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五十九章 贯通南北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此举非同凡响,必须慎重!

    他脑袋里不停的猜测汇总,通过以往那些折子传达的信息,还有看过的书,他又是眉开眼笑又是眉头一锁,最后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不行,他还是担心会造成长江中下游的压力,毕竟只有一条主干通入大海,平时还好,若是汛期,星城那边就要遭殃了。

    “还是不妥,此事或许可行,但还要细细商议方可,要知道,人力是无法抗衡天地的,水火无情,我实在不想因我计划之失,导致生灵涂炭。”

    这样都还没有被野心冲昏头脑,反而事事斟酌,为民担忧,宫以沫不由点点头,她赞叹的拍了拍宫澈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太子哥哥不必再想了,我都想好了!太子哥哥若是怕长江以南难以负重,为何不再修一条水路打通广州?要知道,你能开凿一条运河,就能开凿第二条!这天下要发展起来,最终还是要靠交通,而要将这天下打通,不是一条运河就能解决的!”

    她的话让宫澈心里无比震撼,一种野望,再也压不住!淮河往上直通京城?长江往下彻通广州?男子汉生逢在世,谁不想干一番大事业?而此工程恢弘浩大!气势磅礴!还未开始就让人震撼向往了!

    见他终于被打动,宫以沫只是笑笑……接下来就是实施的问题了,古代皇权集中就是这点好,做什么只要权利财力跟得上,就有无数的人前赴后继,所以就算日后有问题,再开凿一条运河联通长江走广州出,又有何不可?

    只可惜人才太少,太过落后,不然趁此机会能够修一个长江三峡发电多好? 她很快就因为这个想法脸红起来,想要一个人修起三峡简直就是天方夜谭,就算修三峡的全部技术人员穿越过来都做不到,不说烧制铁,铜等冶炼技术统统达不到标准,在这个连钢筋水泥石油都没有的地方,她也只敢想想。

    而宫澈越想越激动,他爬下床来反复踱步,嘴里念念有词,那是那双眼睛却越来越亮!

    “你说的对,你说得对!是我狭隘了……这计划还真是……妙哉!大善!”

    宫澈想不出用什么词来概括他如今的想法,只觉得好像大脑注入一道活血,整个人的视野都开阔了起来!

    如果这件事真的交给了他来做,那么事成之后,他能到的远比他付出的多得多!

    他实在难以想象,这些都是宫以沫一个十二岁的女子想出来的,她多智近妖,这一切惊人之言足以让人忽略她的性别只记得她的才华!

    “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可能兴奋太过了,宫澈又神情微惘起来,“只是……开凿运河劳民伤财,而且费时费力,我只怕……”只怕他运河还未完成,京城的格局已定了,这也是为什么那些有野心的皇子轻易不肯离京的原因。

    宫以沫却笑得老谋深算……

    “放心吧,父皇还年轻,而且壮志凌云,一心想名传千古,只要他深入的了解了沟通南北的好处,即便掏空国库也会支持的!而且……”

    她淡淡一笑,“金钱方面,我亦能出力,并且我还有个小办法,能让那些大臣,无法使绊子!时间方面你也不用担心,我有一个念头,若是可行,便能够在一两年之内,打通南北!”

    “一两年?”饶是宫澈再镇定,也为这个数字惊呆了,他原本认为再快,至少也要五六年。

    宫以沫却肯定的点点头,眼里满是自信的光!

    “是的,这一次工程浩大,在外人看来耗时又久,所以就算有些皇子心痒,看时间那么久也不会跟你抢,而修运河也非你一人能完成,也需要一些小帮手……”

    她笑的像个小狐狸,“而这些帮手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的,你需要要向父皇请命,钦点户部,阁老等重臣之子随行相助,有了这些人在,那些想分一杯羹的老臣,想必也不会在日后物资上太过为难你。”

    “毕竟这件事若做成了,大家都知道是一件名传千古的伟绩!只是耗时太久,所以他们这些老臣,未必会派族里看重的子弟去,肯定会选择嫡次子幺子之类的二世祖跟着。

    一来,也是一种锻炼,而来日后运河建成,他们为家族增光不说,更是有机会受到封赏,而那些并不是出于政治中心的孩子,根本对我们没有威胁。”

    她越说越觉得快意!

    “现在皇帝刚刚剥夺了你太子的特殊性,那些皇子头脑一时转不过弯的,肯定还是在京城内斗个你死我活,故而你要走,他们肯定不会阻止,还会顺势助你一把,而要全权拿下这件事,过程一定很简单。”

    她歇了口气,又道,“万事开头艰难,他们一开始不与你争……可后来看到你修的那么快,一两年可期的时候,再急,也就晚了……”

    最后两个字她说的意犹未尽,似乎已经看到那些皇子捶胸跺足的场面。

    而宫澈却心里惊叹, 她可以说是想的面面俱到,甚至关于日后资金短缺、会不会被朝臣刁难、等各个方面的问题都考虑到了,并列出了对策。

    宫澈想不通,她那小小的脑袋怎么会如此宽广?好似世界就在她脑海中可信手拈来一般,那些很多需要和谋士细细斟酌敲定商议数月的事,竟然被她就这样简简单单三言两语的说了出来,而且只用了一个晚上的时间。

    正当宫澈震撼,感动,又有些惭愧的时候,宫以沫却突然道。

    “只是这件事,我希望宫抉也参与。”

    听到宫以沫的话,宫澈突然一愣,不知道为什么,他在自己都没有发现的情况,听到宫以沫说宫抉的名字时,脸上便没了笑意。

    而宫以沫并未察觉,还在顾自分析。

    “宫抉此去西洲,因为西洲已经有了无数蓄水渠,他只负责选择正确的地方,命人打竖井,再测定方位让人贯通地下水道就好了,并不需要太多时间,毕竟还有镇西王在那,他不能越过镇西王去,所以到了后期,他完全能够空出手来,安排好就能离开了,但是开凿运河不同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