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五十章 长公主的刁难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高扬的女声传来,本来想渐渐走开的贵女,听到这句话又看了过来,原来不知何时,宫含悦走了过来,她一双细长的眼睛打量着宫以沫,冷笑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是忘了,你已经不是公主,而是贱民了!”

    宫含悦说这话时,下巴扬得高高的,那眼里的跃跃欲试和得意的模样,似乎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。真是快哉!想当初她那样高高在上!如今终于能体验一下碾压她的感觉了,想着,宫含悦声音徒然一厉!

    “愣着作甚?还不快滚过来跪下!难道你想蔑视皇权么?我可没有父皇那么好说话!”

    她说得嚣张,那字里行间隐含的威胁,让宫以沫双眼微眯的扫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而见到她这模样,宫含悦身后的秦可儿便悄悄退开了些,不与宫含悦站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……长公主啊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一叹,她这个皇姐,平胸无脑,难怪到了这个年纪都没嫁出去,是有原因的。

    也罢!她终于站起身来,朝她走过去。

    见她如此,不少贵女暗暗在想,宫以沫应该是要屈服了吧,她真的会跪下么?

    风微微鼓动宫以沫身上的白色练功服,此时她站起来,裤子勾勒出她笔直的长腿,那稳健的步伐,如闲庭漫步一般,但浑身上下透露出来的尊贵与霸道,让不少人脑袋里同时闪过一个念头,那就是她远比长公主宫含悦,更像一国公主。

    见她渐渐逼近,长公主竟然有些害怕的往后退了一步,但是一想到对方的身份,她微微挺起胸膛,色厉内茬的喝道!

    “还不跪下!”

    到底是个公主,所以她这声怒喝还算颇有威势,让在场不少贵女,腿脚发软。

    偏偏宫以沫还是没事人般上下打量了她一眼,神情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“长公主莫非忘了?陛下虽剥夺了我的封号地位,但是陛下曾说过,我有面见任何人都不必行礼的权利!怎么,难道陛下连这个也剥夺了么?”

    她的话让宫含悦想了起来,宫以沫确实在面见父皇的时候,都很少行礼过,想到此,她更是嫉妒的牙都痒了起来!

    “是么?可是你在本公主面前,形容有亏,口出恶言,本公主责罚你的权利还是有吧!”

    宫以沫微微耸肩,“那是自然。”

    见她这么说,宫含悦双眸一眯,闪过一丝恶毒!“既然如此!来人啊!宫以沫大庭广众之下,奇装异服,形容有亏,本公主命你们扒了她的衣服,轰出去!”

    她这话让周围女眷不由小小的惊呼了一下,如此恶毒,若真成了,宫以沫以后还要不要做人了?

    宫含悦狠狠的命令了下去,但是身后四个大宫女却不敢动,昔日宫以沫余威犹在,那可是连陛下都无可奈何的人啊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们都聋了吗?给我扒了她的衣服!快去!”

    见她们不动,宫含悦好似受到了莫大的羞辱!她疯了一般大喊大叫起来!眼里的嫉妒都快要凝为实质!

    为什么宫以沫什么都有,父皇宠她,太子宠她,长得漂亮,又那样傲气,别人都怕她!

    既然如此,她就非要扒了她的衣服丢出去,让她颜面扫地!再也爬不起来!

    见长公主暴怒,跟着她的人哪敢不从,四大宫女不由迟疑的上前,看着宫以沫的表情颇有些于心不忍。

    宫以沫却似乎不惧,她上下打量了宫含悦一眼,眯眼笑道。

    “长公主殿下,你是不是被男宠掏空了身子不说,还掏空了脑子?”

    她这句话可谓石破天惊,不少贵女听了都觉得快要晕倒了,宫以沫接着又说,“我可是身怀武功的,你这几个宫女就想制服我,是不是太异想天开了点?”

    嚣张的话让在场的人纷纷倒抽一口凉气,她们恨不得没有听到过!这种皇家秘闻,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!

    “啊!……啊啊!你!!你!!”

    宫含悦只觉得一股怒气直冲脑门!见她双眼通红的模样,在场的贵女纷纷跪了下来,只恨苏妙兰多事,导致现在殃及池鱼。

    宫含悦指着宫以沫的手指都在颤抖,她不敢想象,会有人直接将她养男宠的事就这样说出来,她以后还如何嫁人?可恶之极!混账之极!!

    “来人!侍卫!将侍卫叫来!本宫要杀了这个女人!!”

    公主出宫身后是必跟着一队侍卫的,他们如今只是没有进来,听到传召后,也不管在场有多少女眷,连忙跑了进来。

    花山上的贵女们惊叫着回避起来,他们这边的动静也惊动了湖边凉亭的一些京城骄子,纷纷朝这个方向赶来。

    见所有的人都散开,此时山坡花丛间只剩下宫以沫一个女孩。

    很快一队宫卫将宫以沫团团围住,地上那些名贵的花草被无情践踏,他们手里的刀锋,都向着那看上去十分稚嫩的少女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户部尚书之子李珂皱着眉问,他身边一个惊慌失措的贵女,宛如找到主心骨般躲在了李珂身后。

    “是长公主,她要杀朝阳公主!”

    “朝阳公主?”李珂眼中闪过一道流光,朝阳公主的威名早已传遍京城,不同女子对她的嫉妒,男子更多的事钦佩,而此时,朝阳公主就在前面,可惜被黑甲侍卫围住了,他什么都看不到。

    宫以沫笑着站在那,犹自欣赏着宫含悦发疯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长公主,你可知,你这样做,明日皇上那就会收到入雪花般弹劾你的折子,到时候,皇上一怒,只怕你那些个男宠,一个都不会留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!你闭嘴!”宫含悦的神情近乎扭曲!“我没有男宠,我才没有!”

    “是么……”

    她那种淡淡的嘲讽深深的刺伤了宫含悦的眼,就是这样,她每次都是用这样的眼神看她,就好像在看一个跳梁小丑,根本不放在眼里的存在!

    “还愣着干嘛,杀了她!你们快杀了她啊!”
小说推荐