生遍体生寒。

    “太像了,这个世界上,皇姐,只要一个就够了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